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交锋(1/2)

什么叫“路边旁人亦可联盟结亲”?

自己分明都当着萧锐的面拒绝萧氏提出的联姻一事,难不成这萧氏却并未死心,还在觊觎自己的美色……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两人随意闲聊两句,马车停下,已经到了镇里最大的一家酒楼,这家酒楼显然亦是哪一个世家豪族的产业,居然全天对外停业,楼上楼下打扫的干干净净,就为了给房俊接风洗尘。

单就排场以及用心来说,的确是没什么不能让房俊满意的。

只是房俊深知这些世家豪族的嘴脸,面上的文章做得花团锦簇,大家笑意盈盈完美和谐,然而私底下却是肮脏龌蹉,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舍弃,前一刻对你笑嘻嘻,后一刻就对你捅刀子。

世家门阀最讲究礼义廉耻,因为这是他们赖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手段,实际上在暗地里,却最是不要脸……

一大群世家的掌权人簇拥着萧璟与房俊两人走入楼内。

店内的厨子大抵在一大早就开始准备食材,房俊上岸的时候估计就已经开始整治食物,这会儿人刚到,各式各样的美食便流水介一般端上来。

众人簇拥着让房俊坐上主位,房俊执意不肯,硬是将萧璟让到了主位上,自己在一侧相陪。

房俊不拿架子,大家自然放松了一些,都害怕房俊气势凌人使得大家抹不开面子呢,这会儿自然欢声笑语,气氛和谐。都是家族之中响当当的人物,待人接物各有一套,这等场合正适合发挥,你一言我一语,场面甚为融洽。

因为说到底,大家说的都是废话,未曾涉及自身利益,自然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只是这么一群江南地区的大人物汇聚于此,可不仅仅是因为房俊面子大,大家更关注的自然是切身的利益。

试探一番自然在所难免……

下首处一个相貌俊朗的中年文士举杯笑道:“侯爷莅临江南,实在是吾等江南人士之福分,若不是侯爷一手创建了华亭镇,吾等族中之产业焉能涉足海外,给大家带来如此丰厚之利润呢?在下借花献佛,敬侯爷一杯,聊表敬意!”

房俊眯着眼看了看这人,记得刚刚介绍此人叫包喜,出身延陵包氏……

便举起酒杯,笑着回应道:“包兄之言差矣,本官创建华亭镇市舶司,乃是遵从陛下旨意,岂敢居功?而且诸位切切不可对本官心存感激,本官乃是朝廷官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诸位只需依法经营、照章纳税,吾愿足矣!来来来,本官陪包兄饮一杯!”

说着话儿,仰头一杯一饮而尽。

包喜则笑得有些牵强,饮了杯中酒。

言语来去之间,双方虽然未必真正交锋,却已然触及对方底线……

如若这个包喜当真是江南士族推举出来的先锋,那么他话中的意思便代表了所有江南士族的意思:该给你的好处少不了,但是对于律法规章,你就得睁一眼闭一眼,得饶人处且饶人。

而房俊的态度更是坚决:依法经营、照章纳税!

真以为市舶司的开启仅只是为了你们服务的?那是国家机关,必须依照法度运行,谁敢不遵法度,别怪我不客气!

当然这话房俊未曾说出口,但其中未尽之意,诸人却都听得明明白白。

这棒槌果然不好说话……

萧璟一手捋须,面带笑意,似乎毫无失望之色。

坐在他下首的一位老者将手里的酒杯放下,迟疑了一下,道:“俗话说‘家国天下’,若是家境不安,何谈强国兴天下呢?现如今陛下东征欲成就千古霸业,已然在江南征集了大量钱粮物资,所有江南士家未有半句推搪埋怨,朝廷需要多少,吾等便上缴多少,谁又不愿意当一个精忠爱国之人呢?只是吾等固然家大业大,族中吃饭的嘴却也不少,负担越来越重,日子越来越是难捱,也需要朝廷多多体谅才是。眼下海外的生意也不好做,本钱太大,竞争太过激烈,实在并无多少利润,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依老朽看来,这商税是否能够下调一两成,让大家有利可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