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四章 中 镇国(4)

第四章 中 镇国(4)

    7.

    “要不要打个赌?怎么?不敢了?”刚从月华宫里出来,岁忘言就听到倒仙儿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是从帝子阁附近传来的。

    帝子阁是镇国王室子女修行、学习的地方,如今四个哥哥姐姐都远走他国,镇忘言又极不喜欢帝子阁的古板与严肃。因此,能来这帝子阁的大概也只有镇北了。

    甫入帝子阁,镇忘言就看见怒气冲冲的镇北手执一封书信藏于身后,而另外一边是趾高气昂、古灵精怪的倒仙儿。

    “你……你简直是个不讲理的泼皮无赖!”镇北转身要走,碰上了迎面而来的镇忘言。

    “镇忘言啊镇忘言,你来的正好,快把你这个姑表姐姐领回你们的月华宫去。别出来丢人现眼。”对于镇忘言,镇北倒是没有什么恶意,这个小妹妹在他看来最多是有些闷。

    “仙儿姐姐怎么回事?”镇忘言并未正眼看镇北,径直走到倒仙儿旁边。

    “怎么回事?哼,我当你这个未来的镇王哥哥有多厉害呢?我就说打个赌,我赢了就让我看他手里的书信。可他偏偏没有这个胆。”倒仙儿却是直爽,倒豆子一般把缘由统统说给了镇忘言。

    “姐姐,你还是不要招惹凌霄宫里的人,他们可不是好惹的。”镇忘言拉着倒仙儿的衣角小声说。

    “怎得不能招惹?”到仙儿竟然和镇北异口同声地问。

    问完,三个人着实沉默了一阵。

    “我这哪里能叫招惹?不过是想和北王子切磋切磋。”倒仙儿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切磋?我看你是真胡闹,且不说他人书信是否可以随意看。就算切磋,我也断不会和切磋赌博。”镇北回答。

    “那你说,和我比什么?”倒仙儿却是天不怕地不怕,饶有兴致地看着镇北。

    “比……”镇北压根没有想过和倒仙儿比试,这会子竟然哑口无言。

    “我看你们两个要不然比试谁先说话吧,当然,谁先说谁就输了。”镇忘言看着哥哥姐姐们竟然比自己还幼稚,没好气地说。

    “诶,妹妹,你这主意不错。又是定力,又有运气,我喜欢。”倒仙儿才顾不上镇忘言的一脸惊愕,挑衅地看着镇北说:“哎!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再好不过了,你如此聒噪,不管输赢,我都能安静一阵子了。”镇北回答。

    “极好,极好。这样,忘言妹妹你来裁决。”

    “姐姐,我不要。”

    “不,就是你。你不能溜走。”

    最终,镇忘言还是被倒仙儿给说服了。十二岁的镇忘言到底还是一个孩子,碰上圆滑又机灵的倒仙儿,她几乎没有什么招架之力。

    “那么有劳妹妹了。”镇北客气地对镇忘言说。

    镇北与倒仙儿约定,一个时辰之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被谁传唤,都不能发出任何声音,首先发出声音者愿赌服输。若是镇北输了,就将书信给倒仙儿看;若是倒仙儿输了,一年之内都不许再主动与镇北说话。

    “没想到,在镇国,居然还会有人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镇忘言不禁哑然失笑。这在启国的戏文里,可是上好的不打不相识的桥段呢。

    8.

    人在极度安静、极度无聊的时候,会把眼睛和心都放在极小的事物上。

    比如此刻,倒仙儿竟然发现,在香炉里静静燃烧的沉水香竟然是如此的姿态。香的那端深深的埋在灰烬里,这端是微亮却时常闪烁的火光,随着火光一起的是燃烧着却似乎已经熄灭的香气,绕着香炉缠啊缠,绕啊绕,直到越来越淡,最后看不清,看不见。

    这可不就是时间吗?

    当你身处其中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当时间流逝,时光化为灰烬,低下头才看见自己正在被流逝的时间逐渐淹没。

    所以,好奇怪,人不知道拥有的是已经逝去的时间,还是未来的时间,或者就是你思考的当下才是最真实的。

    在倒仙儿不再说话的最开始,镇北感到了一种宁静的自在。

    这种自在是他满怀壮志登高望远之时看到的风景,是天的辽阔与海的深邃,是翻遍鸿函阁典籍之后的一点点所得。

    可是这样的自在却没有持续多少,他想到了父亲和他说的话,想到了他刚刚知道的秘密,想到了在此刻宁静之下蕴藏着多么血腥的暗涌。

    这样的碰撞与矛盾只在镇北的心中停留了那么一小会就被母亲的话所掩盖。

    母亲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作为镇河山的长子,镇北是那个见证了灵越王后从圣宠到失宠到现在被父亲彻底忽略的整个过程。对母亲的同情并没有化作对父亲的仇恨,相反的,镇北的思想里有一种禅宗,他总是想法设法去理解所有不被理解的事物。

    他,试着去理解父亲,理解这个隐忍多年的男人。

    他,甚至要成为镇河山的那样的男人,虽然很难,有着削骨之痛,但是他不在乎。

    越是理解父亲,镇北越是觉得他与父亲有着一种殊途同归的默契。也是这种默契,让镇河山对自己的整个长子青眼有加,也让镇河山在壮年就决定让镇北成为下一代的镇王。

    但是,镇北与镇河山都知道,他们两个并不是一类人,求同存异才是这对父子能够握手言和的关键。

    如今,是父亲命令他一定要牢牢看住倒仙儿,他也只能照做。至于为什么,镇北知道,到了该说的时候,父亲自然会告诉他。

    “一个混迹赌场的倒仙儿,何以非得我来亲自看住?”虽然心里有些奇怪,镇北却不免抬头多看了倒仙儿几眼,突然觉得这姑娘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息。这气息不像是镇国之人,但是镇北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

    倒仙儿却没有察觉镇北在看自己,双手托着腮帮子看完了香炉看游云,看完了游云看镇忘言。让小泼猴一般的倒仙儿安静这么久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突然倒仙儿眼珠一转,从案几上站了起来。

    “不让我说话,又没说不让玩关扑之戏!”倒仙儿心里一阵窃喜,从腰间的荷包中掏出几枚铜钱开始玩了起来。

    “这样的女子,可真是一个异类。”镇北在心里说。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