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朕心甚慰!(1/2)

李二陛下有些恼火,这女人怎地就这般愚蠢,就算为你的弟弟说好话,也不能这般无脑吧?

他正欲开口,便见到内侍总管王德匆匆自外间走来,到得近前先对两位妃子施礼,而后才对李二陛下说道:“陛下,刑部大堂那边传来消息了。”

李二陛下怎么可能不关注那边的情形?只不过大局已定,不可能陡生变数,是以有些心不在焉而已。

此刻见到王德的神情,心中一动,问道:“是何消息?”

王德略一犹豫,见到李二陛下并没有避着两位妃子的意思,这才说道:“房俊……不认罪。”

“嗯?”

李二陛下先是一愣,继而一股火气腾空而起!

不认罪?

你明明已经无法脱罪,朕答应你给你补偿让你顺势认罪,你居然违逆朕的旨意?

简直混账!

殿内气氛瞬间一滞。

杨妃察言观色,乖巧的闭嘴。

韦贵妃则怒气冲冲道:“他怎敢不认罪?人证物证证据确凿,他凭什么不认罪?”

在她看来,房俊若是不认罪,那就是韦义节的工作没做到位……自己刚刚跟陛下夸下海口吹捧了自家弟弟,这一转眼房俊就拒不认罪,这不是打脸么?

李二陛下气极,瞪着韦贵妃喝道:“闭嘴!”

韦贵妃正欲说话,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紧闭嘴巴噤若寒蝉……

李二陛下忍着火气,问道:“房俊那厮如何辩驳?”

既然不认罪,那就一定要有一个理由。可此案的关键就在那枚玉佩,若房俊能够说明也不会延误至今日。这一点无法辩解,那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认罪?

王德躬身道:“回陛下的话,房俊那……咳咳,房俊并未辩驳,他只是作了一首诗。”

“作诗?”

李二陛下眉头挑起,一听到房俊作诗他就心惊胆跳,唯恐哪一天那个棒槌浑不吝的劲头发作,作一首诗来将他这个皇帝也骂一顿,那岂不是要跟自己的儿子李泰同病相怜?

犹自记得那一首《卖炭翁》可是搞得青雀焦头烂额、声名狼藉……

“作了什么诗?”李二陛下连忙问道。

杨妃和韦贵妃也都看向王德,想要听听那号称大唐第一才子的房俊在刑部大堂之上能作出何等惊天动地的诗作来……

王德语气平缓,缓缓念道:“高才不沉没,奋笔动天幄……文成数千言,粲若玉就琢……拜官诸侯府,千文兹把握……愿君审兹术,名节重山岳!”

名节重山岳!

王德语气平缓,却丝毫无法掩盖这首诗那字里行间充斥着的傲然风骨、浩荡正气!

“……名节重山岳……”

李二陛下喃喃复述一句,长长的吐出口气。

自己想岔了啊……

本以为让房俊认罪,顺势让那些隐藏在刑部身后的牛鬼蛇神逐一现出原形,以便日后对付起来有的放矢。他心里也相信长孙澹不是房俊所杀,但是为了政治目的,他非但没有站出来赦免房俊,反而让他为了自己的目的认罪。

房俊能不能在三司推事之下脱罪是一回事,自己让他认罪则又是一回事。李二陛下心中觉得有些歉意,便向房玄龄承诺“一门两国公”的补偿。房俊不会想不到自己会对他给予补偿,房玄龄也不会不派人暗中通告。

在李二陛下看来,这个补偿已然足够优渥,更何况他还会一如既往的信任、重用房俊?

然则……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房俊。

名节重山岳!

这个浑不吝的棒槌平素行事嚣张肆意,却原来是那种小节有虞、大节不亏的刚烈之士!

宁愿激怒朕、宁愿不要朕的补偿,也绝不断掉脊梁一般俯首认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