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1/2)

居然敢以逃兵的罪名栽赃嫁祸,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

再者说了,不就是弄一顶大帽子意欲将人压死么?

我也会!

而且随手拽来一顶帽子,就比你的大!

你家不是突厥贵族么,怎么地,如此陷害一个在覆灭突厥的战斗中身负残疾的老兵,你是想要为那些死去的突厥人报仇雪恨呢,还是想要以此来唤醒突厥人心底对于大唐的仇恨?

若是再深究一些,这到底是一个家奴的意思,还是你们安国公府暗中指使,意欲重新找回你们执失部落昔日纵横草原、甘为突厥可汗帐下走狗之时的荣光?

……

执失思力浑身冷汗涔涔,一股来自骨髓深处的恐惧瞬间袭遍全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脸色苍白如纸。

他不是傻子,固然骄傲一些、纨绔一些,却也懂得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需此事传扬开去,朝中那些整日里瞪着眼珠子挑刺儿的御史言官们,必然会蜂拥而上,群起弹劾其父安国公执失思力!

而且,那些个呈递给皇帝的弹劾奏疏之上,写的什么他都能够猜得到……

至于皇帝会不会相信,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朝中那些个文臣武将,必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继续看着一个突厥贵族出身的大将统领重兵坐镇一方,只要将执失思力搬倒,必然会有人前往夏州接替他的职务,成为防御吐谷浑的重将!

而根据目前大唐的态势,覆灭吐谷浑只是迟早的事情,届时,一桩天大的功勋便平白的掉在脑袋上……

关陇贵族、江南士族、山东世家……这些对军权如饥似渴的政治势力,必然群起而攻之,将执失思力打倒之后,瓜分利益。

到那个时候,安国公府就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扑上来狠狠的咬一口。

那个时候,谁管执失思力到底怎么想?

谁管公道何在、是非黑白?

一朝家门破败,绝非不可能……

执失绍德脸色苍白,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渍,强笑道:“二郎说笑了,吾家忠心耿耿,天日可鉴,纵然有一二小人搬弄是非,又岂能蒙蔽圣天子?”

“出去!”房俊冷冷道。

“嗯……嗯?!”执失绍德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到确认听到的没错,顿时错愕当场。

这这这……岂能这般说话?

房俊面无表情,冷然道:“既然汝认为某是在危言耸听胡说八道,那汝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给某滚出去!”

执失绍德差点气疯了!

他堂堂安国公世子、九江公主的儿子,何曾遭遇过这等羞辱?

即便是当朝亲王,亦不曾这般将他当做豚犬一般呵斥!

脸面火辣辣的疼!

真想举起桌上的陶罐狠狠的砸在房俊的脑袋上,而后扬长而去!

然而,他不敢……

房俊刚才的话,已然犹如一根毒刺一般狠狠的扎进他的心里,一旦房俊当真将这件事捅出去,并且将其闹大,定然会有无数的御史言官蜂拥而至,落井下石。

与家中官爵、父母平安相比,再大的委屈、再大的羞辱,又算得了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一下暴怒的情绪,控制住不停抽搐的脸颊,执失思力咬着牙根,挤出一抹微笑,正欲说话,他身边跪在地上的段二却猛然暴起!

“混账!焉敢对吾家大郎这般无礼?你眼中还有安国公、还有九江殿下么?主辱臣死,今日吾与你不死不休!”

这人倒也有几分狠辣,知道今日之事自己怕是难以活命,与其束手待毙,还不如拼死一搏,拼了性命维护自家主子的声誉颜面,或许念在自己的功劳,能够照顾自己的儿女家人……

于是,这人恶向胆边生,居然从衣摆之下掏出一柄小巧的匕首,咬着牙面目狰狞的就冲着房俊扑去,手里的匕首扬起,寒光闪闪,狠狠的刺向房俊的前胸!

执失绍德惊骇欲绝,大叫道:“不可!”

上前想要拉住段二,却只拉了个空,眼睁睁的看着段二握着匕首扑了上去,吓得他肝胆欲裂,魂飞魄散!

那房俊是何等人?

房玄龄的儿子,皇帝的女婿,当朝县侯,检校兵部尚书……

既是皇亲国戚,更是朝廷大臣!

若是死于段二之手,整个安国公府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两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这段二简直疯了……

然而下一刻,他只觉得眼前一花,段二的身子便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房俊身前腾云驾雾倒飞着回来,“砰”的一声撞在另一侧的墙壁上,夯土的墙壁承受不住巨大的撞击力,“轰”的一声破了一个大洞,段二便从这个洞里飞出去,跌落在丈余远的地方……

房俊面前,姜谷虎姿势写意的将搞搞抬起的腿收回去,掸了掸裤脚,哼了一声:“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