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三章 是情敌啊(1/2)

因是四人私下里聚会,有些谈话不宜外传,所以便将房间中的仆人都赶出去守在门口。这会儿房俊内急想要出去方便一下,一手推开房门,一只脚刚刚迈出去,便有一人从门旁一侧正巧走过来,差点将他撞到。

房俊心里一沉,抬眼看去,却见到自己这便带来的几个仆人都站在门口,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以为是有人藏在门外偷听……

不过既然仆人都站在门口,自然不会有人偷听。

他这才定睛看去,却见到一人锦袍玉带,面如冠玉,正站在面前对自己怒目而视。

房俊啧啧嘴,奇道:“阁下差点将某撞倒在地,为何却反而一副义愤填膺、备受欺凌的模样?”

男人见漂亮女人,总是会几分宽容,哪怕对方无理取闹;可若是男人见到一个漂亮男人,非但不会有更多的宽容,反而会极度不爽。

长得帅你就可以唯所欲为啦?

所以房俊出言并不客气。

对方眼神闪烁一下,一步不退,而且欺上前一步,几乎与房俊面对面,声息可闻:“原来是越国公,难道您位高爵显,就可以恣意妄为,颠倒黑白了不成?”

房俊蹙眉,目光锐利的看着对方。

本就是自己先开门走出来,然后对方走得太快撞了自己,这只怕走到天边都是自己占理吧?退一步讲,那也只是一个意外导致的误会,可对方张口便将自己摆在弱势的一方,占据道德制高点,好像完全是房俊仗势欺人蛮不讲理一般……

真心话,最近这几年,满长安城的纨绔公子、世家子弟还没人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嚣张。

他负手而立,目光直视着对方,缓缓说道:“既然你认得我是谁,那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现在,道一句歉,鞠一个躬,我便只当没听见你刚才的话。否则,后果自己承担。”

这两年他地位渐高,年岁也渐长,性格倒是比先前沉稳许多,更多的时候讲究以理服人,而不是当年一句话说不来便拎着拳头砸上去。

尤为重要的是,地位、权势的增加,使得他名声在外,提起房府二男那个棒槌,谁不是谈之色变,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在他面前玩豪横?

可是我自己沉稳下来,不愿意跟你们这些人一般见识,你们这些人却也不能将老虎当病猫吧?

面前这位眉目疏朗、面如冠玉的青年非但不怕,反而掸了掸衣袍,挺起胸膛,一脸蔑视的讥笑道:“嚯,好大的口气!不过是依仗陛下之宠幸,父辈之功勋,就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是非曲直,自有公理,休想用身份压服在下!在下固然比不得越国公之地位权势,却也是一条铮铮铁骨的汉子,宁折不弯!”

“嘿!”

房俊忍不住笑了一声,颔首道:“很好!似你这般有趣的人,某这几年很少见到了。来人,服侍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脱了他的裤子,试试他到底是能弯还是能折!”

“喏!”

站在门口早就跃跃欲试的亲兵家仆当即冲上去,七手八脚便将那青年摁在地板上,有人伸手扯断他的腰带,去脱他的裤子……

“房俊!焉敢如此欺我?”

那青年吓得一张脸都白了,挣扎大叫,宁死不从。

他以为房俊会打他一顿,那他绝不还手,定要给房俊戴上一个仗势欺人、恣意凌辱的大帽子。或许律法不能惩罚他,可是此事传扬出去,房俊的名声就会臭大街,而自己便是那个不畏强权、宁折不弯的真汉子!

反正凭借自己的家世,房俊也不敢将自己当真如何,顶了天就是打一顿……

可他哪里想到房俊居然不按套路走,居然要这般凌辱于他?

这若是当真被扒了裤子,摆弄的一会儿弯一会儿折,房俊的名声怎样姑且不论,自己算是再也无颜见人了……

“放开我!房俊你敢!你可我是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