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六章 入宗

第六章 入宗

    虞曦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轰隆”一声,沉重的门开了,还抖落了不少的尘埃。

    那是一张类似于张家守门人驼背李的冷脸,冷声地问:“来着何人?”

    虞曦向前行礼。

    “前辈,余是虞曦,是刘道者从俗界引荐来贵宗的。”

    “刘道者?”守门人一脸鄙视地看着。

    虞曦不解,又自我审视了一番。

    自己的脸虽然不算倾国倾城,可在世俗界算是美人,尚可。衣服是普通的衣物,但是整洁干净,尚可。发鬓虽然是自己挽的,尚可。

    “先测灵根吧!”守门人不耐烦。

    “是,前辈。”

    “把灵气灌入测灵盘便可。”

    “是,前辈。”

    虞曦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将灵气灌入测灵盘。

    测灵盘瞬间变得翠绿欲滴,一圈又一圈的绿色充满了整个灵盘。

    “纯木灵根!”守门人不可置信。

    虞曦虽然听刘道者说过自己的灵根是天灵根之一的木灵根,但是依旧是很激动。

    这就证明了自己有了能够在修士界立足的根本。

    “来来来,师妹快快进来吧!”守门人热心地将虞曦引进宗门。

    “师妹是那位刘道者引荐的?我宗虽然不是最大的宗门,可在玄鸿界也是名列前茅。”

    “刘道者有很多位?”虞曦为难了,刘道者当时并没有说他的身份。

    “当然,我宗的金丹道者姓刘的就有很多位。”

    “可是他并没有告诉我具体的身份,只是吩咐我走过问心路,来宗门寻他。”

    “这样?”守门人有些失望。“不过师妹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将你的事情向上禀报,你稍等片刻。”

    守门人自称是程肖明修士。顺便还给了一块玉简,让她阅读。

    原来玄鸿界是众多修仙界的一个小天地。

    玄鸿界的最高境界是化神期,大家尊称为仙人。元婴期的尊称为真人,金丹期的尊称为道者,筑基期的尊称为仙士或者仙子,炼气期的尊称为修士。

    刚刚的程修士应该是炼气期的前辈。

    虞曦正在消化玉简的内容,就发现有一个没有灵气波动的凡人女子,端了灵茶上来。

    “原来修士界还有凡人。”虞曦不小心念叨出来了。

    “当然有,我哥哥就是修士,我是凡人。哥哥将我接入宗门方便照顾。”女子开心地回应。

    虞曦闹了个大脸红。自己真的是太失礼了。

    点了点头,便端起灵茶,掩饰性地喝了一大口。

    纯净的灵气直灌丹田。

    “赶紧运功!”女子紧张的声音响起。

    虞曦反射性地运用起刘道者传授的口诀,将这股凶猛的灵气慢慢同化。

    “你真是大胆!”女子拍了拍胸口。

    虞曦红着脸。

    “抱歉,让你费心了。”

    女子一愣,便呵呵笑起来了。

    虞曦正想说什么便看到程修士进来了,赶紧站起来行了一礼。

    “哎呀!师妹不必多礼。快快随我去主峰见见掌门真人。”

    “掌门真人?”虞曦吃惊,玉简中所介绍的入宗流程可没有这一环节。

    “是,没想到师妹所说的刘道者便是掌门真人的师弟,刘光恒刘道者。”

    虞曦委婉地避过了程修士伸来的手,小心翼翼地迈上了大约四寸大的飞剑。

    程修士不曾在意,非常兴奋地诉说了刘道者的事迹。

    可惜虞曦没怎么听。因为她全身心都在绷紧,努力让自己适应飞剑。

    程修士看着沉着冷静的虞曦,心里赞叹不已:炼气一层而且第一次上飞剑就表现得如此不凡,果然是人中龙凤。

    于是,误会就诞生了。程修士更加热心了,讲得更加兴奋。

    好几次都要让虞曦尖叫起来,还好她忍住了。

    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到了主峰。

    虞曦苍白着小脸,辞别了依依不舍的程修士,手脚发软地跟着一位叫张晗的女修士走进主峰。

    这位张修士倒是很认真地带路,一路上只是稍稍提醒她要注意的部位。

    比如说前500米要走之字形,每隔500米换一次走法等。

    主峰不是最高的峰,也不是最大的峰,却是整个宗门的阵眼所在。所以主峰的防备很森严,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都设有阵法。

    一个时辰之后,虞曦气喘吁吁地来到了一座宫殿前。

    极品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

    古色古香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虞曦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庄重地走进了宫殿门。

    殿内的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掌门,两侧站着或坐着姿态肆意的真人。

    整个大殿的气场瞬间让这个炼气一层的小女娃,吐了一口心血。

    “别吓到小家伙了,你们这群老鬼!”

    虞曦忽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果然自己是很渺小的,如果在座的其中一个要她的命,她连反抗的时候都没有。

    “小家伙你就是光恒小子说的有缘人?”还是刚刚那个清丽的女音。

    “是,晚辈是刘道者在世俗界引荐来贵宗的。”虞曦僵硬着身体行礼回答。

    “你真不错!哈哈哈……来我的红枫岭可好?”

    虞曦愣住了,这个她要怎么回答呢?她已经答应刘道者了,要和他再续因果。她看过玉简,这个就是要拜刘道者为师的承诺。

    “呀呀呀!媚颐师妹,你可是徒孙满堂呢!你就别和我们御兽峰抢人了!”干净而充满媚惑力的男音犹如天籁之音。

    虞曦好奇地偷偷看向来人。

    清秀佳人?噢!不不不,这是男子!应该是玉面郎君!

    “小家伙,本座如何?”男子俊美的脸笑若繁花。

    “好美……”虞曦傻傻地回答。

    “那来御兽峰如何?峰里有很多灵智已开的灵植可以认你为主哦!那可是一个强大的助力呢~”

    虞曦呆愣愣地准备说“好”。

    “好了!这是光恒师弟的徒儿。他闭关之前托我照顾一二的。”

    声音一落下,虞曦瞬间清醒过来了,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