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五十二章流风雁阵去万里(1/2)

这时,已经有人前去通知船上的其他客人,这艘大船已经被人买下,并告知可能惹上的麻烦,更有三倍于船资的补偿奉上。

楼船停在了江中,放下了两只小船,任由想要下船的客人来去。

而元皓等人也可以放手大干,他将八只小旗钉在楼船的八个方位,银白色的旗幡猎猎作响,在风中幡上的符文流转,隐隐化为一只似雁的灵禽!

“流风雁!”

许阳没有下船,而是带着十数位侍女重新换了一间舱室。

船上除了行船的水手,其他人手倒是没有被出让给钱晨他们,原本服务一船的仆役,如今尽数围绕许阳一人,倒是让他的排场比船上那几位世家子弟更大了。

许阳负手旁观元皓布阵,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欣赏,微微点头道:“这阵法能显化流风雁的虚影,显然是得了法灵的神髓!”

“流风雁最善于借风势,每甲子从北魏飞来,经过大晋南方飞往海外,据说还会飞过东极大荒洲,再经由北极大光明境,回到北魏大泽。期间的路程难以计算,许多大修一生都未曾走出这么远,却有一群灵禽每甲子这么迁徙一次,可见流风雁何等善于操纵风势!”

“寻常的流风雁实力不过八品,相当于修士的练气境界,头雁则七品,六品皆有,一些大雁群的头雁,也不过妖王境界。之所以能完成这等奇迹,便是依靠集结成群,每群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雁群,排列成阵!”

“雁阵浩浩荡荡犹如鲲鹏展翅,纵横数十里,日行十万里。每一只流风雁在雁阵之中,都以八品灵禽之力,飞遁速度却能超越结丹真人!流风雁结阵之时,即便是阴神大修士也不敢直撄其锋。”

陪伴他身边的侍女听闻这段典故,失态的张开了檀口,有些难以置信——这种常见,甚至常被捕杀作为肉食的灵禽,竟然有这等辉煌的时刻。

结丹真人已经是中土俗世所能见到,最顶尖的一批修士了!

而流风雁,确是各大世家秋宴之上的一道常见肉食。

其中法力、神通、地位的差距如同云泥,但就是这么卑微弱小的生灵,集结成阵后,却能令阴神大修士不敢挡,无数元神真人都心有顾忌的险地,如履平地。

让妖族大圣都要敬畏,高傲的龙族都要借路!

亿万年来,多少威名赫赫的神朝天庭灰飞烟灭,多少不朽的强者身死魂灭,连姓名都未曾留下。但这些卑微的生灵,却还是年复一年,不断迁徙,繁衍!

流风雁每年的迁徙之途,号称雁道。

神州有言:雁道所至,皆为王土。

一统神州,号称神朝的天夏、天商和天周,便是统治了流风雁迁徙的所有土地!

在古老的诗经之中,有关雁的风雅颂,便占据很大一部分篇章。

“流风雁天生便能布下雁阵,暗合天地至理,所以中土最古老的兵家传承,从鸟兽自然中领悟兵法,兵圣便参悟流风雁阵,创下了兵家十阵之一的雁行阵!”许阳感叹道。他凝视着元皓等人的施为……

那八面阵旗招来大风,令狂风穿行在楼船身侧。

狂烈风显现形色,汹涌的气流包裹着楼船,显化出一只流风雁的形象,它展开双翼,滑翔在水面上,楼船犹如一只利箭,划破了水面,向下游射出。

船上对饮的两位老者,突然有一人笑道:“了不起啊!阵势化形,明明是八卦法阵,却用出了一丝兵家阵法之妙。操纵大风刮起,已经是不易,将楼船化为阵法的一部分,令其主动御风而行,却有一丝化腐朽为神奇之感!”

另一位黑衣老者摇头道:“虽阵法精妙,但孙恩的势力何其庞大,一旦阁皂山出手,他们未必能逃!”

“据说徐道覆也会出手!”

听闻这一个名字,最开始开口赞叹的那人微微皱眉:“这位可是位列神州二十八字候补,孙恩天师的亲传弟子——若非此人出身寒门,他那位师兄退下的时候,他本应位列其中,而不是成就了那位王家龙象!“

“谁不知道孙天师和王家关系最好的时候,已经是两百年前。那时候孙恩刚刚证道元神,尊为道院祭酒,与世家关系最好。王家令王献之拜其为师。岂料这位孙天师,并不太重家世,后来屡屡偏袒寒门,乃至凡俗!”

黑衣老者感叹道。

“两方关系,早就淡了!”

“天下世家,尊的终究还是张家!孙恩早年或许还寄希望争取世家的支持!但世家在正一道的势力已经足够庞大了。再偏袒世家,他这位天师,岂不成了世家的傀儡?”

“世家倾向于张天师,孙恩也只能培植亲信,扶持寒门。三位天师之中,唯有他在阁皂山都坐不稳!毕竟阁皂山上任陆天师时,他孙家才被收入门中,比不得许多故旧根深蒂固。”

他对面的老者也微微点头道:

“陶天师被司马家倚重,而且早年号称山中宰相,为世家所重,虽然曲句山不重门第,坚持以师徒传承,但终究在世家之中有着根基。”

“张天师世代传承,隐隐为正一道之首,统率三山。上古人皇世家不出,几乎为天下世家之首。根基深厚,在世家之中,号称南张北孔,只有北魏的孔家能够比拟。”

“只有孙天师,根基最为浅薄。他阁皂山一脉,听从张天师号令的,只怕比听他的都多。这种情况下,他不扶持寒门,真就被架空了!”

这位老者微微叹气,显然对此有些看不过去:“九品中正,终究禁锢了中土气运。莫说寒门子弟,就算是世家之中,不也有一大批俊杰怀才不遇?只能寄情于山水,放浪形骸!”

“哈哈!”黑衣老者大笑道:“焦兄若是认为孙恩受了委屈,大可不必。你可知近五十年来,阁皂山那群宿老屡屡被打压,东南世家为何此次转而支持孙恩?”

“我似乎有所耳闻,听闻是海外……”

“是了!”黑衣老者笑道:“神宵派、云霄宫、九宫城、金庭玉泉、百草派、丹霞宗、昆冥宗乃至少清剑派,近些年都有重回中土之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