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抵死不认(2/2)

长孙光越发觉得不对头,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好教司马得知,并无补充之处。”

薛仁贵又沉默下去。

账内唯有他手指在书案之上轻轻的叩击声……

就在长孙光大汗淋漓之时,薛仁贵站起身,自书案之后负手走出来,到了长孙光面前站定,一双锐利的眼眸狠狠盯在长孙光身上,缓缓道:“长孙校尉是不是觉得自己乃是长孙家子弟,本将便动你不得?”

长孙光的确乃是长孙家子弟,虽然不是嫡支,但是备受长孙无忌器重,尚未到弱冠之龄便独领一军成为校尉,距离将军也只有一步之遥。

他的曾祖长孙炽乃是长孙晟之兄长,曾官拜前隋民部尚书,祖父长孙安世亦曾为前隋通事舍人,位近中枢,其父长孙祥如今乃是太子李承乾的东宫功曹。

而长孙晟,乃是长孙无忌的父亲……

长孙光浑身一震,忙道:“末将不知司马何出此言?”

“哼!”

薛仁贵冷哼一声,心中怒极,到了此刻还敢装糊涂?

他上前一脚将长孙光踹翻在地,怒叱道:“本将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将事情详细道出,不管尔最后身犯何罪,本将会将你押赴长安卫尉寺审判,或许能够留得一个全尸。或是执迷不悟,妄图欺瞒本将,待到本将查出真相,定会将你阵前行刑,五马分尸!”

长孙光吓得一个咕噜从地上爬起,跪在薛仁贵面前,一脸惊恐之色:“司马何至如此?吾长孙家子弟世代从军,马革裹尸血染疆场者不计其数,末将不敢自比先祖,却也不敢妄自菲薄,此番冒死侦查敌情,不敢居功,却也不知身犯何罪?还请薛司马明示!”

他不得不抵赖,残杀袍泽、冒领军功,随便哪一样都是死罪,这会儿若是认罪,十个脑袋也不够薛仁贵砍的!

只能顽抗到底,赌薛仁贵手上并无证据,不敢将自己就地正法。

薛仁贵怒极而笑,厉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休怪本将不讲情面了!”

说着,他冲着账外大喊道:“来人!”

“卑职在!不知司马有何吩咐?”当即从门外走进两名亲兵,恭声应道。

薛仁贵道:“以本将之名,速速将长孙光所部一并擒拿,先弄清当日长孙光率众离城前往碎叶水方向侦查之时,其麾下尚有何人,然后将这些人尽皆擒获,分开羁押,大刑伺候,本将要知道他们那日到底经历了什么!”

“喏!”

亲兵领命,当即大步离开。

营地之中顿时一阵骚乱……

长孙光大汗淋漓,跪在帐中头都不敢抬。

他倒是不怕那些个兵卒招出一些什么来,毕竟只是一些寻常兵卒,纵然将实情道出,也很难据此将一个长孙家的子弟定罪,必须要有确凿之证据,铁证如山、人证物证俱全才行。

而那两个处置郑三娃尸体的兵卒,不仅是他的亲兵,更是他的家奴,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敢招认的,父母子女尽在长孙家的庄园里,自己一死,他们全家都得陪葬

可凡事都有意外,这件在他本应毫无纰漏的事情陡然之间被薛仁贵所怀疑,谁又能知道那两个家奴能否抵得住酷刑,咬紧牙关什么也不说?

万一将郑三娃的尸体掩埋之处供出来,那薛仁贵当场就能砍了他的脑袋。

不,只看自己残杀袍泽、冒领军功这等罪行之恶劣,在加上薛仁贵之暴怒,定然引起全军愤慨,届时怨声四起、兵卒们怒火勃发,说不定还真就将自己于全军面前五马分尸,然后残尸抛弃于荒漠之上,任凭秃鹫啄食、野兽啃噬……

薛仁贵又转回书案之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长孙光,冷声道:“长孙校尉莫要心存侥幸,一旦查出当日有高真行所部之斥候曾返回弓月城报讯,却被你半路截杀,并且冒领高真行所部之功,休说你一个长孙家的子弟,纵然是皇族子弟,亦是有死无生!”

长孙光头都不敢抬,咽了口口水,心中骇然。

事情的真相已经被薛仁贵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