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三章赤尻神君(1/2)

这一刻,钱晨身前终于再无其他人,径直来到了洪四海的面前。

钱晨终究还是炼化了乌金黑煞钩,这把奇门飞剑在他手中被当成神兵来使用。

一天以前,钱晨还不知道什么是武道,也不知道什么是斗法时心灵意志的交锋,他所杀的唯一一个人,还是用龙雀环偷袭的梅山邪修。

在前一天中,钱晨在茶摊上与乘雾神君勾心斗角,算尽一切之后,将其轻松击杀。

他在十二元辰夜袭之时面对凶残无比的角斗神君,抓住了瞬息之间的机会,将其毒杀……

在四海堂正门前,面对风神啸的天地变色之威,钱晨先杀尽风中之鬼,又与食虎神君斗法时,终于堂堂正正的以自己的意志,机变,剑术,在相互交锋时的万一之间,将敌人斩杀……

在五湖厅前,面对心有死意的捣药神君,以剑术送她一程……

在灵堂之上,以推理智慧在出手前,就将逐日神君逼入死地……

这一刻,钱晨心中磨练的杀意,终于勃发……先前钱晨有道气,晓生死,智慧通达,能保持一颗活泼赤子心,面对种种烦恼,种种情绪,他都能渐渐忘却,平复,但是面对那些忘不掉,也不愿意忘怀的那些情绪。

那种种无法抛却的烦恼,如丝如网的纠缠,令他不得自在的那些东西。

种种世情,种种经历,无数红尘,沾染心上,在钱晨犹如镜面的心湖留下痕迹,无法一笑置之,无法转头别过,就像钱晨无法从这个世界一走了之一样。

这种种红尘,万千烦恼,如何应对?

这是钱晨一个必然要回答的问题,人世间谁能没有烦恼,就算是当牧童时无忧无虑的太上道祖,入道之后,也会有无数爱恨情仇罢!

钱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远‘红尘淌过,本心不变’但他这一刻知道了自己回答。

一剑而已,如是我斩。

有一种剑术,能将心中的彷徨,犹豫,失落,悲伤,哀愁,烦恼,统统斩杀,这种绝然的杀意流露于外,便能将重重因果,红尘沾染,一剑斩去。

万般因果,无数烦恼皆由人而起,也可由人而去。

此意便是——杀!

乌金黑煞钩一道剑光如龙翻起,带着无匹的决然和杀意,超脱了一切的束缚,所谓剑意,最简单的便是一剑在手无法无天,没有任何顾忌犹豫,就是要杀你。钱晨这一刻抛却了一切算计,所有顾忌,什么证据,什么身份,都不需要,不重要,一剑下去便分生死。

便是真正的剑道入门。

少清的剑修,一剑在手,谁都敢杀。

剑光划过两人之间,虚空顿时一道寒光乍起,凛然之意让一室如经霜雪,剑光分割明暗,仿佛划破黑暗的光明,划分阴阳的太极弦,钩状飞剑特殊的弧度,叫这一剑,没有飞剑的直来直去,却多了一丝刚柔并济的弧度。

洪四海看到这一剑,竟然有了束手无策之感。

但他心里并没有任何畏惧,比起厮杀的经历,生死搏杀的经验,他要比钱晨多十倍,百倍,早已经到了一拳击出,无念无识,只想置于对手死地的境界。钱晨所谓的种种蜕变,他早就经历过了。

目光平静而沉稳,洪四海左拳覆盖罡气,右拳缩回胸前,一拳轰出……

坚定而强大,纯粹的罡气强大,粉碎了触及的一切。

但凡不知道如何应对的花哨招数,大部分只需要一拳一拳砸过去就好了,坚定不移,朴实无华的拳头粉碎了一切虚浮的剑光,若钱晨心中没有那一丝直指本质的剑意,他才祭炼了初步禁制的乌金黑煞钩,剑光早就被粉碎了。

但现在,就算被粉碎了大部分的光华,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剑光,依旧能变化,它在万无可能之中,一转,以一个绝妙的角度,斩破了洪四海拳上的罡气,这时候洪四海的右拳也砸了出来,剑光拳罡,一触即分。

却是钱晨主动撤回剑光,因为他发现洪四海右拳拳罡比左拳的罡气,还要强大数分。

洪四海的左拳之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血痕。却是之前交锋之时,钱晨的剑光破去罡气后,擦破了他的一丝油皮,只要两拳之间的交替配合再慢几分,钱晨至少能切断他三根手指……

双拳齐出,这一刻在钱晨的眼中洪四海的身影渐渐无限的渺小,在拉远,他的拳头却在不断变大,直到如山如岳,占据了钱晨的所有视线。

这并非什么幻觉,而是存在感的改变,这一双拳头的存在感在无止境的膨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