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晋位九卿(2/2)

高阳公主和武媚娘赶紧连连表态,必将尽心尽力伺候郎君。

她两人心里喜滋滋的,所谓“母凭子贵,妻以夫荣”,休说自幼饱受折磨的武媚娘此刻眉花眼笑喜不自禁,便是金枝玉叶的高阳公主,亦有一种扬眉吐气腰杆挺直的得意。

一众姐妹皆是嫁到门阀显宦之家,夫婿们个个都是人中翘楚出身高贵,也都在朝中任职,有的高有的低,可是有谁能如自家郎君这般年纪轻轻已然身居九卿之高位?

更别说凭借郎君与太子的交情与看重,待到太子哥哥登基之后,登阁拜相几乎就是板上钉钉……

想想当初自己还颇为不愿意嫁给这个“黑面神”,嫌他木讷愚笨没情趣、没本事,若非父皇逼着,恐怕这份婚约老早就解除了。

回想起来,当真是好险就跟这份天赐姻缘擦肩而过……

当然,就算此刻房俊变成一介布衣身无分文,高阳公主也绝对不会再升起一丝半毫的嫌弃之意。因为她知道,哪怕山穷水尽贫穷落魄,那个宽厚伟岸的身影也定然会永远站在自己面前遮风挡雨。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卢氏瞅着高阳公主眯着眼笑得甜腻,便趁机道:“殿下和媚娘也应当多多留些心思,这么年纪轻轻的,当多多诞下子嗣才对,否则将来这一大片家业谁来继承?反正我是不指望你们大伯了。”

高阳公主和武媚娘有些羞红了脸,一旁的长媳杜氏则又是尴尬又是委屈,偷偷伸手在呆头鹅一般站立的房遗直腰眼处狠狠掐了一把……

“哎呦!”

房遗直痛叫一声,等着杜氏,诧异道:“为何掐我?”

本是夫妻之间的小动作,却因为房遗直的反应使得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钉在杜氏脸上,杜氏脸嫩,顿时窘迫不堪,气得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一跺脚,嗔道:“因为你没用!”

捂着脸拽着裙裾,扭身跑出正堂,回了自己院子。

房遗直一头雾水,摇头嘟囔道:“简直莫名其妙!古人诚不我欺,当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说什么呢?”

卢氏凤眼圆瞪,恶狠狠瞅着自家儿子。

若是放在别家,媳妇儿这般斥责儿子“没用”,再是开明的主母也得发火,夫为妻纲,还要不要规矩了?

可是在卢氏这边,却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

她本身就强势,宰辅之首的房玄龄都被她一辈子吃得死死的,岂能在乎这些?再者说,媳妇儿这一句“没用”也算是骂到她的心坎儿里。长子成亲多年,却独独诞下一个女娃,再无所出。房遗直乃是长子嫡孙,天然的家业爵位继承者,若是没有一个儿子承嗣,难不成将来眼看着房玄龄这梁国公的爵位就要断绝,被朝廷收回不成?

爵位传承自有法理,房俊就算能耐比天大,只要有房遗直在,这个爵位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的头上……

初始之时,卢氏还以为是长媳杜氏身子的毛病,生不出儿子来,平素虽然未曾因此而苛待,可神色之间难免不满,惹得杜氏时常偷偷哭泣。后来杜氏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主动张罗着给房遗直纳了几房妾侍,结果别说儿子了,连闺女也没生出半个……

卢氏这才知道冤枉了杜氏,不是人家媳妇有毛病,而是自己儿子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