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十三章 薛万彻坐困愁城(1/2)

这两人皆是草原上的豪杰,见多识广,且心思灵动,阿史那思摩很是信任,便问道:“如今陷入困局,薛延陀大兵压境,即便没有号称的二十万,但七八万总是有的,非是吾突厥可以抵抗,一旦开战,定襄片瓦不存矣!然陛下之命又不敢违背,进退维谷,该当如何?”

阿史那奥射设道:“明知不可敌而敌者,何其蠢也。皇帝的旨意是将突厥当作与薛延陀之间的缓冲,说白了,就是替死鬼,为大唐看守门户的猎犬。然而仅凭突厥之实力,其实薛延陀之对手?纵然突厥人都死光,亦不可能挡住薛延陀的铁蹄南下。现在马邑城的唐军明知薛延陀兵临定襄城下,却迟迟不肯发兵救援,定是其内部出了龌蹉之事,大汗尽可以率领部众撤出定襄,向南迁徙至马邑城下,寻求唐军庇护,将责任尽皆推卸给唐军将领,皇帝还指望着突厥屏藩漠南,必然不会责怪大汗。”

阿史那思摩颇为心动,这几乎与赵德言的建议完美契合。

只是阿史那奥射设是为了保全实力推卸责任,而赵德言却是要诱使薛延陀继续深入,直接与唐军对阵……

阿史那思摩又看向康苏密,问道:“阁下可有高见?”

对于这位“卖主求荣”的栗特人,阿史那思摩是非常反感的。当年颉利可汗对其非常器重,委以重任,结果颉利可汗在阴山一战大败之后又被唐军俘获,这位便巴巴的将萧皇后与隋炀帝的孙子双手奉给唐军,换取了功勋官职。

只是作为李二陛下监视東突厥的“眼线”,阿史那思摩非但不敢得罪他,甚至任何事都不敢予以隐瞒,现在他一心想要率领部众放弃定襄,后撤到马邑城周围,甚至直接撤回长城之内更好不过,但没有康苏密的支持是万万不行的,说不定这位就会在李二陛下面前上眼药,说自己未战先怯……

康苏密一张马脸又窄又长,好似一个猪腰子,此刻捋着颌下为数不多的几根黄色卷曲的胡须,眯缝着眼睛道:“大唐对吾等恩深情重,报效君王实乃应有之义,纵然粉身碎骨,又何惧此身?”

就在阿史那思摩满心失望拉下脸之时,这位话锋一转:“不过奥射设之言亦有道理,吾等即便愿意一死以报效天可汗,但薛延陀大军犹如洪水白灾,势无可挡,在无唐军策应支援的情况下,坚守定襄非是明智之举,除去战死之外,于事无补。还不如以退为进,主动回撤马邑城,与唐军汇合一处,合二为一,哪怕薛延陀当真悍然开战,亦可以将其一举击溃,而后从容收复定襄,实乃万全之策。”

他也不是傻子,当初裹挟着萧皇后与隋炀帝的孙子投降大唐,为的就是高官厚禄长命百岁,现在又岂会愿意将性命丢在定襄?

阿史那思摩心中鄙视——去特么以退为进,这人当真厚颜无耻……

不过面上却一副欣然之色,抚掌道:“不愧是当年颉利大汗亦要倚重之人,果然思虑周详、毫无疏漏!某就依从二位之言,即刻下令定襄城中的突厥族人立即收拾行囊,驱赶着牛羊牲畜,回撤马邑城,与唐军汇合!”

康苏密一脸尴尬,心里怒骂阿史那思摩没担当,自己怕得要死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长安享福,却还要将撤兵的这人推到他的身上……

*****

阿史那思摩在定襄进退维谷,马邑城内的薛万彻也愁的不行。

大军抵达好几日,每日里却仅有维持口腹的一点点粮食草料,一日之间连续催促宇文法数次,命其筹集粮秣供应大军出城前往定襄,却被宇文法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

现在北边军情紧急,薛延陀安于现状只是施压还好,一旦薛延陀发了疯悍然开战进攻定襄,他薛万彻就是严重的失职!

可任凭他嘴边起了一圈燎泡,心里火烧火燎,没有足够的粮秣如何出城与薛延陀对阵?

坐困愁城啊……

揪着头发,薛万彻茶水都喝不下去,使人将李思文与张大象唤来。

李思文是李绩的儿子,名门之后见识非凡,张大象的父亲更是足智多谋的张公谨,薛万彻自知自己上阵打仗勇冠三军,耍弄计谋就脑瓜子不够用,将两人唤来问计。

小吏奉上茶水,便被薛万彻赶走,待到屋内只有他们三人,这才火急火燎的问道:“陛下命吾前来朔州,乃是固守定襄威慑薛延陀,可如今坐困愁城,寸步难行,恐有负陛下之旨意,如何是好?”

李思文大咧咧道:“宇文法嚣张跋扈,敢同大将军极力作对,想必早有准备,马邑城中即便是有粮秣,亦必然早被其藏匿。以我之见,也只能暂且驻扎于此,反正定襄城乃是突厥人的地盘,即便被薛延陀攻陷也没什么大不了,吾等只需严守马邑城,便再无错处。”

薛万彻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错又不在我,我上阵杀敌一个顶俩,可是玩起阴谋诡计哪里是那宇文法的对手?皇帝知道我的本事,想来就算按兵不动,也不会怪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