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零四章 转机(1/2)

从杨妃的寝宫走出来,李二陛下负手站立在白玉石阶上,抬起头望着天空温煦的太阳,微微眯起眼睛。远方的山峦隐见青黛之色,用不了几天那一层一层的草芽便会破土而出,继而便是细柳抽条、杨絮纷飞,春天便来了……

即将过去的这个冬天不算是李二陛下所经历的最温暖的冬天,但是关中各地呈报的人口死亡数量却是李二陛下记忆当中最少的一年。

越来越多的贵族、农户开始广泛使用煤来取暖,关中处处皆是这种质地疏松的黑石,有些地方随意挖下去几尺便能发现,甚至有些山坡长年累月被雨水冲刷掉表面的泥土,便有黑黝黝的煤显露出来……

十斤重的煤渣,便能使得一户农家熬过一个风雪交加的寒冷夜晚,没有了严寒的侵袭,无数老弱病残都安稳的度过了这个冬天。

当然,最大的功劳还是要归属于那无数的来自于林邑国的稻米……

虽然口感不太适合关中人的口味,但是那也只是相对于钟鸣鼎食的贵族门阀而言,寻常农户平素甚少能够见到米面食物,到了冬天大多也就是麦子磨过之后剩下来的麸子皮……超低价格的稻米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也迫使关中的粮商不得不大幅度的降价。

李二陛下微微叹了口气。

煤是房俊首先利用起来的,而林邑国的稻米,更是他率领水师远涉重洋历经无数险滩暗流狂风骤雨之后,在林邑国杀得尸横遍野天威赫赫而得来的。

哪怕是最挑剔的御史,也得在这两方面承认房俊的功勋!

可是现在,自己却不得不忍痛让他去承认原本不属于他的罪名……

赏功罚过,此乃明君之所为。

然则自己这位一心超越三皇五帝、功盖千古彪炳史册的皇帝陛下,却不得不让自己最忠心、最得力的臣子背负屈辱。

这不仅是房俊的耻辱,更是他李二陛下的耻辱!

李二陛下有些后悔了……

名节重山岳!

浑不吝的房俊尚能谨守底线,死都不肯认罪以保全自己的名节,自己身为皇帝怎能为了利益便舍弃本心,随波逐流?妥协这种事情是会成为习惯的,当自己习惯了妥协,是不是一遇到困难便会另辟蹊径婉转相就,而不是一往无前三军辟易?

王德从远处匆匆小跑过来。

李二陛下知道这是又有了刑部大堂的情况,便抬脚走进左侧一个避风的亭子。

“陛下,有刑部大堂的情况送来。”

“朕刚刚眼睛被太阳晃得有些发花,你说说吧,现在是何种情形。”

“诺!启禀陛下,就在刚刚,长乐公主殿下前往刑部大堂……”

老神在在闭目养神的李二陛下霍然一惊,眼睛顿时睁开瞪圆,不可置信道:“长乐……去刑部大堂干什么?”

王德恭声道:“回陛下的话,长乐公主殿下是去给房俊作证。”

李二陛下目瞪口呆,仿佛听闻了世间最最不可思议之事……

“长乐给房俊作证?作什么证?”

“长乐公主殿下前往刑部大堂,证实那一枚此案当中极其重要的物证玉佩,其实是有一模一样的两枚……”

王德不疾不徐,将刑部大堂上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道来,不过夜只是完全以第三人的口吻和视角去阐述,没有一丝半点的主观情绪。

李二陛下默默听着,心中波澜起伏。

他一瞬间就猜测出杀害长孙澹的凶手必然是长孙冲,否则长乐公主绝对不会站出来为房俊作证!这是在无比的伤心、失望和惊骇之下,才会做出的决定。

好一个长孙冲!

虎毒尚不食子,而作为世家门阀的嫡长子,居然亲手将自己的亲兄弟害死一遍嫁祸旁人,简直就是冷血无情丧心病狂,与禽兽何异?

李二陛下怒气勃发,双眼都红起来!

朕当真是瞎了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