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毒计(1/2)

丘行恭急问:“陛下当真在为长乐公主招婿?”

李元景道:“此事本王亦有耳闻,确实如此。长乐公主与长孙冲和离之后,便一直未曾婚配,眼瞅着年纪越来越大,她的婚事,早已成为陛下的心病。哦,本王差点忘了,之前府上公子还曾欲向陛下提亲,只可惜……哎,是本王失言了,将军勿怪,勿怪。”

当着丘行恭的面,去狠狠的戳开人家的伤疤,谈论其丘神绩惨死之事,李元景自己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

太缺德了……

丘行恭一张布满横肉的脸上神情愈发狰狞,却也知道李元景乃是无心之失,断然不会嘲讽自己的丧子之痛,忍着心中痛楚,缓缓说道:“既然确有此事,那么简直是天助吾等!”

“怎么说?”

“王爷试想,陛下越是着紧长乐公主的婚事,自然对于所有诋毁败坏长乐公主名节之事物深恶痛绝。陛下性情刚烈,平素看上去宽厚大度,实则乾纲独断、刚愎自负,正如柴驸马所言,一旦陛下怒火勃发,即便是当朝勋贵,也能杀几个来泄愤!既然如此,吾等何不加以利用?”

柴令武连忙问道:“这如何加以利用?那房俊与长乐之间清清白白……即便不怎么清白,可说到底绝无真凭实据,谁敢揪着这件事,谁就是败坏长乐的名节,等来的必将是陛下的怒火,哪里有半点胜算?”

丘行恭狰狞的脸上阴仄仄一笑,看着李元景,沉声道:“没有真凭实据,那自然就是散布谣言、诋毁长乐公主之名节;可若是有真凭实据……那还是谣言吗?”

李元景愕然:“连‘百骑司’都查不出的事情,难不成丘将军居然握有证据?”

他又是兴奋,又是怀疑。

打倒房俊自然可令他心神舒畅的同时,更搬开了一块绊脚石,可是房俊纵然与长乐公主有私情,又岂能让丘行恭拿到证据?

杜荷与柴令武亦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丘行恭。

与李元景一样,他们两人也都想看着房俊倒霉……

柴令武是纯粹的意气之争,他与房俊之间势成水火,岂能愿意看着房俊一飞冲天,直入军机处成为陛下身边的重臣,从此登上青云、权倾天下?

而杜荷则纯粹是嫉妒。

他与太子自**好,平素更是对太子忠心耿耿多加维护,结果房俊投靠至太子殿下的班底之中,太子对他的态度立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时至今日,谁人不知太子殿下的真正心腹、辅弼之臣,便是房俊?

他杜荷的地位在东宫早已一落千丈,可有可无……

落差太大,心高气傲的杜二公子接受不了。

丘行恭狠狠一握拳:“没有真凭实据,那就制造真凭实据!”

李元景愕然当场。

柴令武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丘行恭。

杜荷则隐约想起当初房俊所说的一句曾经风靡一时的话语: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他觉得丘行恭已经疯了。

朝堂上下、大唐内外,谁人不知李二陛下最最宠爱他的嫡长女?因为长乐公主在长孙家受了委屈,李二陛下甚至差一点与肱骨之臣长孙无忌决裂!谁人不知李二陛下最是器重房俊?结果就是因为坊市之间流传着他与长乐公主的绯闻,结果屡次三番找茬责打房俊,甚至赫赫功勋亦被压制,降职削爵不知道多少回……

你现在要给房俊“制造”与长乐公主互有私情的“真凭实据”?

活腻歪了吧丘将军!

杜荷使劲儿咽了口唾沫,见到李元景颇为意动,心中顿时大急,连忙劝阻道:“此事万万不可!长乐公主乃是陛下的掌上明珠,稍有差池,吾等皆是粉身碎骨之境地!王爷,您刚刚可还说了要韬光养晦,切不可听信谗言忘却初衷,一脚踩进这滩泥沼之中,一时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