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两百零八章 美得让人窒息的画面

第两百零八章 美得让人窒息的画面

    有些事情,苏白并不知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苏白猜不出什么来,顾凡对熏儿的感情,苏白不确定是否是真假,但想来应该是有一些的,但是顾凡是为了熏儿然后申请去伦敦的一家医学研究院工作,这件事现在看起来明显是有待商榷了。天籁小说ww『

    其实,顾凡之前就一直在欧洲进修,只是在成立杀人俱乐部的那阵子,顾凡像是迫于家里的压力和意思才回国担任工作,这么想来的话,顾凡应该是当初在国外就收听到了恐怖广播已经成为一个听众了,而且再看看他之前展现出来的那一双天使翅膀,基本上可以差不多断定,顾凡是属于西方圈子的听众。

    苏白不知道广播是如何区分东西方圈子听众的,是按照地域分还是按照种族分?

    那个黑人听众,是东方圈子的听众,而作为一个中国官二代的顾凡,则成了西方听众,或者说,无论是片面断定是按照血统来分还是出生地来区分都不准确,可能,更多的还是按照文化认同度来区分。

    在苏白这一代人还年轻,年纪还小的时候,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推进以及互联网时代萌芽普及阶段的开始,刚刚决定摒弃之前自我的封闭想要拥抱世界的共和国政府在面对西方文化思潮侵袭时显得很是没有经验,几乎是主动地将文化区域板块拱手丢给了西方。

    差不多十年前的样子,读者文摘这种普及量最大的大众刊物上,最吃香的其实就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类的文章,中国老太临死前存够了钱终于买了房以及外国老太住了半辈子房临死前将贷款还完,诸如此类的西方鸡汤几乎侵袭了一代八零后和一代九零后前生代,自我制度、文化认同感被高度否定和怀疑,转而心甘情愿地拥抱西方的普世价值观。

    也就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彻底的普及世界交流加深再加上民智的开启,这种思潮才终于被遏止住了,美国的次贷危机人权战争种族歧视等等问题表露在中国人的面前,才让绝大部分中国人意识到其实国内国外,大哥不笑二哥,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而且一定程度上,国内其实更有优势一些。

    在那个时期,熏儿因为是共和国红色家族的子弟,而且自小也被既定了从政的路线,所以在思想程度上很坚定,楚兆则是每天在对抗自己父亲的家暴和强权,也没心思想别的,苏白已经开始着手接管财团里的一些生意了,所以更早熟一些,而顾凡,似乎在这种思潮里陷入得最深了,不光是在国外留学,之后也几乎差点就留在国外工作,他不喜欢自己在国内的家族背景和身份,渴望靠自己的能力去西方实现自己的价值和理想;

    苏白甚至在猜测,自己上次暴揍了那个鸟人之后,那个鸟人是不是将关于自己的信息传给了西方圈子的听众了,这才让顾凡注意到了自己,让顾凡忽然现,以前自己带着玩杀人幼稚游戏的仨傻包子里的一个,居然也成了听众而且实力让他都觉得有些心惊。

    再加上顾凡见面之后有意地在烘托那种“回忆四人”过去的氛围,还开导楚兆联系熏儿,种种情况都在表明,他在拉关系,他在企图恢复以前杀人俱乐部时期的那种亲密关系。

    再自恋一点,再深入猜测一点,

    苏白甚至可以认为,顾凡是在有意地拉拢和自己的关系然后构建一个通过自己和他所存在的东西方圈子两团势力的交流纽带。

    就像是像沙尔伯爵那个鸟人和西方那几个老喇嘛一样的关系,双方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买卖交易”和守望互助。

    毕竟,苏白是血族强化,这种强化认同感无疑让西方听众觉得更亲近一些,让他们本能地觉得虽然苏白是中国人,但是他既然选择了血族强化,那么很显然他对西方文化更为神往吧,而且,苏白虽然行为比较孤僻,懒得去社交,但是身边凝聚的和尚、嘉措以及胖子几个人,已经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了。

    “怂b,是不可能成为强者的。”

    这句话,与其是苏白在故意挖苦自己这位所谓的童年好友,倒不如是在拒绝他所代表的那个势力的邀约,要知道,苏白连国内听众圈子都懒得去结交,自然就更没那个意愿去和西方圈子结交然后做什么“带路党”一类的角色;

    而且,苏白的思想很简单也很纯粹,听众,想着怎么强大自己想着怎么活下去就可以了,再去想什么社交啊关系啊组织啊这类的东西,是一种舍本逐末的幼稚行为.

    说完这句几乎是实打实打脸的话,苏白转身,这次是终于走出了这栋凶杀现场房子,回到自己车上时,苏白从车子抽屉里取出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

    老实说,他不在乎楚兆怎么看自己,也不在乎顾凡怎么看自己,唯一的熏儿,自己似乎离她远点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当初自己送楚兆和熏儿法器,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这可能真的会害死他们,因为自己给他们什么,广播就会在下个故事世界里给他们增添什么难度。

    只是,熏儿应该快到她第二个故事世界了吧。

    苏白心里想着,按照那幅画的预演,熏儿会在第二个故事世界里死亡,好在现在广播处于停播状态,苏白决定再过阵子单独约熏儿出来聊一聊,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

    “扫墓去。”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想起了学姐亡魂告诉自己的事情,一群忽然出现的新邻居,浑浑噩噩却怨气深重。

    什么样的怨魂会浑浑噩噩却怨气深重?

    明显是有人压制住了他们,让他们即使是死后变成鬼还在承受着痛苦,却不给他们成为厉鬼的机会,这种惩罚,真的是堪比死后去阴曹地府下油锅了。

    苏白右手搭着车,左手摊开,一团煞气自掌心之中凝聚而出,僵尸的煞气,对鬼魂有着先天的克制作用,倒是可以做出这样子的效果,那些道士给僵尸额头上贴符咒,其实也是一种以煞制煞的手段,让僵尸体内的煞气紊乱起来从而压制住僵尸的凶残灵性,或者叫凶残本能。

    “还真是有意思啊。”苏白喃喃自语。

    是啊,比起一个忽然回来带着特殊目的的顾凡,还是那位是僵尸强化的听众更让苏白觉得有趣,杀人杀全家,株连满门,在最大程度上将广播赋予给听众的权力给挥到最大化,魔都,居然出现了这么样的一个正义使者一样的人物,虽然,手法很极端,也很残忍,甚至,有违人道;

    车子开入了公墓园,这里挺清幽,也很安静,苏白当初给学姐选在这里当家心意上至少是足够了,要知道现在阴宅的房价也在步步高升,人活着的时候想买个像样点的房子买不起,现在连死都死不起了。

    因为快过年了,所以前来扫墓祭拜的人很多,苏白下车后沿着幽径小道向上走时,看见了周围不少扫墓的人群。

    公墓园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在这里还有办公室,有点类似于小区里的物业,只是这里的物业是管死人的,其中清理杂草维护墓园环境是要任务,隔三差五也会请一些和尚道士过来念念经玩玩度,总之是要将阴宅附加值给提升到最高,不然怎么炒得起房价?

    苏白先走入了办公室里,办公室很大,专门的办事人员就有十几个,这还只是文员;

    其他人都在做着自己看的事情,或接待家属或整理着文件,一个小男孩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旁边放着一袋零食和可乐,手里拿着一本漫画册子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他应该是这里工作人员的孩子,小孩放寒假了,就带在自己工作的地方方便看管。

    苏白没去找其他工作人员,而是嘴角带着笑意直接走向了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可能年纪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着漫画册子,虎头虎脑的,看起来挺可爱,小平头,干净利索。

    苏白在小男孩面前蹲了下来,“看什么漫画啊,给哥哥瞧瞧?”

    小男孩很憨厚的一笑,将漫画册子对准了苏白,

    苏白看见了里面是一张张很细致的照片,不是漫画,而是一具具死尸,这些死尸被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造型,有在床上交配着的,有头被反着缝在脖子上的,有四肢错乱着的,当真是触目惊心,散着一种浓郁到令人窒息的黑色血腥嘲讽意味。

    “怎么样,好看么?”小男孩很憨厚地问道,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向一个大人炫耀自己的宝贝一样。

    苏白摇了摇头,“不行啊,可惜了。”

    小男孩急了,“哪里不行了?”

    “这么好的背景,这么好的尸体,你摆放出来后那种刻意的感觉太明显了,就像是现在的摄影艺术家也早就不再靠刺激夸张的画面效果来出名一样,现在得讲究一种叫做深度的东西,你这摆拍得,太做作了,反而洛了下乘。”

    苏白好为人师似地,蹲下来,从小男孩手中取过册子,翻开一页,

    那一页上是金国富一家惨死在饭桌边的照片,主角是金国富,金国富后背上皮肉被掀开拿刀叉固定起来做了一双肉翅膀。

    “这人,犯了什么错?”苏白问道。

    “强拆,活埋死了三个人,报复杀死了两个,打残了十几个。”小男孩很认真地一边想一边回答道,“其中有一个被活埋的小朋友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经常飘过来和我玩,他是和他爷爷奶奶一起被活埋的。”

    苏白点点头,“你看啊,这一双肉翅膀,很明显,大家都能读懂你的意思,也能看出来你在嘲讽的是一位代表着圣洁和正义的天使,但是也就仅此而已,在这张照片的那个角落里,也就是饭桌的那一面,坐着一个人,正在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制作你的艺术品却不敢和你动手,敢怒不敢言。

    其实,你应该等到他生气时那两双洁白的翅膀撑开时再抓拍的,一个死人的肉翅再加上饭桌对面上真正张开洁白双翅的天使,

    这讽刺意味,这b格,这深度,这对比,就全都有了,这样子,才能称为艺术品,堪比《最后的晚餐》那种。

    或者,如果还想要讽刺效果更进一步的话,你可以带一支鸡毛掸子,把鸡毛掸子上的鸡毛拔出来插在肉翅上,

    那画面,美得让人窒息。”苏白一脸陶醉地说道。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苏白,小嘴略微张开,眼睛里全是讶然,苏白的讲述,仿佛给他推开了通往深层次艺术殿堂的大门,

    “是啊,好美……”小男孩一边想象着一边赞叹道。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