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卫公李靖(1/2)

李承乾心神一震,离座躬身道:“儿臣受教,谨遵父皇教诲!”

李二陛下神情和蔼了一些,满意的看着太子,温言道:“知子莫若父,为父自然知道你心地良善、待人宽容。但是作为皇帝,切勿以心中好恶而行事。无论何时何地,所作所为的一切出发点,必然要以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你身边的那些人,为父不予评价,你自己好生琢磨,哪些有用,哪些不仅无用反而有害。该强硬的时候,便是整个天下与你作对,亦要强硬到底!哪怕是错了,也得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所应具备的品质。否则人云亦云,只能将整个帝国陷入动荡,你要好自为之。”

皇帝虽未名言,李承乾却听懂了其中的含义。

皇帝这是在告诉他,如果你要造朕的反,那就一往无前将生死成败彻底抛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此,无论结果如何,朕都会为之欣慰,因为如果你造反成功,以后会是一个好皇帝!

反之,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就算是你造反成了,以后也绝对当不好一个皇帝!

就像是当初朕的兄弟危及到了朕的身家性命,朕孤注一掷,不管天下如何评价、史书如何记载,亦要奋起反击,哪怕是杀兄弑弟,亦要冲出一条血路!

做皇帝,要有强大的自信和坚定的意志!

李承乾浑身汗出如浆,瑟瑟发抖。

父皇这是在讽刺他在侯君集谋反案当中的所作所为,并且指明了他深知侯君集的动态,却不敢孤注一掷,而是鸵鸟一般躲在一旁,将主动权拱手相让。即便是造反成功,他李承乾如愿登上帝位,也不过是侯君集手中的一个傀儡罢了……

“噗通”

李承乾双膝跪地,五体伏地道:“儿臣……知罪……”

他不敢否认!

正如李二陛下的那句“知子莫若父”一样,了解父亲的也莫过于儿子!自己的父皇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承乾自然清楚!父皇话说到这里,已是认定了他在侯君集谋反案当中的所作所为,若是狡辩否认,必然惹恼父皇,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干脆认罪,承认错误,反倒能有一线转机……

果不其然,李二陛下喟叹一声,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长子,唏嘘道:“最是无情帝王家……身在皇家,父慈子孝就已经不是吾等所追求的生活状态,如何壮大这个帝国,如何将祖宗的基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使得吾李家世世代代成为天下之主,这才是吾等的责任!身在皇家,尊贵荣耀,却也失去了太多太多。世事就是如此,想要有所得,就要有所失。吾等家族在得到天下尊荣的同时,丢失的却也是人性当中最宝贵的那一些……”

大殿里沉寂下来,父子两个相对无言。

李二陛下心潮起伏,再无说话的兴致,挥挥手让太子离去。

李承乾默默的给父皇磕头,起身退出大殿。

殿外阳光明媚,连日的春雨已经一扫而空,空气中浸润着潮湿的气息。

李承乾微微眯起眼睛,站在台阶之上,半个太极宫尽收眼底。

得到,失去……

或许不用去选择,所有人在面对皇位的时候,都只有一个念头。但是正如父皇那样,在身登大宝、位居九五之后,夜阑人静之时,会不会都去深深的思索,究竟哪一个更重要的?

*****

卫国公府的后花园有一处大大的池塘,遍植荷花。此时荷花未开,唯有满池绿叶如伞,映衬得一池春水清幽碧绿。池塘周围绿树环绕,亭亭如盖,摇曳的树叶割碎了明媚的春光,倾洒在池畔一座八角凉亭里。

凉亭里,一老年一中年相对而坐,凭桌对弈。

中年人身材高大气度不凡,此时双眉凝聚,盯着棋盘上的走势绞尽脑汁,却依然全落下风,一条大龙被死死困住,形势不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