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广播的……恶趣味 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广播的……恶趣味 下

    墙壁,不断地延伸,不断地扩展,苏白也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地面上已经从水泥地变成了瓷砖地,而且还有积水,显得湿哒哒的,让人很是难受;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周围还时不时地传出人来人往的脚步声,苏白的耳朵有些“嗡嗡”作响,像是刚刚站在爆破现场被震到了一样。

    脑子里,也一阵晕乎乎的,时不时地传来一种恶心的感觉。

    苏白清楚,这种感觉,应该不是恐怖广播环境变化带给自己的,自己的身体素质摆在这里,不会因为视角的变化以及眼前画面的模糊和震颤而让自己恶心眩晕。

    但是,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白站起来,一只手撑着墙壁,前面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走来,一直到走得很近了,苏白才真的看清楚她,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护士。

    护士?

    这里?

    是医院?

    苏白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好,很难受,很痛苦,这种痛苦,不强烈,却能够让苏白很是煎熬。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苏白不记得自己曾来过这个地方,事实上,苏白自小到大,他很少生病,也就是自己一个人去江浙沿海上学之后,参加一些极限活动或者是学跆拳道时偶尔受伤进过医院,之前从小到大,好像一次医院都没去过,因为自己似乎根本就不会生病。

    而且这座医院,年代应该挺远的了,有点类似于二十年前的医院感觉,没有现代化医院的气息。

    苏白不知道恐怖广播设置这个环境是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何如此的不舒服,明明也没什么太重的伤势,哪怕只是有些脱力,但其实还是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以内,根本不止于此,真的不止于此。

    左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右手撑着墙壁,沿着这条医院走廊,继续地往前走着,他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而且每走一步,难受的感觉就更提升了一分。

    或许,

    这也是一种提示吧,

    因为自己距离让自己难受的地方,已经越来越近了。

    苏白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当他连支撑着站立都坐不起来时,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病房门,这个病房正对着这个走廊,算是拐角位置,其余的病房门都在两侧。

    是这里么?

    在这里么?

    苏白已经瘫倒了下来,他现在,居然不得不用爬的姿势向前进了,这是一种很难堪的方式,以苏大少的性格来说,让他跪下来行走,已经是一种侮辱了。

    然而,苏白内心中没有丝毫的愤懑,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因为他现在迫切地想周到前面那个病房里,到底有着什么,

    肯定,

    肯定,

    肯定是里面的什么,让自己如此难受!

    虚汗,已经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苏白感到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在不断地被抽去,但是内心之中的挣扎,却愈演愈烈。

    该死,

    这里面,

    到底是什么!

    苏白的一只手,艰难地伸出去,推向了病房门,

    好在,病房门并没有被从里面锁上去,只是虚应着,苏白的手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病房门就已经被推开了。

    里面,有三张病床,东西两侧的病床上都没人,正中间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从苏白这个角度上来看,可以看见枕头那边铺陈下来的黑色长发,这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她,会让自己这么难受?

    苏白想到了那个可能,

    这是,

    我的母亲?

    刹那间,在秦皇岛深海洞穴之中,那道蓝色虚影被弩箭洞穿的画面一下子出现在苏白的脑海中,也正是因为目睹了那个画面,苏白才一怒之下融合了地狱火散弹枪,不顾丝毫地后果,格杀了军儿跟铁子,也正是因为那件事,自己才会被发配到这个以惩罚为目的的故事世界里。

    这,

    真的是自己母亲么?

    那么,当初自己的母亲生病了,所以自己曾经被父亲带着来过这里看过母亲?

    因为自己那时候年纪太小,所以这段记忆已经根本不记得了?

    如果这个床上的女人不是自己母亲的话,如何能解释自己这莫名其妙地难受感觉?

    苏白奋力地向前爬,但是越靠近那张病床,苏白的力量就越来越小,等到苏白终于爬到病床下面时,他整个人身上已经被冷汗彻底打湿,重重地喘着气,却丝毫力气都提不起来。

    床上女人的呼吸声,悠悠然地传来,听到她的呼吸声,苏白的内心中,也变得安静了许多,仿佛找回到了一种陌生且熟悉的感觉。

    苏白就这么靠着,他无数次地想要站起来,真正地看看这个女人,但是身上真的是一点力气都压榨不出来了,这种无力感以及近在咫尺地期待感,不停地折磨着苏白。

    “啊……啊……疼……疼……好疼……”

    忽然间,床上的女人开始喊疼,

    声音很急促,来得很突然。

    苏白也打了一个激灵,听到这个女人喊疼,苏白的心绪也一下子乱了起来。

    女人伸出手,按住了身边的一个按钮。

    很快,病房门被推开,一个女护士走了进来,她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情,但是进来之后却发出了一声讶然:

    “呀,要生了!”

    女护士马上跑出病房门去喊医生。

    什么?

    要生了?

    躺在病床下的苏白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的母亲,要生了?

    自己难道,还有一个弟弟?

    苏白皱起了眉头,他强撑着想要再站起来,却还是失败了,他真的莫名其妙地什么力气都没了,真的是有心无力了,苏白愤怒无比,这种无力感,让他万分难受。

    一个医生跟另外两个护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我就说她预产期到了,她的家属偏偏不听,一定要顺产一定要顺产,真是封建迷信得可以!”男医生进门后就开始抱怨起来。

    “这是家属的选择,我们没有办法干涉,现在就准备吧。”身边的一个护士说道,“准备手术室。”

    男医生深吸一口气,将对那些迷信家属的怒火压制住,当即道,“同时要准备好剖腹产手术,如果顺产不顺利,就果断实行剖腹产,我们是医生,不能允许那些家属胡来!护工呢,护工呢?”

    很快,一个护工推着一个担架车进来,两个护士当即掀开了被子,扶着女人先下来,然后让她躺在了担架车上,等会儿要推去手术室。

    因为苏白是躺在病床下面的原因,所以他只看见了女人的背影,这个背影,显得很是普通,而且,没有丝毫的熟悉感。

    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白整个人已经有些迷糊了,

    这个女人,这个肚子大了快要生了的女人,到底是谁?

    她是自己的母亲么?

    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自己?

    该死,这是恐怖广播故意的么,它故意让我看见我要出生时的画面?

    女人已经躺在了担架车上,准备被推出去送往手术了,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风忽然吹来,风中带着一种薰衣草的芬芳。

    男医生、护士以及护工几个人,全都昏迷了过去,躺在了地上,病房里,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沉寂,就连那个大肚子的女人,像是也已经昏厥过去了,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一件万分危险的事情,因为她的羊水已经破了,这个时候必须得生,容不得丝毫意外。

    苏白下意识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这个肚子里的孩子,

    是自己,

    是的,

    是自己!

    因为苏白感应到了,当病房里其他人都昏迷过去时,当自己母亲也昏迷过去时,自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种微弱的心跳,因为没了其他人的打扰,所以这股本来夹杂在其中很微弱很微弱的心跳终于被苏白清清楚楚地捕捉到了。

    肚子里孩子的心跳声,跟自己在一个节奏上,甚至产生了一种共鸣。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是自己,

    那孩子真的是自己,

    自己,

    快要出生了。

    但是,这个意外是怎么回事?

    是仇家寻上门来了?

    但是自己还是出生下来了,自己的母亲也活下来了,

    那么,

    应该是自己父亲及时赶到吧,毕竟,自己的母亲、他的妻子要生孩子,苏白觉得自己的父亲,应该就在附近,他应该很快就能察觉到然后立刻赶过来!

    是的,肯定是这样,也必须是这样。

    很快,病房门被慢慢地从外面推开,

    苏白先看见的是一双精致的黑色皮靴,在这个年代,穿这种皮靴的女人还是少数中的少数,这意味着这个女人的审美以及品味已经超前了很多很多。

    紧接着,苏白艰难地抬起头,苗条的身姿,美丽的身段,

    很快,

    苏白看见了这个女人的脸,

    “轰!”

    一声巨响,在苏白脑海中轰然炸开,

    这个走进来的女人,

    是……是自己记忆中的母亲!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婴儿时的我,在一个不是我母亲的女人肚子里?(未完待续。)

    :。: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