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晋位九卿(1/2)

萧锐愣了一下,剑眉微蹙,略作沉吟,点头道:“父亲英明。”

朝堂争斗,非是生死仇敌,输赢起伏,此消彼长,不过是星月斗转,寻常事耳。赢时固然不能得意忘形趾高气扬,输了更要凝神静气潜心补救,花无千日红,人无百日好,输输赢赢胜胜败败,哪里就有注定的事情?

现在恶了房家父子,非但损失惨重,更要面临人家的报复,眼下首要之事非是嗟叹懊悔未能可竞全功,而是斟酌如何补救方能在房家的报复当中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官场之上,利益为先,必要的时候送过去一个女儿,实在是不当事……

萧锐又问道:“房家四兄弟,除去老四年幼之外,父亲属意与哪一位结亲?”

萧瑀道:“老三房遗则如何?”

想了想,萧瑀道:“去岁荆王曾有意将女儿许配于房遗则,甚至亲自登门求亲,结果却被告知房家已经早跟范阳卢氏订下婚约,荆王颇为不喜。有这么一档子事儿摆在前头,就算是父亲出面,想必房家也不会拼着得罪荆王而与吾家联姻……吾家之女嫁入房家为正妻的机会没有了,只能从吾家族女之中选一贤良聪慧者,自房价三兄弟当中择一,嫁之为妾。”

兰陵萧氏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士族门阀,随未曾列入五姓七望之中,却家门显耀血脉高贵,子弟盘踞江南声名显赫。就算《氏族志》将皇族陇西李氏列为天下第一门阀,萧、王、郑、崔、卢等等士族照样耻于其为伍,等闲不肯与其通婚,以免乱了血脉……

这样的人家,自然不会将嫡女嫁入房家为妾,只能从族人之中选择适婚之女。

即便是这样,照样可以令世间大多数门阀趋之若鹜……

萧瑀颔首赞同,长子虽然贪图享乐未有擎天之志,但毕竟天资聪慧,开拓不足,守成有余,兰陵萧氏这份家业在自己死后,想必亦能安稳传承。

萧瑀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问道:“那你认为哪一个合适?”

萧锐道:“大郎房遗直迂腐直率,虽然身为嫡长子,却绝非顶门立户之人才,在家中存在感极低。既然是嫁过去当妾,那干脆就嫁给房俊吧,此人虽然恣意妄为,但于男女之事上风评极佳,对家中妻妾也是颇多爱护,咱家的闺女嫁过去,也不委屈。”

萧瑀点头,眯着眼,精神有些不济,温言道:“那就这样吧,此事交于你处置,你回去好生斟酌一番,务必选出一个娴淑典雅聪慧明丽之女子,那房俊眼光颇高,一般的庸脂俗粉即便是有着吾家之血脉,怕是也入不得他的眼。”

“喏。”

萧锐领命。

兰陵萧氏乃是皇族之后,又数代居于江南钟灵毓秀之地,通婚联姻皆是当世名门,繁衍而出的后代自然容貌气质尽皆出类拔萃,选出一个相貌姣好聪慧明丽的女孩,自然不算难事……

*****

未至正午,圣旨已然抵达房家。

房玄龄仍在骊山农庄,房俊亦在衙门里未归,主母卢氏带着家眷恭迎圣旨,闻听陛下允准了房玄龄致仕告老,难免一阵唏嘘,自今而后,“当朝首辅”这等词汇便远离房家,纵然非是贪恋权势之人家,亦难免一时失落;可是当听到房俊已然擢升为检校兵部尚书,实实在在的九卿之一,刚刚失落的心情难免又飘扬起来……

家主虽然逐渐老去,往昔的风光已然不再,但二郎却犹如初升的太阳蒸蒸日上,这等年纪便已经身居高位,不久的将来遵循家主的步伐登阁拜相,指日可待。

卢氏又是失落又是欣慰,连忙请传旨的内侍入内饮茶,内侍却早已得了总管王德的叮嘱,哪里敢打扰?客气的连连推迟,只说赶着回宫复命,连一口水都没喝……

现如今谁还不知房二郎的运势已然一飞冲天不可遏止,万一这个时候被他误会惹得不快,那可是冤哉枉也。

送走传旨的内侍,卢氏领着一大群内眷呼啦啦回到正堂,将那副圣旨高高的挂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得意非常。

她将高阳公主和武媚娘拉到身边,叮嘱道:“家和万事兴,你们男人这么有本事,年纪才这么大就已经是九卿了,往后定能更上一层楼,位极人臣亦是可期。所以你们要戒骄戒妒,切切不可依仗身份便胡乱生事,将家中闹得鸡飞狗跳,我可不饶你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