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兔叽的报恩记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果不其然,一直不曾登门的沈家姑娘夜里乘坐了马车就来到了宋府,夜里的宋廉已经成了赵清风,两人自然配合演了一出好戏,这沈家姑娘火急火燎的刚入府,就看到自己未来的夫君同他那弟妹卿卿我我,看得沈家姑娘眼泪汪汪的就冲上来指着两人恼道:“我敬你为君子,你却做出这样违背你我誓言之事,宋廉,你当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赵清风不语,只是揽紧了白落落的腰,白落落肉眼都能瞧见她的身子都在抖,沈家姑娘也是敢爱敢恨之人,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摔在了地上:“既如此,你我便随了这定情的玉佩,一刀两断。”

    沈家姑娘走的时候天上开始下起了细雨,衬得她的背影格外凄凉。

    “夫人好演技。”赵清风松开白落落朝她一拘,白落落也回身一拘:“夫君亦是。”

    宋府宋廉与白落落之间的流言蜚语不过一夜就传遍了都城,第二日沈家果真如期过来退了婚,宋廉自然是糊里糊涂收了退婚书,甚至也不知怎么一夜自己就成了凉薄负心人,没了沈家的支撑,一月未到,宋廉就在朝中被人连连打压,接连几日回来时都黑着一张脸,白落落在一旁看得那叫一个舒心痛快,白天宋廉依旧命人将白落落死死看住,夜里白落落就同赵清风算计如何彻底将这个身体的主人逼入绝地无法逆盘而起,只怕宋廉到死都不曾想到,最后居然是他害了他自己。

    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赵清风写了一封信让白落落匿名送到了状元府,这第二天状元郎就带着人来宋府吵着闹着要“杀人偿命”,宋廉自顾不暇上下奔走得焦头烂额,白落落也就趁机溜进了宋轩的院子,宋轩如今虚弱了许多,披了件衣裳就坐在窗口边吹冷风,白落落连忙拉着他就走,宋轩就如块木头,僵硬的推开了白落落:“你若当真心悦大哥,也是好的。”

    “宋轩,你先随我离开这里,我自会同你说清楚这一切。”白落落并不敢贸然说出真相,但事到如今,总归是要骗一骗宋轩的:“你不是想做悬壶济世的大夫么,只要离开了宋府,你就算要做个土匪,也可以的。”

    诚然白落落这样劝人是不对的,但你要说她哪里说的不对,却又指不出来。

    “我不能走。”宋轩捂着胸口长长咳嗽,本应当只是着了凉,如今倒像是病入膏肓:“大哥如今只有我一个亲人了。”

    若非赵清风昨夜所托让她带着宋轩今日一定要离开这里,此时白落落也是真想拿个铁锤敲开宋轩的头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玩样。

    “不走便不走。”白落落退了一步:“那你随我随我躲上一日总行?”

    宋轩看着白落落,最后居然笑了出来:“原本答应帮你寻夫君的,如今怕是不行了。”

    “宋轩。”白落落看出宋轩的意图,只好横下心来:“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宋廉,利欲熏心,他又怎会留下什么都知道的你?”

    “我知道。”宋轩又咳嗽了几声,脸上竟因此多了几分红润:“我是大夫,又怎会不知那日日端来的药里多了什么。”

    白落落看着宋轩神色有一丝动摇,他是这样的敬仰着宋廉,哪怕宋廉真的是要他的命,可他还是愿意守着这样的敬佩,到死也没有半分的恨意。

    “傻子……”白落落带不走宋轩,赵清风一直以来都恨着宋廉,因为宋轩,因为落娘,因为他们的心甘情愿,赵清风明明知道这些,却同她一字未提。

    白落落离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赵清风的心结一直都不是宋轩,他的心结从始至终都是宋廉。

    故意告诉她要护住宋轩,又故意支开她,可谓是将她骗得团团转了。

    她活了数万年,头一个骗过她的,还是四方神殿一个小仙厮。

    那时白落落还是个小妖精,得知如今有了个仙官考核后屁颠屁颠的就去了四方神殿,半路上遇到个小仙厮,同白落落说若要去报名便要一阶梯一阶梯的磕头上去才行,等白落落真的磕了一万三千阶上了神殿才知道那小仙厮不过见她是个低等的精怪才故意糊弄了她一番,为此回去了白落落气的三天都没有吃一根萝卜,打心底下了誓言日后绝不再被骗上半分,如今可好,他赵清风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她白落落就言听计从的乖乖入套了。

    “废物。”白落落刚走到正院就看到宋廉踹倒了跪在地上的人,宋廉似乎还有些不解气,背着手来回走就看到白落落,眼神里多了几分狠戾:“你怎么出来了,去找阿轩了?”

    白落落心里正存的气,看到宋廉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我看他做什么,都是个活不长的人了……”

    “呵,你倒是无情。”宋廉自然听得懂白落落的指桑骂槐,又回想这几个月发生的种种脸上竟缓缓带了几分笑意:“我倒是忘了,这宋府不仅有个假少夫人,还有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白落落挑眉,宋廉这时才想着拿孩子来威胁,想来这一阵子的麻烦真的让他自顾不暇了。

    “宋大人在说什么胡话,宋府哪有什么孩子和少夫人。”白落落一步一步走近他莞尔:“倒是那状元郎今日喜得一子一女,宋大人过些日子可要去祝贺才是,喏,我这记性可不好,忘了状元郎同宋大人,水火不容了。”

    白落落捂着唇麻利往后一退,宋廉的手也就落了空,白落落虽然还恼着赵清风,但这也不妨碍她继续伶牙俐齿惹得宋廉不痛快,白落落笑弯了腰,宋廉看着白落落这夸张的举动反而转怒为笑:“是啊,这宋府哪有什么少夫人,我宋廉的妻,自然是这宋府的当家夫人才是。”

    “你说呢,夫人?”宋廉嘴角一弯,十足像是一头危险的猛兽,白落落深知一个道理,若想知道一个人想做什么,首先就要接近这个人身边的人,所以她既然想知道赵清风究竟要做什么,那宋廉离她越近,反倒是越有利。

    白落落弯了眉眼,既然赵清风敢使计诓骗她,那她偏生就不如他的意,她白落落倒是真的要让赵清风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夫妻一体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