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四章 出谋划策(1/2)

上辈子每每诵读史书至唐初这一段,房俊便对史书上只有寥寥几笔的这位小公主怜惜不已,这样一个钟灵毓秀的人儿,本应生命有若夏花一般绚烂多彩,却怎地尚未绽放,便已经凋落?

很是令人扼腕。

来到大唐之后两者命运交织羁绊,自己愈发觉得这个小丫头讨人喜欢,竭尽全力的去宠着她,希望能够弥补上苍在她身上所展现的种种不公。

即便如今晋阳公主的身子已经大好,孙思邈曾不止一次的表示如无意外绝对不会夭折,房俊依旧愿意宠着她。

对他来说,这位小公主不仅是小姨子,也像是妹妹,甚至有几分视若女儿,但更多的,却是心里残存的上辈子的情怀……

诸般情感纠集在一起,使得他很难去拒绝这个小丫头。

晋阳公主双眸明亮,小脸儿兴致勃勃,雀跃道:“我什么也不稀罕,今日让姐夫来,是因为想求姐夫一件事。”

房俊痛快道:“但有所命,纵使赴汤蹈火,无有不从。”

“就知道姐夫最好了!”晋阳公主抚掌娇笑,然后伸手一指身边沉默不语的长乐公主,说道:“长乐姐姐想要随同你们一起下江南游玩一番,姐夫可否答允?”

房俊先是一愣,随即心中一荡,转头看向长乐公主。

这位殿下平素最是喜欢情景,轻易不会凑热闹,此番居然想要与自己一同下江南,莫非……

长乐公主没料到晋阳公主把锅推给了她,愕然之下看向房俊,正好迎上房俊明亮的眼眸,心中一慌,立即明白了房俊心中所想,顿时又羞又急,连忙辩解道:“不是我,我没有……”

房俊嘴角一翘,慢悠悠道:“能与殿下把臂同游,实乃微臣无上之憧憬,却不想原来殿下亦有此心,正可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晋阳公主年纪尚幼,对于男女之事懵懵懂懂,未能领会两人之间暧昧的氛围,下意识道:“咦,这两句诗不错啊。”

长乐公主窘迫的粉面绯红,心想何止是不错?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的勾魂剑,等闲妇人听了这等诗句,那里把持得住?毁人名节尚且不算,还得要配上一辈子才肯罢休……

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端庄样儿,极力掩饰着心里的慌乱,正色道:“休要在本宫面前念叨这些疯言疯语,只是兕子想要去江南玩,与我何干?”

房俊笑道:“即便当真是殿下想去,那也没机会去啊。如今关于殿下与微臣的传言在坊市之间流传不休,陛下不可能没有耳闻,必定对微臣严加防范,以免窥得机会对殿下下手,又岂能答允您同我一同前往江南呢?”

长乐公主一张净白的脸蛋儿犹如煮熟的螃蟹,羞恼道:“就不能好好说话?此等污言秽语,有失您国公身份!”

她越是羞恼,房俊反而越是想要逗她,便挑着眉梢笑道:“微臣实话实说而已,怎的就污言秽语了?真正的污言秽语怕是您尚未听过呢,如今这坊市之间啊,几乎将吾俩之事当做了说书的话本,各种胡编乱造,甚至有的在传说什么殿下心属微臣,宁愿纡尊降贵,每一次前往终南山的道观,名为潜心修道,实则暗地里幽会,更有甚者,居然说是殿下之所以迟迟未曾再嫁,乃是因为珠胎暗结……”

“啐!”

长乐公主觉得自己浑身都快要烧热了,忍不住啐了一声,竖起柳眉怒道:“当真有如此无耻之人?依本宫看,根本就是你在瞎说!回头倒是要让父皇派人去查一查,若是坊市之间根本不曾有这等谣言,本宫绝不饶你!”

房俊嘿嘿一笑,丝毫不怕:“殿下如何跟陛下说呢?”

长乐公主顿时语塞。

是啊,怎么跟父皇说?且不说这些谣言有多么龌蹉恶劣,只要当着父皇提起这个话题,父皇必定会趁机劝说她赶紧找了适合的世家子弟嫁了,只要嫁了人,这等谣言自然就消散了嘛……

可自己根本不想嫁人,哪儿敢去父皇面前提及?

就忿忿的瞪着房俊,这厮脸黑心坏,根本就是捏准了自己的心性脾气,肆无忌惮的调戏自己……

一旁的晋阳公主瞪着明眸,一头雾水的听着两人稀奇古怪的话语,如同坠身云雾之中,丝毫摸不到头脑,不由奇道:“姐姐,姐夫,你们在说什么呐?”

长乐公主那房俊没法,心里羞恼不堪,一听这话,顿时扭头怒视晋阳公主,嗔怒道:“能不能不要将姐姐与姐夫一起喊?”

听上去就容易让人误会啊……

晋阳公主却并未意识到,秀丽的小脸儿满是懵然无知,瞅瞅自家姐姐,又瞅瞅房俊,不解道:“可你是我的姐姐,他是我的姐夫,我这么称呼有何不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