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六章 追杀(1/2)

攻陷武川镇的唐军迅速集结,留下五百兵卒将俘虏尽皆驱赶在城中心看押,事实上契苾可勒撤退得极其果断,这导致双方在城内的战斗只是稍稍展开便宣告结束,薛延陀人弃城而退,唐军并未抓获多少俘虏。

缴获的辎重则看都不看,只选了健硕的战马带上,两万人一人三马,风驰电掣的自武川镇北门而出,追着薛延陀人的屁股便杀了过去。

萧嗣业被裹挟在追击的队伍中间,左右皆有兵卒时刻不离的看官他。

北风刮在脸上有若刀割,迎面而来的鹅毛一般的雪花使得他眼目迷离,心中却充满震撼。

房俊逼着自己承认“假传圣旨”之时,萧嗣业认为房俊不仅仅是要将他往死里逼,自己也在往死路上走。

一卫之兵力,居然妄想横扫漠北,直捣龙庭?

开完玩笑!

将自己当成卫青、霍去病那等绝世统帅,还是将数十万薛延陀人当成两只脚的牛羊,任你驱策肆虐?

你自己找死没人管,可是特么别拖着我啊!

萧嗣业心里充满怨念和讥讽。

然而刚刚发生在眼前的那一幕,却将他心底所有的幽怨和嘲讽击得粉碎……

他自幼生长在草原,后来又身为单于都护府的长史,平素尽是与胡族打交道,焉能不知薛延陀人是如何看重“阴山锁钥”的武川镇?

这座由北魏建造的要塞早已破败多年,在薛延陀崛起之后,屡次对其维修加固,城墙足足厚了一半,加高了三尺,城中常年屯驻的两万兵马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由铁勒诸部中另一个与薛延陀不相上下的契苾部名将契苾可勒统御,全军尽皆采用投降薛延陀的汉人军官依照汉人战法操练,战力极强,整座要塞固若金汤。

成为薛延陀最重要的军镇。

攻,可以作为桥头堡,大军出城便直扑白道,攻略漠南。

守,可以作为阴山之北的锁钥,死死锁住唐军穿越白道之后向北进入漠北大碛的咽喉。

攻守兼备,战略意义极强。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被薛延陀上下认为“永远不可能陷落”的军镇,在房俊率领的右屯卫面前,连一个时辰都未能坚守,便墙倒屋塌,彻底沦陷……

那种可以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产生开山裂石之威力的武器,到底为何物?

“震天雷”他倒是早有耳闻,据说便是房俊弄出来的火器,可是看那埋在城下便将一整片城墙瞬间有若豆腐渣一般炸得粉碎的东西,威力比之“震天雷”强大何止十倍百倍!

有了此物,天下间尚有何等坚城敢在唐军面前喊一声“固若金汤”?

还有那冒着烟可以毙敌于百步之外的火枪……

有着这等神兵利器,房俊真有可能直捣龙庭,覆灭薛延陀牙帐!

萧嗣业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怎地就鬼迷了心窍,受了一点委屈便想着干脆通敌叛国投奔薛延陀呢?

即便是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白道,去了夷男可汗的牙帐,恐怕最后也得被房俊给生擒活捉……

一步错,步步错。

一失足成千古恨!

自己要何去何从?

当真老老实实的待在房俊军中,等着这厮勒石燕然、封狼居胥之后,替自己说几句好话,让皇帝赦免自己的罪过?

*****

风雪漫天,前路茫茫。

契苾可勒骑在马上一路向北狂奔,心头满是悲凉。

固若金汤的武川镇,居然丢了!

直到现在,他耳畔依然回响着那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大震响,踩着马镫的脚依旧感觉到城墙坍塌那种虚浮。

多么坚固的城墙啊,居然在一刹那之间便分崩离析,倾颓成残砖碎瓦……

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真是天神助威唐军?

契苾可勒仰首望天,灰蒙蒙的天际满是铅坠一般的乌云,满目大雪。

“渠帅,唐军追上来了!”

后阵一个斥候拼命打马上前,追上契苾可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