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三章 西 启国(3)

第三章 西 启国(3)

    5.

    田猎场上的一出好戏之后,藤萝得到了她预想中的结果。

    一边是当年对藤萝施舍同情的女伴们,在见识了藤萝由内而外的尊贵与气度之后,除了满脸堆笑再无他话。

    另一边是对藤萝毫不在意的启陶白,也终于见识到了自己王妃的不凡,但是此时的他除了边搓手边向自己的师父讨要锦囊之外,却没有任何主意。

    “我说王子啊,你要问我启国从何来,问我启国森林中任意一条曲折小路通往哪里,问我启国国库如今有多少金银与钻石,我都可以一一详细作答。可是你要问我如何去得到一个女人的真心。为师真的无能为力。”镇鹤所言非虚,作为镇国王室之人,作为被挑选为启国王子的师父,镇鹤此生或许都不会娶妻生子。儿女情长本就不属于镇国王室子女,问他无异于缘木求鱼。

    “这可如何是好。若说藤萝只是寻常女子,或许我还有办法,但是那日一见方知我的父亲与母亲为我挑选的这个人中龙凤是多么的棘手。”启陶白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指责父亲与母亲,毕竟想要去岁国,万万就不能得罪启国的国君与国母。

    “寻仙炼丹也好,明年北极王庭的比试也好,你总归还是有选择的。所以也不必太过焦虑。”镇鹤劝慰道。

    “不,我没有选择,去岁国是我此生唯一的出路。如若不能如愿,我宁愿死。”一谈到岁国之事,启陶白立马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

    “我曾在河图的记载中看过你们启国这样一个故事,我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镇鹤若有所思地说。

    “师父,你且讲不妨事。”启陶白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于想要借此摆脱困境。

    “师父且慢。我这就让仆人上美酒佳肴,您的故事想必只有我启国琼液酒可佐之。”说罢,启陶白就命仆人开宴设席,准备细细品味镇鹤从河图中得来的遥远故事。

    琼液的香气很快从鎏金宫的偏殿飘了出来。

    “故事发生在鸿蒙1099年,那时候的启国刚刚从鸿蒙大乱之中恢复,百姓并不像现在这般安逸。在启国王城之城南,有一户铁匠,世代擅长铸剑。只是这个铸剑的手艺祖上有规矩,传男不传女,可是偏偏到了这一代,老铁匠已年过五旬,膝下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

    “那这可如何是好。”启陶白忍不住插了一句。

    “你且听我讲来。老铁匠自知生子无望,可是这铸剑却不是一个女孩子能够胜任的。因此,老铁匠决定招一个倒插门女婿,待女儿生下男丁之后将铸剑的法门传于自己的外孙。这个主意本已是无奈之举,但那老铁匠的女儿却偏偏倔强,说这夫婿必须乘自己心意,否则断不可轻易许人。”说到这里,镇鹤特意停顿了一下,端起眼前的酒杯将琼液一饮而尽。

    “师父,你快接着说。”启陶白正听得入迷,眼见镇鹤停下来喝酒,立马夺过他的酒杯,晃着镇鹤的衣袖说。

    “说来也可能是所谓的缘分,老铁匠还真找来这样一个男子,愿意入赘也愿意去赢得老铁匠女儿的放心。可世人都说‘女儿心,海底针’。这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谁又能猜得准呢?后来男子无法,只得大胆去问,问铁匠女儿到底如何才能赢得她的青眼。那铁匠女儿也是爽快之人,说了自己的要求之后,那之前信誓旦旦的男人却再也没有出现了。”

    “什么要求?当真那样难?”启陶白十分不解。

    “那女子说,你可知世上最锋利的错金剑便是我家所造,你可知道每一把错金剑都需一个痴情的人儿来殉剑。那么你可愿意为我打造一把?”镇鹤说毕,将启陶白手中的酒壶重新夺过来,又给自己斟上了一杯。

    “错金剑,我从未听说我启国有这样的宝剑。”启陶白说。

    “你自然不会听说,自那以后,老铁匠的手艺就失传了。错金剑的技艺至此亡矣。”镇鹤叹息到。

    “那么世间真的会有心甘情愿殉剑之人吗?”启陶白问。

    “自然不多。这世间,只有一把错金剑而已。”镇鹤回答。

    6.

    镇鹤的故事对启陶白有没有启发?

    镇鹤不知道,启陶白更不知道。他们两个,一个像是一棵只顾着向上生长的大树,站的太直、太高,并不懂得如何为来往的行人庇荫遮凉;另外一个,像是一只急于游出湖泊奔向广阔大海的鱼,不需要任何同行之人,也不明白该如何去讨一个人的欢心。

    启陶白只记得镇鹤最后对他说,铁匠女儿最后郁郁而终,临死前只说了一句:“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这句话,启陶白没有懂,镇鹤也没有懂。尘世距离他们太远了。

    比起镇鹤与启陶白,藤正更像是一个活在人间世的公子哥。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如何更好地享受红香玉软里的温柔,以及苦辣酸辛的唇舌感受。要是问如何获取一个美人的芳心,问他算是问对的了人。

    可是,偏偏这次他为难了。

    “陶白哥,不是小弟不帮你。我姐姐,算是我见过最难以捉摸的女人了。也不怕你笑话,我小弟我生来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我这个美丽无比却凶狠无比的姐姐。算了,我可不敢招惹他。”听闻启陶白要找自己出主意,平日里吊耳当啷的藤家公子一脸惊恐地连连摆手。

    “你当真不帮?就算我许你我宫中最漂亮的侍女苏苏给你都不帮?”启陶白哪里有这么多心眼,这些可都是镇鹤偷偷告诉他的,藤正可是垂涎苏苏的美貌有些时日了。

    “苏苏?”一听到苏苏的名字,藤正眼睛一亮,遂又黯淡了下去:“陶白哥,你别诱惑我了,就算你把启国未来的王位许我,我也不敢和我这个罗刹姐姐作对啊。”

    “那你就回答我一个关于藤萝的问题,苏苏就是你的了。”启陶白趁热打铁道。

    “就一个问题啊,而且千万不要让我姐知道是我告诉你的。”藤正大概是害怕启陶白反悔,一把拽住启陶白的胳膊使劲挽住。

    “一言为定。”

    “好,你问吧。”藤正说完警惕地朝四周望了望,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不知道这鎏金宫里,有多少姐姐的眼线呢。”藤正虽这样想,但是一想到苏苏曼妙的腰身与小鹿般的眼睛,就顾不得这些了。

    “你家姐姐最怕什么?”启陶白问。

    “哈!那你可问对人了,不过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想必你还没有同我姐姐一起进餐。我姐姐最怕的就是美味珍馐!”藤正一听到启陶白问这个问题,心里的重负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诶?此话怎讲?”藤正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可是听到答案的启陶白却愈发的迷惑了。

    “陶白哥,你别忘了,你说的只问我一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剩下的你自己去琢磨吧。要不然,你和姐姐一起用膳,多准备些美味珍馐,不就知道答案了吗?”

    在与姐姐有关的问题上,藤正是半点都不敢造次。

    “好吧。”听闻藤正如是说,启陶白也只能作罢。

    “别忘了你的许诺啊,苏苏什么时候让我带回家?”藤正问。

    “你且回府上,明日我就让人把苏苏送过去。”启陶白虽然心事重重,但是应许之事他也定不会反悔。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