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仁爱?懦弱?(1/2)

今日艳阳高照,明亮的日光自大殿的窗户斜斜的透射进来,于阴暗之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光影,平素隐于须弥之中的尘埃在光影之下无所遁形,微微飞舞浮动。

殿上,父子相对而坐,内侍宫女尽皆摒除于殿外。

这一对天下至尊的父子已然许久未曾这般亲近闲谈,彼此之间存在的隔膜似乎在快速消散,但话题却有些沉重……

李氏皇族沐浴着君临天下的无上荣光,却从不能真正躺下来享受至尊权力,必须无时无刻都绷紧着弦,防备着无处不在的来自朝堂内外四面八方的颠覆与叛乱。

李二陛下得国不正,予人太多的不甘与觊觎。

即便是早已烟消云散的大隋,因为其曾经一度空前繁盛,于巅峰陨落之后,依旧有无数力量遗留下来,混杂隐藏在大唐朝堂之上,这些力量平素对于李唐皇族卑躬屈膝、甘心臣服,可是一旦有所机会,便会不甘湮灭、死灰复燃。

自登基以来,李二陛下夙兴夜寐,励精图治,未尝有一时片刻的放松,就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唯恐被身后那些心怀叵测之辈有机可乘,断送了身家性命,甚至是李氏国祚……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李氏国祚越来越稳固,李二陛下的皇位亦是坚若磐石。

李承乾却陡然发现,原来在繁花着锦的盛世之下,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已然笼罩在朝堂内外……

……

李二陛下看着面前的太子,语气温和,声调却略显低沉:“你乃李氏之嫡长子,除去幼时曾经历过一段惊惧的时日之外,自懂事以来,便锦衣玉食,未曾见识人间冷暖、世间百态。人性繁复,难以揣度,从未有绝对意义上的善恶之分,有的,只是各自为了追求利益而展现出来的种种选择。当深陷于利益纠葛之中,每个人都身不由己,是非善恶再不是衡量所作所为的标准,主宰一切的,唯有得失与利弊。”

他觉得太子生活在锦衣玉食当中,周围环绕着的尽是恭维与逢迎,那些个大儒整日里给太子灌输着仁义道德,讲述着爱民如子,却从不曾教会太子弱肉强食、杀伐决断的道理。

大殿上空空荡荡,李二陛下的语音略显低沉,却依旧犹有回音,在李承乾耳边不断激荡回响。

李承乾汗流浃背,彷徨无措。

父皇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实在暗示我,将来有可能会重演玄武门之事,自己与手足兄弟之间,亦要非生即死、兵戎相见?

他觉得口干舌燥,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下意识道:“父皇多虑了,儿臣与几位兄弟之间,相互有爱手足情深,还有什么利益能够胜得过血缘亲情?此等事,绝对不会发生。”

“愚蠢!”

李二陛下怒喝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太子,沉声道:“汝所背负的既是大唐江山之存亡,亦是兄弟姊妹之生死,若是有朝一日,汝不得不在仁义道德与生死存亡之间做出抉择,希望你能够与为父当年一般,哪怕蒙受天下诋毁,哪怕承担百世骂名,亦要保住李唐江山之存续,保住兄弟姊妹之性命。”

“若一人死,可使天下安,纵使至爱亲朋、兄弟手足,亦要当断则断,绝无妇人之仁!”

李承乾吓得面色惨白,惊骇欲绝。

从小到大,对于这位英明神武的父亲,他心里充满了崇拜孺慕,但更多的却是畏惧与敬服。

往往自己做了一件错事,只要父皇一个眼神看过来,就能吓得他魂不附体,何况是这等声色俱厉的呵斥怒骂?

只不过……

他咬了咬牙,强忍着心底的畏惧,离开椅子跪伏在李二陛下脚前,以首顿地,颤声说道:“儿臣不器,以嫡长之身,继承父皇之江山家业,却深知未能如父皇这般英明神武、烛照万里,唯有兢兢业业,严于律己,不敢荒废父皇之心血,不敢辜负李氏之宗祧。然则在儿臣心中,手足亲情,血脉存续,乃是平生之重,只要兄弟仁爱、手足情深,便是需要儿臣献出性命予以维系,儿臣亦绝无犹豫。”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奓着胆子道:“父皇神武天下,远胜秦皇汉武,儿臣所不及也。诸位兄弟亦是聪明睿智、天资纵横,非是儿臣之愚钝可比,若是兄弟们有意储君之位,儿臣甘愿让贤,绝做不出兄弟阋墙、手足相残之事!”

他不知道父皇这番话语是真心实意,亦或只是在试探他。

但是这些不重要,在李承乾心里,若非害怕太子之位一旦失去会使得整个东宫都不得善终,他早已退位让贤。

可若是将来玄武门之变再一次于他的兄弟之间重演,他绝对做不出父皇当年之选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