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出城偶遇(2/2)

桥身不宽,容不得多马并行,房俊只得降缓马速,勒着缰绳随在车队之后慢腾腾的过桥。

部曲们瞅着前面车队辚辚,马车奢华名贵,当中尚有一架房家工坊出产的四轮马车,马匹神骏,马上的骑士虽然穿着便装,但各个身材健硕杀气腾腾,且腰间尽皆悬带着横刀,看一眼就知道非是普通人家,故而并未上前催促。

慢悠悠的过了桥,房俊被日头晒得两眼声花,见到路面宽敞起来,便一勒缰绳,就待要加速自道路一侧超过去……

车队前方一名骑士策骑而来,倒得近前一拱手,恭声道:“末将见过房驸马,吾家殿下请您上车一叙。”

房俊一愣,正要询问你家殿下是哪个,便见到车队缓缓停下,中间那一辆四轮马车的车门打开,一个少年从中探出头来,冲着房俊微微一笑,招了招手。

房俊吸了口气,怎地遇见这个小狐狸?

不过人家乃是皇子,自己亦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虽然有些抵触与这小子见面,却也不能太过失礼。

只好冲着那骑士拱拱手,并未说话,策骑向前。

护卫四轮马车的骑士纷纷避让,且尽皆在马背之上以右拳击打左胸,这是骑兵之军礼……

房俊肃容颔首,身为大唐军中战功赫赫之人物,又刚刚擢升兵部尚书,所有将军一下军衔的大唐军人在其面前都要施行军礼以示尊敬,哪怕是护卫皇子的禁卫军……

倒得马车一旁,房俊翻身下马,自有禁卫上前恭敬的接过缰绳,房俊这才登上马车,进入车厢。

车厢内燃了檀香,清淡的香气幽幽,很是好闻。

晋王李治坐在一方雕漆茶几之后,清秀的面容满是笑容,微笑道:“姐夫好雅兴,这是欲前往骊山游玩避暑么?”

与晋阳公主一样,晋王李治对房俊的称呼亦是“姐夫”,且只称呼房俊一人,对于李二陛下的其他女婿,这位殿下尽皆称呼其官职甚或名字。

当初,他与晋阳公主一同居住于大内,目睹房俊百般宠溺晋阳公主,而晋阳公主对房俊亦是亲密痴缠,这令他非常羡慕。他亦对于房俊这个在年轻一辈当中嚣张跋扈却无人敢惹的姐夫很是钦佩,非常想亲近。

结果不知为何,这房二却对他总是有着一层隔膜,似乎很是不待见他……

久而久之,性情骄傲的李治难免有气,两人的关系愈发冷淡下来,反倒是李治被李二陛下圈禁于府中之后,房俊多次与魏王、太子等人前往探视,饮酒谈笑,关系缓和了不少。

房俊跪坐在李治面前,施礼道:“微臣见过殿下。”

李治摆了摆手,亲热道:“你我乃是至亲,何须这等俗礼?”

在他面前,房俊自然并无拘谨,事实上他的确是并不待见这个城府深沉的小狐狸……

他直起腰,看着相貌清秀的李治,奇道:“殿下何以出现在此地?”

这位可是被李二陛下给下旨圈禁了的,不许其离开府邸半步,今日却跑到着灞桥来,看样子似乎是前往骊山,房俊不得不问一问。

当然,料想李治也不敢做出私自离府这等胆大包天之事,想必是得了陛下之允准。

李治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亲自给房俊斟茶,似笑非笑道:“自然是求得了父皇之允准,前往骊山避暑,不然,姐夫莫非以为本王违抗圣旨,私自出府?”

说着,将斟满的茶杯推到房俊面前。

房俊哑然失笑:“微臣怎会如此想?殿下人中龙凤,素有翱翔九天之志,定然谨小慎微唯恐行差踏错,然能做出违抗圣旨这等授人口实之蠢事?对于殿下,微臣可是非常了得的,呵呵。”

李治眼皮子一跳。

翱翔九天之志……

娘咧!

你也真敢说,这等话语那是能形容一个皇子的?

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啊……

晋王殿下很是不满,这房二,太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