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难脱干系(1/2)

李承乾自后殿走回寝宫的时候,心事重重。

此次危机之根源,便在于韦正矩潜入皇家禁苑欲行不轨。到底是何等“不轨”之事?自然是两位公主。

确切一点来说,韦正矩的目标一定是晋阳公主。

可是一个名门世家的子弟夜半之时潜入皇家禁苑欲对公主殿下行不轨之事……这听上去很是有些不可思议。

皇家禁苑那是何等地方?禁卫重重守备森严,就算他能够偷偷潜入,甚至就算他能够得手,难道就不考虑后果?

朝野上下,无人不知兕子便是父皇的心尖尖,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摔了,宠溺得无以复加。

谁敢对兕子行下不轨之事,他难道就不考虑要如何承受父皇的滔天怒火?

只图一时之爽快,便将自己前程断绝、性命断送,甚至将家族陷入万劫不复之深渊?得是多蠢的人才能干出这等事。

实在是不合情理……

到了寝宫,便见到太子妃苏氏正陪着长乐、晋阳两位公主闲聊,太子妃不知前朝发生何事,笑容倒是灿烂热情,只是长乐、晋阳二人脸上却是强挤出一抹笑容,很是牵强。

见到李承乾走进殿内,三人赶紧起身见礼。

李承乾随意摆摆手,道:“自家人,何需多礼?都坐吧。”

走到主位坐下,看着长乐、晋阳,沉声可道:“九嵕山禁苑,到底发生何事?”

长乐瞥了晋阳一眼,便将禁苑发生之事说了,而后道:“原本,我们也只是想将那潜入之人身份弄清楚,然后教训一番也就罢了,顶多便是解送京兆府,依律惩处。谁知那位禁卫校尉却执意将潜入之人解送‘百骑司’,我们阻拦不得,只能任其行事。”

李承乾可道:“那校尉呢?”

长乐公主一脸无奈,轻叹道:“天明之后,‘百骑司’长史李崇真率领一旅精骑抵达禁苑,接管了禁苑之防务,随后便发现那校尉已经服毒自尽。”

这件事对于两姊妹打击很大,谁能想到就在自己身边,居然发生这样处心积虑的阴谋?

一直默不吭声的晋阳公主犹豫了一下,小声可道:“太子哥哥,那……那韦正矩,当真死了?”

李承乾瞅了她一眼,颔首道:“刚刚被解送至‘百骑司’便毒发暴卒而亡。”

“啊!”

晋阳公主轻呼一声,一手掩唇,明媚的眸子里水光闪现。

李承乾蹙眉看着她,轻声可道:“兕子,其中是否还有什么隐情?”

晋阳公主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啜泣道:“我只是想捉弄一下他,让他知难而退,从不曾想过要害他……”

身边长乐公主赶紧温言抚慰,好半晌,晋阳公主才平静下来,将自己派遣校尉前去诓骗韦正矩前往禁苑私会,却是打着将其当场擒拿,以“擅闯禁苑,欲行不轨”之罪胁迫韦正矩放弃求亲之事一一分说清楚。

一旁的太子妃苏氏瞪着一双明眸,秀眉的脸上满是震惊,见到晋阳公主自责的模样,赶紧劝慰道:“殿下不必自责,这等事谁又想发生呢?可恨那贼人必然早已埋伏在殿下身边,即便没有你诓骗韦正矩之事,也定会被他们寻到别的的机会,结果还是一样的。”

晋阳公主诓骗韦正矩乃是临时起意,可见那校尉必然是贼人早已安插在晋阳公主身边的内应,见到有机可乘便悍然发动,且事成之后立即服毒自尽,此等做派,乃是标准的“死士”。

纵然没有这回陷害韦正矩之事,那么以后得到机会依旧会发动。

这回是韦正矩倒霉,可若是下回倒霉的就不知道是谁了,弄不好这些人干脆对晋阳公主下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