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湖畔(1/2)

历朝历代,储位之争都是充满了血雨腥风,聪明人都懂得要远离其中。虽然风险越高利益越大,但是这种波诡云翳的局势之中,稍有不慎便是身亡家破的结局,房俊又怎会愿意牵连其中?

他之所以先后劝谏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只不过是恰逢其会,冲着自己的良心多说了两句,若是要他亮明车马支持其中之一,绝对不干!

此时李二陛下这般问,房俊立马将头摇得拨浪鼓一般:“草民才疏学浅,且少不更事,能有什么看法?什么看法也没有!一切单凭陛下乾纲独断,草民只知忠心于陛下!”

李二陛下气笑了。

这小子小小年纪,何以学得这般油滑,简直如同衙中老吏一般,拍的一手好马屁……

便有些不悦:“难不成是你爹在家中曾有嘱托?你小小年纪,正是锐气风发之时,莫学你爹那等暮气沉沉之辈,但说无妨。”

房俊心说当我傻子呢?

好处一点没有,稍有不慎就掉坑里,脑子抽抽了才会当你的面表态!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你的儿子,你自己想打想骂自是随意,可别人挑三拣四,你心里能舒服?

干脆就垂下头,一言不发。

只是心里也在狐疑,这位皇帝陛下吃错了什么药,为何又敕封魏王李泰的官职,命令其年后就番,难道这是要死保李承乾的太子之位?

或许,是想到自古以来,从未有废太子得以善终的历史吧。

毕竟李承乾是他的嫡长子,是他与长孙皇后孕育的孩子,感情还是很深厚的。现在证实了许多事情都是长孙冲从中捣鬼,想来他对李承乾的厌恶也有所削减。

毕竟为了更宠爱另一个儿子而致使这个儿子下场凄惨,李二陛下心理有障碍……

见到房俊油盐不进,李二陛下也是无法。

所谓当局者迷,房俊从未进入帝国的核心阶层,更未曾参与到太子废立的讨论,想来应当有一番与众不同的见解。近日李二陛下虽然下诏敕封魏王李泰的官职,彻底熄灭了自己心中的易储之心,却总是患得患失,想要听听旁观者的想法。

可惜房俊这小子怕死怕得要命,将自己拎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不肯说……

李二陛下就有些不爽,可也没法子。

难不成大刑伺候,非得他说点什么不可?

就阴着脸,呵斥一声:“赶紧滚吧!”

房俊如蒙大赦:“诺!”

后退两步,转身就走。

开什么玩笑,寻常时候对储位只是唠叨几句也就罢了,谁会傻乎乎的当着你的面表态?

见到房俊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李二陛下愈发恼火……

*****

出了有些阴暗的神龙殿,房俊不由得舒了口气。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侍女从一旁走出来,弯着腰笑道:“给房二郎问安!奴婢是长乐公主殿下的侍女,吾家殿下请您去湖畔一晤,有些话想跟您说。”

房俊一愣。

长乐公主有事跟我说?

难不成是约炮……

“咳咳!头前带路吧。”

小侍女嘻嘻一笑:“二郎,请跟奴婢来!”

言罢,转身向神龙殿的西侧走去。

房俊亦步亦趋的跟上。

心里却是狐疑,长乐公主有何话要跟自己说?不是刚刚见过面么?

既然是不能再高阳公主面前说的话,想来是比较隐私的。

难不成,是长孙冲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能多看几眼这位秀外慧中的美丽公主,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