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提亲(1/2)

两个宫女引领之下,善德女王款款步入神龙殿。

一袭绛色宫装,紧裹着窈窕纤美的娇躯,发髻之上斜插着一支金步摇,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修美的脖颈纤细优雅,行走之间风姿绰约,若回风舞柳。

到得皇帝面前,盈盈下拜:“微臣觐见陛下。”

声若黄鹂,明脆清韵。

李二陛下端坐未动,上身微微欠了欠,面上笑容温煦,抬手示意道:“女王亦乃一国之君,与朕平起平坐,缘何自称微臣?呵呵,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来人呐,赐座!”

善德女王柔声道:“陛下九五至尊,君临天下,焉是吾这等寡民小国之首领可相提并论?更何况如今新罗庇护与大唐,早已再无女王之名分,甘愿为臣,效忠陛下。”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笑道:“甚好,甚好。朕非是刻薄之辈,新罗金氏既然效忠大唐,使得数十万殷商遗民能够认祖归宗,此功绩善莫大焉,朕定然予以厚赐。”

说话间,宫女上前在地席上摆设了一个蒲团,请善德女王入座。

善德女王又对跪坐在一侧的李恪颔首施礼:“见过吴王殿下。新罗乃苦寒之地,百姓困苦,殿下心存仁善,悲天悯人,还望好生照拂新罗百姓,使其安居乐业,再不受贫困之苦、强敌之虐。”

仪容端方,秀美贤淑。

李恪瞥了一眼那细腻白皙的脖颈,宫装亦无法隐藏的丰隆,心里咽了一口唾沫,赶紧将目光游移开去。

心忖父皇当真会享受,这等既有成熟之妩媚、又有纯洁之清冷,偏又身份高贵的女人,若是能够将其摁在身下恣意鞑伐,看她婉转承欢娇吟哀求,那种征服感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迷醉。

这样一个绝代尤物,父皇能够忍得住?

呵呵……

心中腹诽,面上却一丝一毫轻佻之色都不敢露出,李恪肃容颔首,沉声道:“女王陛下还请放心,大唐新罗,本是一家,固然新罗游离于汉家王朝多年,却依旧一衣带水、血脉相连。本王此去,乃是保境安民,使新罗百姓沐浴皇恩,受到大唐之庇佑,少有所养,老有所依。”

善德女王感激道:“殿下宅心仁厚,吾代替新罗百姓,谢殿下之仁德!”

言罢,敛裾施礼。

李恪忙道:“分内事耳,当不得女王陛下这般,快快请起!”

……

一番寒暄,善德女王才入座,跪在李二陛下下首,背脊挺拔,腰肢如松,华容婀娜,气若幽兰。

李二陛下命人奉上香茗糕点,这才温言道:“朕虽然一国之君,但是早年戎马生涯,亦曾冲锋陷阵,更喜欢军伍之中随意直接的气氛,是以,还请女王切勿拘束,不必太过在意礼节,随意一些更好。离乡背井,山水迢迢,不知女王在长安可还住的习惯?若是有何需求,可尽管同鸿胪寺官员提出,若是有何怠慢,亦可随时入宫,向朕觐见。大唐乃宗主之国,仁义之邦,断不会让女王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怠慢。”

善德女王连忙道:“多谢陛下挂念,微臣一切安好。”

旋即美眸之间雾气隐现,秀美的容颜略显凄楚,轻声道:“只是自幼生长在新罗,此番远隔万里,实是从未有过之经历,难免有些感触……不过无妨,唐人热情,长安繁华,纵使身在异乡,却也能够居之泰然。唯有一桩心事时常萦绕,每每思之,便寝食难安,心有焦虑……”

本是美人如玉、秀色可餐,这番黛眉轻蹙、温言软语,的确平添几分凄楚愁绪,吾见犹怜,令人心生呵护。

李二陛下面容微微一凝,正色道:“可是受到何处怠慢?且直言说来,朕自然为你做主!”

新罗内附,派遣亲王前往担任国主,此乃大唐一统寰宇之计划的开端,是要实打实的做出一个样本模范来,成为以后将各国纳入大唐版图之标杆,自此以后,遵照此例。

所以方方面面,都要努力做到完美无瑕。

尤其是对于金氏王族的安置更是重中之重,一应优待都是最高规格,比照大唐亲王,务必使得金氏王族以及往后各国的王族能够安心献出国土,在长安享受荣华富贵。

所以金氏王族之待遇,乃是样板。

现在看善德女王之神情,难不成是有哪一个不开眼的,居然罔顾圣旨,去找人家的麻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