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出城偶遇(1/2)

神龙殿内皇帝与太子之间的对话,外人无从知晓。

但是中枢数位权臣之迁任,却给朝堂带来一阵剧烈的震荡,不过所有人在震撼之余亦保持着克制,毕竟,就在几天之后,朝会之上将会由皇帝亲自提议设立军机处,这更是头等之大事。

任谁都知道,李二陛下天纵之资,于三省之外设立政事堂,使得皇帝亲手处置之政务大大减少,但是权力、效率却未曾减弱半分,实乃开天辟地之良策。

而且李二陛下在削弱世家门阀垄断政治资源的同时,亦在推行“军政分离”之政策,意欲使得文官主政、武将治军,从此形成文武殊途之永例,使得军政之间减少相互羁绊、扯皮之情况。

而军机处,便是等同于政事堂一般的存在,即将成为帝国军务之中枢,与主管政务的政事堂分庭抗礼。

对于皇帝的初衷,几乎所有大臣都予以认可。

毕竟如此一来可以增添出若干个等同于宰辅职权的职位,可供大家予以争夺,一旦进入军机处,便会成为军方大佬,地位不低于政事堂的那几个宰辅。

权力,永远是政治之主题,所有的一切谋算都为了掌握更高的权力,谁能对此无动于衷?

于是,朝中各个派系行动起来,或是串联经略,或是相互试探,或是诋毁打压……

一场权力之盛宴,就在表面看似平静实则暗地里汹涌叵测之波涛下悄然进行。

距离婚期越来越近,房俊的事务也逐渐多了起来。

天气太热,长安城中酷暑难耐,房玄龄早已带上孙子前往骊山农庄避暑,顺带着进行《字典》最后的编撰工作。

高阳公主整日里会同诸位皇族姊妹游山玩水,武媚娘常驻城南房家湾码头,每日都是卡着净街鼓的最后几声才会回到府中,至于萧淑儿,更是整日里将自己困在小院儿里,读读书写写字,逍遥自在……

于是乎,对于纳妾的所有事宜便都堆到了母亲卢氏一个人身上,这使得房俊很是郁闷。

当初萧淑儿嫁入房家,亦是在高阳公主与媚娘的“不认同”情况之下,但即便如此,这两人亦是全程跑前跑后,将一切事宜安排得井井有条,各式礼仪未曾有一样欠缺,不需要房俊操半点心。

结果现在轮到那位新罗公主嫁过来,这两位立即撂挑子,不闻不问,置身事外……

房俊颇为头痛。

这是闹情绪啊……

可自己也冤枉啊,又非是自己贪恋美色意欲左拥右抱,瞅瞅咱这几个妻妾,从高阳公主开始,然后武媚娘、萧淑儿,再是如今这个真德公主,哪一个不都是皇帝硬塞过来的?

结果你们几个有气不去皇帝那里撒,都跟我着劲儿劲儿的,欺负人呐?

家中或许唯有卢氏一个人对这桩婚事怀揣着喜悦的心情,毕竟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儿子多纳几个妾多生几个娃娃,那才是最最令人开心之事……

不过卢氏虽然出身名门望族,治家有道颇有手段,但是有些时候亦难免拿不准主意,故而动不动便将房俊找回去,予以询问。

闹得房俊很是麻烦……

这一日,一大早便被母亲派人将他自书院喊回府中,问了一大堆琐事,又骂他不应当整日里躲在疏远享清净,更埋怨高阳公主与武媚娘两个善妒,放着一堆事儿不管各自顾着自己,尤其是武媚娘,若是依着她的精明干练,这些琐事哪里用得着她一个当娘的操心?

房俊脑瓜子都大了一圈儿,母亲卢氏的剽悍之气发作,那可是连房玄龄都退避三舍、避之唯恐不及的,房俊哪里抵受得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卢氏的喋喋不休,房俊借口连日无雨,担心骊山那边农田的情况,这才跑出了家门……

街上明晃晃的日头,将将到了辰时,酷热的暑期已然从天而降,就连街面上的青石板都似乎散发着热气。

连日未雨,整个关中都好似一个火炉一般,酷暑难耐。

街面上行人并不多,这个时辰除非有要事,谁也不耐烦在街上,稍稍走个几步便是一身臭汗。城内的达官显贵都阖家前往各自的农庄别苑避暑,整座长安城似乎都在这种酷热之中恹恹欲睡。

房俊带着几个部曲出了崇仁坊,策马沿着长街向着东直奔通化门,出了城门,顺着官道向着东南方疾驰,没多久便到了灞桥。

灞水潺潺,桥头两侧的垂柳没精打采的垂下枝条,纹丝不动……

倒得桥前,便见到一行车马正慢悠悠的过桥,马蹄子踩在青石板上声音清脆,不疾不徐,优哉游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