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章 “中二”的李佑(1/2)

“子弟作藩,盘石维城”

这是李世民的理想,所以他在贞观十年的时候,将自己的弟弟和儿子分封天下,世代为王,拱卫中央。

作为牧守一方的王子,在齐州地界,一定程度上来说,齐王李佑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所以,当齐王李佑出现在房府,阖府上下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中门大开,除去留有两个嫡孙守灵之外,其他人全部出门迎接,便是此刻在府上的一些亲朋好友,也一律位于大门两侧。

房家摆出仅次于迎接圣驾的规格,来迎接齐王李佑。

李佑还是那一副面青唇白、清秀俊俏的纨绔样儿,哪怕是牧守一方,也未见多上几分稳重。

一溜车驾停在大门外。

李佑穿着一身团龙蟒袍,脖子上围了一个雪白的狐皮围脖。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往大门里走,身后王府藩卫各个虎背熊腰,全副武装,凛然肃立,一股威武冷峻的气势扑面而来。

一直走到房遗训面前,才站住脚步。

房家人躬身立在大门两侧,男在前,女在后,尽皆身穿缟素,披麻戴孝。

房遗训恭声道:“恭迎齐王千岁。”

李佑撇撇嘴,一脸不耐烦:“得了得了,搞得这么隆重,不还是些花架子?嘴上恭恭敬敬的,心里头指不定怎么骂我呢……咱也不在乎这些个虚礼,速速引着本王前去为老爷子吊唁一番,然后就各忙各事,本王急着回去吃酒,你们也乐得轻松。”

房遗训无语,心说您咋这么实在呢?

只好说道:“殿下亲自登门,房家上下莫不荣耀感慨,铭感五内……”

这本是客套话,房玄龄的大哥去世,李佑亲自登门吊唁,合乎官场礼节,正是题中应有之意,若是他不来,才是大大的失礼,搞不好就要被言官弹劾一把,恶心一下。

谁知李佑闻言,反倒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一笑,说道:“大郎如此说话,可是对本王心存怨念,把本王记恨到骨子里?”

众人大惊!

话能这么说么?

房家好歹是公卿之家,房玄龄不仅有从龙之功,现下更是陛下倚为臂膀的当朝仆射,你追上门来满嘴放炮,这是要把房家彻底得罪光吗?

这位齐王殿下,还真如同传说那般……

房遗训面色涨红,心中恼怒,能作出挡人祖坟之事,还不让人生气?却不知怎么回话好,只得低着头,应了一声:“在下,不敢!”

李佑似笑非笑:“是不敢,而不是不恨,对吧?”

众人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逼着房家撕破脸的节奏么?

不算房家人,一干宾客也都是同房家交好的,此时虽不敢站出来表示愤怒,但心里难免对李佑的言辞恼火。

人家还在办丧事呢,这么干可是有些过分了!

眼见大哥气得满脸通红,性子暴躁一些的房遗简心里大怒。

怎么着,如此咄咄逼人,你便是亲王又如何,还敢把我房家斩尽杀绝了?

当下就欲站出来,怒斥李佑一番,却被人在身后拉住了衣角。

房遗简一回头,就见到房俊从自己身后走出来,一张黑脸似笑非笑:“多日不见,殿下可无恙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