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二章 北 玄国(2)

第二章 北 玄国(2)

    3.

    玄国的冷也不是没有人喜欢,比如镇悠儿就很喜欢,

    从遥远的镇国千里迢迢到寸草不生的玄国,镇悠儿是满心欢喜。虽说收徒弟这件事并不值得为之心心念念,但是单单能够远离父亲与母亲的念叨,能够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安安静静地修炼魑魅术,就足以让镇悠儿心情舒畅了。

    镇国之人偷练法术是大忌,死后是要堕入拔舌地狱的。

    可是镇悠儿一点都不在乎,在这世间要是真有她在意的,那就是她的哥哥佛桑。

    确切说,是佛桑,不是哥哥。

    关于佛桑的秘密,大概除了镇王与镇王后,也只有她知道了。

    “你们不让我修炼魑魅术,我就把佛桑的秘密公之于众!”起初,这个秘密是被镇悠儿当做把柄来要挟父亲的,后来,她却发现,因为这个秘密,她待佛桑与其他几个哥哥不同了。

    不知道此刻在荧国的佛桑是什么样的光景呢?也不知道飘逸出尘的他什么时候能够意识到,他与镇国之间的恩与怨。倘若,真有兵戈相见的那一天,镇悠儿清楚地知道,她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佛桑这一边。

    “师父。”

    “师父?”

    “师父!”

    回过神的镇悠儿望着自己面前的玄独步,突然想到自己正在给其传授玄国的国史。

    “师父,你说当年鸿蒙那一场祸及百年内乱是从玄国发端的?”玄独步依旧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颤颤巍巍的苍老之感。

    “河图上的确是这样记载的。”镇悠儿心不在焉的说。

    鸿函阁的河图,无所不容。无论是荧国的山峦密林,还是玄国的冰川走兽,抑或是岁国的渺渺云雾与启国的烟火之气,你对鸿蒙2000千年以来所有的疑问,几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这答案可能毫无悬念,也可能出乎意外,可能血腥残忍,也可能温情无限。河图里的每一个字,每一行描述,每一个寓意深刻的符号,每一幅活灵活现的画作,都是历代镇国人游走列国的见证。

    除了玄国,镇悠儿并无权限阅读他国的河图。所以她也无从比较,不知道在这浩瀚的记载中,到底哪一个国家被着墨最多,各国的记载是否有冲突的地方。因为没有人会比镇悠儿明白,不同的立场会让你看见不同的东西,同一个东西在不同立场人的眼中又是如此迥异。

    “师父,我还是不太明白。玄国百姓安居一隅,虽说比不上他国富庶,但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理由对他国发起战争。毕竟,即便是胜了,于玄国,于玄国百姓,并无任何益处。”玄独步小声问。

    “你今天话是不是有点多,是不是没有被玄青骂够,还要在为师这里讨些回去?”镇悠儿很不耐烦地甩了甩衣袖,拿起练魑魅术所用的灵石转身欲回自己的住所。可她刚迈出去一步,就被身后的一股力量所牵制。镇悠儿一回头,发现是玄独步用魑魅术定住了自己。

    “玄独步,你?你怎得会这魑魅术?”遗憾的是,镇悠儿没有得到玄独步的回答,因为玄独步脸色一变,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