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抵死不认(1/2)

站在大帐之外,长孙光深深吸了口气,勉力压制住心底的惶恐。

杀害那个高真行斥候队的郑三娃,绝非他冲动之举,先前高真行刚刚抵达西域从军之时,他便受到了长安家族之中送到的命令,即伺机铲除高真行。

安西军并非孤悬西域,事实上由于丝路的畅通,往来商旅如云,消息传递甚至比大唐一些个边缘的州府更为便捷,而长孙家与高家的那些个龌蹉,长孙光亦是早有耳闻。

故而,杀害那个斥候既能使得高真行孤立无援最终湮灭与阿拉伯人的铁蹄之下,完成家族交付的任务,又能攫取这一份报讯之功勋,一举两得,机会难觅,他出手毫不迟疑。

在他想来,高真行势必要惨死在阿拉伯人的刀下,陪葬的还有他那一队所有兵卒,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只要自己麾下当时在场的兵卒不说出去,谁也不会知道。

凭借长孙家以及整个关陇贵族在军中的影响力,谁敢出去胡说八道,“污蔑”他这个长孙家的子弟?

然而今天部队抵达碎叶城,扎营之时便有跟随薛仁贵前往碎叶水山口的将士传出话风,说是高真行率领那一队斥候死战不退,最后大抵是引爆震天雷与不少阿拉伯人同归于尽,死状凄惨,震撼人心。

消息在部队之中传开,所有人都沉默无言,敬佩得无以复加。

长孙光心中便有些不安稳了,他知道似高真行这般惨烈之结局,势必要上报兵部,最后甚至可能呈至陛下案头,事件之经过要尽可能的详尽,以便予以嘉奖,乃至于昭告天下。

万一这其中有什么漏洞……

就在他心中惴惴之时,兵卒来报,说是薛仁贵召见。

长孙光立马慌了神……

……

勉力镇定下来,冲着帐门口的卫兵道:“校尉长孙光奉命前来,烦请入内通禀。”

“长孙校尉稍等。”

卫兵应了一声,转身进入帐中,须臾走出,道:“薛司马请您入内。”

长孙光略一抱拳,即便身在军中也不失世家子弟风度,大步走入账内。

账内光线略有些昏暗,薛仁贵坐在一张木板临时搭成的简易书案之后,正在埋首案牍,处置公文。

长孙光上前两步,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校尉长孙光,奉司马之命前来,不知司马可是有何吩咐?”

账内既然无声。

等了半晌,长孙光亦没有等到回复,偷偷抬眼一看,薛仁贵依旧坐在书案之后处理公文,对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长孙光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垂下眼帘,心中惴惴,不敢多言。

账内再无他人,有风从窗口缓缓吹入,倒也不显沉闷,甚至帐篷遮挡住阳光,有些阴凉。

然而随着薛仁贵一言不发的处置公文,就那么将长孙光视若空气,这令长孙光心里的忐忑渐渐转化为恐惧,额头浮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足足小半个时辰,薛仁贵才将手中毛笔搁在案头,拿起放在一旁的手帕擦了擦手,又取过茶杯喝了一口凉茶,这才松弛了一下身躯,抬起眼眸,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长孙光。

“探得阿拉伯人入寇,且越过碎叶城直逼热海,在敌寇未能抵达弓月城之时事先预警,使得大军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更能够迎头痛击趁着敌人立足未稳取得一场大胜,此乃一等一的军功。”

薛仁贵先是对这份军功予以肯定,继而问道:“对于这件事,长孙校尉可还有话对本将说?”

长孙光沉默一下,道:“详细经过,末将已然在先前尽数告知司马。”

薛仁贵搁在桌案上的大手轻轻动了动,手指头叩击几下,又问:“可有补充之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