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夜袭(1/2)

人一生中唯一有十足把握的一件事,就是人必有一死。

除此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十足把握”这么可笑的事情?一件事情有超过七成的成功率,就值得去做了,若真的哪一天你觉得有了十足的把握,反而要当心,那说明这必然是对手给你的错觉,危险已经很近了,对手一定会在你猜不到的地方给予你致命一击。

房俊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将张亮坑进去,便立马开始实施,而不是去等什么所谓的机会。

终南山兵营之中,有一种山雨欲来前的压抑。

所有人都知道即将有一场大变故,却很少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将会对自己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转变。

卫兵们白天将觉睡得足足的,把所有的精力都留在夜里,眼睛像猫头鹰似的盯着兵营附近的一草一木,哪怕一只山兔子在草丛里溜过,都会被这帮严阵以待的卫兵揪出来,开膛破肚,等着午间的时候加餐……

对于这些卫兵,房俊很满意。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将会在西征开始之后,成为他的亲兵家将,像是他这种爵位的贵族,朝廷允许他们有自己的私人部曲,按照勋位等级的不同,人数不等。但这只是朝廷的规定,实则没人把它当回事儿,部曲家将的数量往往大大超过规定的数字。

比如张亮,他的所谓“五百假子”全是他的部曲家将,若是按照制度规定,三分之一的人数都不到。

李二陛下也懒得管,一百人和三五百人能有什么区别?

只要不是太过分,随着你们折腾,反正你们既不敢造反,又不用朝廷花钱……

这些卫兵除了家生子,就是灾民中的青壮,全家老小都在房俊的庇护之下,以这个年代重视家庭宗族的社会风俗来说,忠心绝对毋须怀疑。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些人的战斗力,这可都是没上过战场的菜鸟,别看现在一个个耀武扬威精神饱满,会不会等到上了战场见了血,一个两个的吓得尿了裤子一哄而散,这个谁都说不准……

看来得好生操练一番才行,不过自己没参过军,可不懂什么带兵的道理,难道抄袭一部后世的《步兵操典》?

算了,不去想那个,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再说,实在不行就把火枪弄出来,装备全球第一支火器部队,不是照样天下无敌?

眼前的大事有两件,一是张亮的威胁,另一个则是《数学》的编撰。

现在满长安城的学子大儒都知道,新近的“才高七斗”的房二郎正在终南山钻研算学,《九章算术》《周髀算经》什么的孤本秘本满天地下的搜刮,但凡有人献上这类算学的书籍,必是重金购买。

房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此掩饰自己的“妖孽才华”……

阿拉伯数字被李淳风学了去,却没有如同房俊想象的那边很快传播开来,看来即便是李淳风这样的人杰,以避免不了这个自古以来文人世代相传的臭毛病……敝帚自珍!

就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学了点本事就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学了去,反过来超越自己。偶尔有那么一半个不世出的天才,钻研出一点了不得的成就,一脉单传的传着传着,就断了传承,好好的学问便湮灭在世间。

到了最后,泱泱华夏五千年传承,却败在一群当初茹毛饮血的野人的坚船利炮之下,煌煌神州四野号哭、山河破碎,等到蓦然惊醒,才发现即便付出一代又一代的努力,还是被人家死死的抛在身后……

这是何等的悲哀?

房俊不打算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从他开始,要将自己的学问知识,传遍整个天下,自己的亲朋故旧也好,冤家对头也罢,只要你肯学,只要你学完了能将它传播下去,我就教!

知识不是某一个天才的灵光一闪,需要的是千百年的时光、千百人的累积,一代一代的去传承、去探索、去总结、去发现,才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更上层楼,才能让自然科学在神州大地上生根发芽、传承无限……

知识是这世间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最强大的武器,只要能够将它散播开去,让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去学习,凭借中华民族的辛勤和智慧,便一定能开花结果,至始至终都站在世界最强民族的巅峰!

油灯很亮,烟尘很小,房家工坊的品质相当值得信懒。

但长时间的用眼过度,房俊还是觉得眼睛一阵阵酸涩,放下笔,再这么下去要近视了。可还是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成就感,看了看自己凭借记忆中小学课本编写的《数学》第一卷,很满意,闭上眼睛揉了揉,做了一套忘了一半的眼保健操……

清亮的夜风从窗缝见吹进来,将挡住光线的窗帘吹得轻轻拂动,蜡烛的火苗随风摇曳。

房门轻轻被推开,王宝柱紧张的脸探了进来:“家主,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