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备受打击(1/2)

有人举报你要造反,那么老子就要彻查,至于查不查得出来老子不管,甚至于由此给太原王氏带来的恶果更是与他无关……

这特么简直就是刷流氓!

王景其实心里并不害怕房俊彻查,就算借给房俊一个棒槌做胆子,他也不敢恣意构陷堂堂太原王氏,将太原王氏一杆子都给算成反贼。

李二陛下既然将王氏女纳入晋王府成为正妃,此中自然可见拉拢太原王氏之意,又岂能任凭房俊栽赃陷害?

可问题在于即便李二陛下不想对太原王氏怎么样,朝野之间的舆论却一定对太原王氏非常不利。

吴兴沈氏在皇帝心目当中不堪信任,是因为前有沈法兴啸聚江东揭竿而起,意欲割地称王坐拥江山,虽然那已经是陈年旧事了,但一个家族曾经翻越那样一道坎,达到那样一个境界,纵然最后沉沙折戟梦断烽烟,骨子里的那种优越性却是很难消磨的。

就如同一个曾经官居一品封疆一方之人,固然一时落魄发配边疆,心里却依旧时时刻刻都在怀念着往西大权在握起居八座的逍遥快意,只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便会愤而争先逆流而上,重拾往昔之荣光,绝不甘于平庸。

而太原王氏呢?

照比吴兴沈氏那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兴沈氏还好,毕竟只是一方豪雄,见到乱世降临朝廷倾覆,故而揭竿而起会战逐鹿天下,而太原王氏作为大隋最亲信的门阀,结果却是谋逆作乱。

开皇年间,王世充便以太原王氏子弟之身份得到隋文帝的赏识,虽然王世充并非太原王氏血脉,但其依附于太原王氏,尽得家族资源,故而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已经算是朝廷高官。

及至隋炀帝登基,擅于谗言观色的王世充更得到隋炀帝的宠幸,大权在握,后来更被任命为江都丞,负责为隋炀帝营造宫殿行宫,放眼朝堂,宠幸无出其右。

然而最终隋炀帝身死江都,王世充立即返回洛阳,扶持越王杨侗继位,他自己则被敕封为郑国公,官拜相国,加九锡,权柄滔天。此后王世充欲壑难填,居然逼迫皇泰主杨侗禅让皇位,篡位登基自立为帝,建国号为“郑”,年号“开明”,次年,将皇泰主鸩杀于含凉殿。

可以说,大隋一朝算是终于王世充之手……

无论吴兴沈氏亦或是太原王氏,都可谓“前科累累”,对于早饭谋逆算得上是“惯犯”,这样的人家若是心存异志,甚至暗地里招兵买马做些手脚有不臣之心,谁会不相信呢?

王景几乎可以想见,只要房俊大张旗鼓的展开所谓的“彻查”,无论结果如何,太原王氏自王世充之后休养生息数十年才略微恢复过来的名望,将会一夕之间荡然无存。

作为太原王氏的长子嫡孙,未来的家主,他岂敢让这样的局面出现?

只是此刻令他更为懊恼的是,这次主动请缨南下,原本心中已经有了完美的腹稿,自觉无论各方反应如何都在自己的谋算之内,就算房俊再是强势,也注定要在自己的串联之下吃瘪。

然而如今面对房俊,他才发现自己所有的胜算忽然之间消失一空,不仅处处受制,而且几乎毫无反抗之余地,只能任人牵着鼻子走……

自己为母守孝,结庐而居六年,经史子集不知诵读了多少,自诩深明大义乾坤在袖,可怎敌这初出茅庐,便遇上房俊这样一个根本不讲道理,处处以绝对实力碾压对手的人物?

……

王景坐在那里,脸上神色变幻,阵红阵白,有些恍惚。

李泰抿着酒,瞥了一眼王景的神情,心底嗟叹一声,好生的待在关中养望就好了,何苦非得要掺和进储位之争呢?

掺和也就罢了,干嘛非得跑到房俊面前耀武扬威……

放下酒杯,李泰笑了笑,温言道:“所谓的检举,也不过是一些并无实证的揣测而已,越国公固然有彻查之责,却也不可矫枉过正,定要仔细权衡之后再做定夺,否则万一误信小人谗言,岂不令亲者痛、仇者快?还应三思才好。”

王景顿时一愣,看向李泰。

他弄不明白,自己此行固然是针对房俊,但魏王李泰却也被牵扯在内,一旦自己事成,魏王此行接收那些产业货殖的念想就将彻底落空,此时更应当对自己切齿痛恨才对,又为何替自己说话?

一旁的房俊肃容道:“殿下所言甚是,微臣鲁莽,定会严格审查之后再做定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