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七章 贺兰敏之(1/2)

房俊啧啧嘴,笑道:“瞧瞧这话说的,妹夫我如今忝为书院司业,安排自家子侄入学有何不可?”

武顺娘便红着脸儿,眼眸如水。

她虽然是妇道人家,却也听闻如今书院名额难求,尤其是对于关陇贵族们来说更是如此,想要将子弟送入书院就读那可当真是千难万难。别说是贺兰家了,就算是长孙、令狐、侯莫陈那样的关陇中坚,也对书院之名额垂涎三尺、求之不得。

她也并未想过求房俊网开一面,让自家儿子弄进书院里去。

朝堂之上的争斗离她有些远,但贺兰家也算的关陇大族,整日里耳濡目染,故而清楚看上去哪怕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背后的博弈却也有可能牵涉深远广泛。

尤其是贺兰家的立场与房俊素来不和。

此刻听闻房俊主动要将这等外人看来千难万难的名额送给自己的儿子,难免又惊又喜,只是惊喜之余,也有些羞涩难耐。

只是她掩饰得极好,断然不能被媚娘给察觉去……

强抑着心中兴奋,喝叱儿子道:“傻愣愣的,还不赶紧谢谢姨父!这可是多少世家子弟求都求不到的机会。”

就她所知,贺兰家的一众小辈便尽力谋求进入书院,却始终不得其法。贺兰越石还曾让她前来相求房俊,希望能够对贺兰家网开一面,可她哪里好意思上门?

若是没有与房俊之间的关系也就罢了,左右不过是一个亲戚,答允不答允的都没啥,可既然有了那曾关系,自己再上门请求,岂不是成了有所图?

她连为了自家儿子都不上门相求房俊,就是不想被房俊以为她是有所图谋,又岂能为贺兰家的那些狼崽子开口……

孰料她固然兴奋欣喜,贺兰敏之却并不这么想,看了看母亲,然后对房俊说道:“我不想去书院。”

武顺娘顿时恼怒,柳眉倒竖怒叱道:“放肆!你可知这是许多人求也求不来的机会,居然还敢不知好歹?皮子又痒了是吧!”

房俊笑呵呵的看着甚少流露出这种与平素温婉柔顺气质截然不同的武顺娘,直将这女人看得面红耳赤,禁不住说话声越来越小,终于垂头不语手足无措,这才玩味的看向梗着脖子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贺兰敏之,玩味道:“小小年纪就这般不经尊长,当真是欠管教得很。”

贺兰敏之瞪着眼睛,不过终究忌惮房俊,不敢太过放肆。

武顺娘唯恐房俊嫌弃自家儿子,赶紧小声儿道:“这孩子爹死得早,我一个妇道人家又不会管教,只能劳烦妹夫多多看顾,也不指望他能出人头地,可好歹将来能有个前程,我也算是对得起他死去的爹。”

武媚娘便拉着姐姐的手,安慰道:“姐姐说得哪里话?我和二郎是他的姨娘、姨父,有我们在,就算贺兰家不管,也断然不会没了前程。”

贺兰敏之瞪着眼睛抿着嘴,小小的娃娃却很是倔强,鼓足勇气对房俊说道:“姨父,我不想读书,我要练武!”

他聪明得很,知道这里头必然是房俊说了算,所以也懒得跟母亲姨娘废话,只要搞定房俊就好了。

房俊却不理他,看着武顺娘道:“这孩子甚是聪慧,只要管教得当,许是一个有出息的。只不过竖子顽劣,想要好好管教,难免让他吃点苦头,不知姐姐是否舍得?”

武顺娘连忙道:“妹夫愿意管教,那是他的福气,还有舍得不舍得?我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见识,妹夫乃是当世英豪,随意你管教惩戒,只要留得他一条小命给他爹延续香火,其余勿论,哪怕是打折了腿,我也断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埋怨。”

在她看来房俊那是什么人?未来的宰辅啊!

只要他肯管教自家儿子,那就是一份恩情,有这份恩情在,自家儿子一辈子都算是房俊的弟子,岂止是前程无忧,几辈子的福荫都攒下了……

房俊就笑呵呵的看着垮着脸的小朋友贺兰敏之,道:“那行,既然姐姐这么说,我也就不见外了。小子,过了年我就派人接你去书院,那里头来自天下各处的天才少年汇聚,到时候你小子若是给我丢人,我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贺兰敏之到底年岁小,又摄于房俊的威风,只是不敢大吵大闹,只能眼泪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娘,哀求道:“娘啊,我不想读书。”

武顺娘狠了狠心,道:“男儿汉大丈夫,想要有出息不读书怎么行?咱们在家里如何受欺负你也知道,若想将来给娘和妹妹撑起腰来,你就得吃得苦,有出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