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超牛的王玄策(1/2)

房俊扫了一眼礼单,现礼物还听贵重,看来王玄策虽然官职卑微,但家境不错。不过双方只是一面之缘,也说不上王玄策冲撞得罪了房俊,今日备下厚礼登门拜访,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今日登门,可是有事?本官不喜磨磨唧唧拐弯抹角,有事不妨直说,本官心中自有斟酌。”

房俊将礼单随手放在一边,开口说道。

洗漱一番,王玄策自己觉得浑身不得劲儿,似乎脸上的一个粉刺都在房俊面前无限放大,很是丢失信心。正如后世那些所谓的美女一般,不化妆怎能出门见人呢?

无奈眼前这个棒槌似乎不喜如此打扮,只好别别扭扭的站着。堂堂开国县侯、京兆尹的面前,哪里有他一个城门官儿的座位?

听到房俊问询,王玄策也知道人家冗务繁忙,能够抽空见自己一面都算给了面子,赶紧开门见山说道:“玄策自幼饱读诗书,不敢自夸学富五车,但是识文辩字当可无虞。素闻房府尹礼贤下士、胸襟广播,兼且最乐于提携后进,故此玄策冒昧前来,厚颜恳求房府尹能够征辟玄策,若能入京兆府充当一任书吏,则感激不尽,必当忠心报效、勤勉任事。”

房俊一愣,居然是来毛遂自荐的?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这可是王玄策,即便只是个刚出新手村的菜鸟,可他毕竟还是王玄策!

便爽快道:“忠心报效的不是本官,而是陛下,是天下苍生!为官一任,无论何种职司,心中必须抱着清正为官、造福苍生之信念,方能不负今天本官之提携。”

王玄策顿时大喜,大礼参拜。

自那日城门口阻拦房俊差点被撞死的事情生之后,忿忿不平的王玄策还是关注起这个贞观朝最年轻的封疆大吏。孰料不了解不知道,越是了解就越是惊叹,越是佩服!

瞧瞧人家这才多大年纪,就能干出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大事,任取其一怕是都可名留青史了吧?

而自己呢?

年纪比房俊大,到如今却也只是混了个城门官儿……

王玄策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从来都不会拿身世背景说事儿。固然房俊的老子房玄龄乃是当朝宰辅,必然会对房俊的仕途有着诸多正面影响,但是天下世家子弟多如牛毛,比房玄龄牛的人也不是没有,为何别家出来的就是酒囊饭袋,房俊就能一鸣惊人、鹤立鸡群?

这就是本事!

你得服气!

所以他觉得自己跟着房俊这样年青有冲劲儿的官员办事,那才叫做有前途!

今日他只是冒昧登门,却不想居然如此顺利!看来传言毕竟是传言,以讹传讹在所难免。外间皆盛传房俊睚眦必报,那日自己阻他入城,人家非但没有记恨在心反而提携自己,这才是官居高位者的心胸!

心中自是感激。

房俊却琢磨起来,因为王玄策着实不好安排。

人尽其用才是上位者的本事,王玄策是级外交人才,困顿国内执笔记事那是暴殄天物,他的战场应该在外交领域,一个脑袋一条舌头就能合纵连横,兴一国灭一国!

可是现在的王玄策缺少磨练,不可能拥有以后那种“一人灭一国”的强本领……

“玄策,本官欲使你前往吐蕃担任东大唐商号的掌柜,全权负责东大唐商号与吐蕃的青稞酒事宜,你可愿意?”

“在下愿意!”

王玄策嘴皮子都哆嗦了,瞅着房俊的时候眼冒星星!

东大唐商号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他自然再清楚不过,能够担任东大唐商号的掌柜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更何况青稞酒是啥?

那就是分裂吐蕃、延缓其国内改革家具吐蕃各个部落之间矛盾的大杀器!

这可是一等一的重用,相当于整个吐蕃与大唐未来数十年的关系走势都被他一手掌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