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二十六章:又有神器出世

第五百二十六章:又有神器出世

    萧敬觉得自己失策了。

    不能这般啊,会出事的。

    他战战兢兢,为太子殿下开脱。

    他是宫里的人,宫里的人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皇帝和太子。

    弘治皇帝似乎没有看穿萧敬的心思,只以为是他在为少主开脱,这一次,表面的有些用力过猛而已。

    弘治皇帝道:“哎,其实方才……方继藩有一点说的对了,太子是个倔强的性子,他乐意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不乐意做的事,谁也不可能指使着他去做。他的这个性子,朕思来,不就是如此吗?就说这女红,方继藩能强逼他去做?终究,还是他天性使然啊。堂堂太子,居然对这等事感兴趣,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这大明的天下,朕还肯交给他手里?”

    “他呀……”弘治皇帝道:“他是越来越不像话啦,朕若是不收拾了他,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这天下的臣民。”

    不说还好,萧敬一为朱厚照求情,弘治皇帝便已经火起了,这样的逆子,看看他的身边,哪一个人不是敬畏着他,处处都在为他说好话,人人都对他抱有巨大的期望,他呢?他成日做这样的事?大明的江山社稷,还要不要了?

    历朝历代,有做这样事的太子吗?

    弘治皇帝咬牙:“明日命禁卫,将这逆子脱至御前,他若是再不悔改,朕非揍死他不可。”

    萧敬打了个寒颤。

    完了。

    他还是无法理解,为何自己明明是在状告方继藩带坏了太子,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这作的是那门子的孽啊。

    是了,那方继藩,简直是卑鄙无耻啊,方才竟对陛下说了太子谁也强逼不了,这不摆明着,是把一切的罪责,都推到了太子殿下身上吗?这家伙,真是太阴险了。

    “陛下……”

    “住口!”弘治皇帝尚在盛怒之中:“你休要说了!”

    萧敬打了个激灵,面如死灰。

    片刻之后,张懋觐见,行了礼,见萧敬死了娘似得,心里有万般的疑窦:“陛下,最新的军情,那鞑靼汗,以复仇的名义,纠集了四万铁骑南下,各处关隘,已经告急……”

    弘治皇帝却没心思管这个,这一次,是鞑靼汗临时兴兵,所能召集到的军马有限,毕竟鞑靼人分布在大漠各处草场,如此临时拼凑出军马南下,只能说明鞑靼人失去了理智,各处关隘,只要严防死守,不会出什么乱子。

    弘治皇帝抬眸,看着张懋:“张卿家,近来在外,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什么?”张懋愣了一下。

    弘治皇帝凝视着他,冷冷道:“你如实说来。”

    “臣……臣不知道……哪方面……”

    弘治皇帝淡淡道:“太子……”

    太子……

    张懋脸都绿了。

    难道……是因为……

    张懋矢口否认:“没……没听说过。”

    “你想狡辩?”弘治皇帝看出了张懋的慌张。

    “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懋只好道:“陛下,太子殿下年纪还小。”

    张懋终究不敢欺君。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了然了。

    “朕一定打死他!”

    他轻描淡写的道。

    果然还是传出去了啊。

    真不怕丢人。

    弘治皇帝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于是乎,目中杀气腾腾。

    ……………………

    西山这儿,根据花色和图案,朱厚照组织了一干在西山的妇人,已打出了上百件毛衣。

    第一次织毛衣,这一件,竟足足织了半个月。

    等方继藩回来时,朱厚照看着自己的成果,这贸易,乃是用染了绿线头和白线头的羊毛所织成,两种条纹相间,看着……竟像后世的……囚衣。

    当然,即便是囚衣,放在这个时代,其实也挺时尚的,方继藩让朱厚照试着穿了穿,里头……先穿一件里衣,随即,将这袄子脱下,换上了毛衣,这毛衣有些紧,朱厚照觉得有些不舒服。

    方继藩便道:“殿下,慢慢就好了,是这样的,殿下出去走一走试试看。”

    穿着囚衣的朱厚照,立即兴冲冲的出了屋子。

    其实他穿着袄子,还是觉得有些冷,可这紧身的毛衣一穿,便觉得有些燥热了,出了屋子,方才觉得凉快了许多。

    此时的毛衣,是纯粹的羊毛编织而成,西山的新建的防治作坊,已开始大规模的收购羊毛,进行方知。

    而纺织的机器,也是西山的匠人们在方继藩的指挥之下鼓捣出来的,借用的……乃是后世珍妮纺织机的样式。借用了飞梭和手摇式纺织方法,能极大的提高纺织的效率。

    无论是羊毛还是棉丝,都可最快速的纺成棉线和毛线。

    纺织的速度,足足比之从前的织机的五倍至十倍不止。

    在后世,人们通常认为,珍妮纺织机的出现,便是工业革命的开端。

    正因为纺织的效率大大提高,使得人们对羊毛和棉花的需求日益增大,这才出现了历史上著名的羊吃人运动。也因为珍妮纺织机的出现,使得家庭手工式的织造已经完全没办法和工坊式的织造相比,这珍妮纺织机效率太好,寻常的家庭,不可能花费巨资购买这等纺织机器,就算是买了来,难道你要给几十上百人制造棉线和毛线吗?

    因而,纺织业开始集约化的生产,家庭手工式的方式被工坊中效率更高,成本更低,且还花色更足、质量最好的纺织品直接按在地上摩擦,最终,自给自足式的纺织业,才彻底被击垮,人们开始倾向于,到市面上购买物美价廉的纺织品。

    现在,这纯羊毛的毛衣在身,虽然对朱厚照而言,有一些膈应,显得很不习惯,可这毛衣几乎贴在他的身上,密不透风,人在户外,非但没有感受到寒意,居然还觉得有些热。

    大抵是因为棉衣有些紧,身子又不断的运动,里衣和毛衣在一起摩擦,也产生了一些热量。

    朱厚照血气方刚,抹了抹额上渗出来的汗,又乐了:“说也奇怪,从前穿着袄子,总还觉得有风钻进身子里来,有些寒,可手脚却是冰冷的很,这毛衣在身上,便连手脚都觉得热乎乎的。

    废话……

    身子暖了,体内的血液流动加快,全身自然是热乎乎的了。

    方继藩知道,朱厚照此时觉得异常的热,还有毛衣有些紧身的原因,等穿了一段日子,便没有这样热了。

    可是毛衣的御寒效果,其实还是比袄子要好,当然,这两者之间,还可以一起搭着穿,那就基本上,无敌了,便是在辽东,那也再不畏寒冷。

    起初的时候,方继藩不敢折腾出珍妮纺织机,是因为他很清楚,这玩意一出来,效率的成倍提升,就意味着巨大的利润出现,在许多人还饿着肚子的情况之下,这一招若是让江北和江南的商贾们学了去,天知道会不会大规模的拔了庄稼,去种植经济利益更高的牧草或是种植棉花。

    倘若如此,粮食大规模减产,无数人是要饿肚子的。

    而今,粮食问题已经开始缓解,方继藩才敢做这等尝试。

    朱厚照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兴冲冲的道:“它比袄子好啊,比袄子好多了,袄子行动起来,多有不便,这毛衣穿着起初有些难受,可手脚却灵活的很,老方,你冷不冷,你冷,本宫脱给你穿着试试。”

    方继藩揩了揩冻得要流下来的鼻涕:“不用,我自个儿穿自己的。我自己织……”

    朱厚照鄙视他:“你瞧瞧你的针脚,那东西能穿。”

    方继藩嘴硬:“能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朱厚照叉着手,哈哈大笑:“咱们可以开始卖毛衣了,这毛衣打算卖什么价,少说也十两银子一件啊,你要知道,一件好的皮料,也大抵是这个价钱了,本宫觉得,那皮料味道怪怪的,且穿着也不舒服。”

    这个时代的皮衣,和后世的完全不同,因为古人没办法进行精加工,所以也不似皮衣成了炫富的工具,只是用来单纯御寒而已。

    再加上古人的工艺水平有许多的不足,即便是御寒,这皮衣的作用也是有限,御寒确实厉害,可挡不住漏风啊。

    方继藩乐了:“十两?不不不,得贱价卖,殿下忘了我们的初衷吗?我们是为了百姓们寻御寒之物啊,这种钱都挣,还是人吗?再者说了,咱们织的毛衣,半个月下来,总共也不过数十上百件而已,就算卖一百两,能挣几个钱?”

    朱厚照突然觉得有些窒息:“啥?白干了?”

    “卖一两银子。”方继藩伸出手,很认真的道:“殿下,这毛衣,只是样品,真正的本意,是卖毛线啊,织毛衣出来卖的目的,是告诉大家毛衣的好处,这织毛衣也不算什么难事,家里的主妇,谁都织的来,我们不能大规模的卖衣服,却能大规模的纺织,供应这棉线和毛线,殿下,懂臣的意思了吗?”

    朱厚照眯着眼,乐了,一拍方继藩的肩:“说好了啊,这纺织作坊,本宫有三成的股。”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