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民国当医生 > 53.董事会(二合一!求月票推荐投资!)(1/2)

看着这名烧伤的女病人,上半身也就脸、脖子以及前臂部有被烧伤的痕迹,表皮破溃,带着大片大片的水泡,头发也有烧焦的痕迹,散发着……蛋白质被烧焦的味道,下半身衣物完好,而且病人本身神志清醒。

江来有些疑惑,他不太能想象女子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就像是……迎面被大火灼伤的,而不是从火场里出来的。

“埃琳是吗?怎么受的伤?”面对灼伤,江来还是觉得自己得谨慎一些,于是出声问着。

“哦……火,被火烧的。”见到穿着白大褂的江来,埃琳似乎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但再等到看见江来的华夏面庞,又不禁大叫起来,“啊!我不要你看病,换个医生!”

“这位女士,站在你面前的可是我们同仁医院的副院长,著名的外科圣手-江来,江医生!”满头银发的伯恩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江来身后,在听见了女病人的话后,语气都沉了下来。

他是亲眼见着江来这大半个月来的辛苦付出,更是在江来身上看见了作为医生的优秀品质,在他决定把江来当成接班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毫无顾忌的站在江来这边了。

“更何况,能进我同仁的,都是有着优秀医术与医技的医生。”

见到伯恩的埃琳,听了这番话,也只得呐呐,但依旧坚持,“我就是不要他看病!”

江来失笑,摇摇头,他可不会为了这种奇怪的理由而生气,更何况,到了下班时间,“那么教授,我就先准备下班了。”

伯恩脸色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看了看这个女病人的状态,虽然是烧伤,但看着就精神不错……就是这脸怕是要毁了,“泰勒,这名病人你们内科收治。”

“好的,教授。”泰勒,就是那名与江来争吵的高年资的内科大夫,在听了伯恩的话之后点头应下。各科的诊室,都是在一楼的,大厅里有个什么动静,都是能听见的,所以他也是在听见了呼救之后,来到的大厅。

实际上,他不想收这个病人,他虽与江来有争吵,但也尊重江来的实力,作为同仁的医生,他同样会维护江来作为副院长的尊严。

他不喜欢中医药,除了不是同一个医疗体系外,更是因为他觉得中医药真的没有科学论证,那些黑乎乎的草药里,成分不明,他觉得,作为一个医生,用成分不明的药物去治疗病人,是不负责任的。

而埃琳,在见到这样的处理后,也就哑了声,但很快,又叫了起来,因为疼的。

……

开着车,江来想着这个时代,老外那普遍的优越感以及国人普遍的自卑感,不由得叹口气,再想着自己的布局,一步步走过来的路,这都不是能阻止他向前的理由啊。

这个时代,有着太多人付出了,作为穿越客,他怎么能落后啊!

路上,他还看到了一群游行的学生,看着都是特别年轻的脸,举着横幅,高喊着口号,声势浩大,满是热血与年轻。

这些人里,不知有多少会投笔从戎,又不知有多少能活下去,而活下去的,也终将会成为华夏发展的基石,他们能让子孙后代,享受他们现在披荆斩棘带所去的幸福。

寒风呼号,傍晚的上海滩,依旧是喧闹。

哪怕寒冬,哪怕天快黑了,小贩们叫卖的声音一丝不减。他们希望能把今天的东西卖完,回家好热乎乎的吃上一碗饭。

大家都在很努力的活着。

……

“小少爷今天按时下班了?”张伯惊讶,在他印象里,自家小少爷总共没上几天班,能按时下班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数。

“嗯。”江来笑着点头,“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惊讶,老爷一定很高兴。”张伯也笑。

江来叹口气,他当了这么多年医生,没体验过几次家里有人等的感觉,但每次知道家里有人等着,就会让他觉得充满干劲。

“唔,张伯,其实你可以帮我爹……找个伴儿?”思考了一会儿,江来冒了这么一句话。

他和江继开都早就长大,对这些事儿都看得开。

江云廷虽说还管着家里的生意,但也不需要事事过问,最重要的是……他和江继开根本对家里的生意都没有兴趣,这么一想,江云廷确实寂寞了点儿。

如果能给江云廷找个伴儿,那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张伯看着江来,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因为,江云廷刚好站到了江来身后,表情精彩。

“张伯,你干嘛不回答?”江来失笑,“这又不是什么特别难以启齿的事情。”

江云廷脸色更精彩了,自己的事儿,还得儿子来关心?

莫名的,心里多了些感动?

不,分明是恼羞成怒!

“你什么时候找个媳妇儿回来,你爹我就什么时候给你找个后妈!”

江来听着身后的声音,赶紧转身,好笑点头,“嗯……不是,爹。你总得先找,以后我找的时候,就有人帮我掌眼。”

“滚!滚回房间去!”

江来于是赶紧溜了,心里全是好笑,但……他想让老江找个伴儿的事,却是真的。

……

林氏中医馆。

林衍一遍又一遍的翻着江来给他的同仁发展计划书,内心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真的要让这样一个年轻人驱使吗?

中医,真的能在洋人医院生根发芽吗?

能真的标准化起来?为世界所认同吗?

作为一名老中医,他经历过太多,林氏医馆,也走过了风风雨雨,他不知道自己是要守着医馆好,还是往前踏一步的好。

但是,光是想着江来给自己描绘的前景,便是他,也忍不住内心激荡。

三十年前,丁先生在广慈打擂胜了洋人,八年前,废止中医案出笼,到现在……中医界依旧做着斗争。

这是一个机会,哪怕他已经不是正值巅峰的壮年,也想要发挥一下余热。

是的,他不甘心。

老祖宗的东西,哪里能这么轻易的就丢掉啊!所以,即便是给一个毛头小子驱使,他也乐意。

那就,明天和洋人对上一对吧。

不去试试,谁怎么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

江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