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靠山好几座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国与家无相残(1/2)

,我的靠山好几座

还好,没用他回答,乾守义已经冷冷开口:“我乾家家训,首防家族内斗争权,乾家子孙之间不可因家业问题发生兄弟相残之事,这是铁律。”

这些是祖训,乾图自然明白,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你明白个屁,嘭……”乾守义连脏话都出来了,直接拍案而起指着乾图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全力支持你,就是要你弄死乾城。但你却忘记了,从什么时候我说你要学会接管家业,是因为乾城纨绔不学无术那一刻起。是他父母去世,他却不知振作,不好好上进起。”

“真要使用其他手段,还用得着你在这幸灾乐祸。这么多年,从他小时候到现在,真要让他消失或者杀了他,我不能做吗?乾家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在管理,这点事情难道我会用你教么?”

“我乾家关键时刻,主家要有将全部家产捐献给国家的觉悟。所以乾家从来不会亏待所有分支,从小家来说,咱们不继承乾家产业一样能在我这一代掌控数百年多种垄断产业。虽然大头交给家族,但咱们也一样能过得很好。我帮你争,是为了乾家,你虽然没什么天赋,不算特别聪明,但如果推上乾家家主之位,守城有余,这是我想要的。”

“你可以跟他争,可以跟比,可以斗,他出大错误一直不行,我会全力让你替代他管好乾家产业。但你要敢动了杀死他的念头,那你就不是乾家子弟。”

此时此刻的乾图脑子嗡嗡作响,思绪有些混乱,父亲这是怎么了?

但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来父亲虽然为难过乾城,也推着自己向上走,但总的来说还算公平。

可…可乾城现在不是以前的乾城了,就算他不是次次如同管理赌场那般行事,做出那般贡献,只要他不再像以前那般纨绔、废物,自己作死,按照父亲的意思,自己也没机会替代他啊。

“他…他现在这样,跟以前不同了,如果真这样下去的话,我还有什么机会吗?”乾图脑子有些乱,但这番话憋在心中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他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只要不是如同之前那般,那他就是金玉侯,乾家的新家主。你记住了,他自己出事是他的问题,但乾家人不能自相残杀,商场争斗、比拼损失钱财都可以,乾家人永远不能出现兄弟相残,争夺家产的情况,这是底线,这也是我的意思。”乾守义回答得很是干脆很是坚决。

乾图如遭雷击,向后退了一下,一下子被椅子碰到,人坐在了椅子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父亲。

“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再想想这么多年来我教你的事情,哪怕要推你上位,我何曾让你跟他兄弟相残。我乾家的传承跟秦国一样,乾家祖先见证了秦皇当年三子相残的一幕,也因为那个重新定了家规。秦国皇位传承也有了改变,现在是不允许出现兄弟相残那种事情,你要是想不明白,就好好在家读读史。明白了,我全力支持你做事,支持你跟他比上一比。”

“比……怎么比,有意思吗?如果这样的话,那您还让我争什么争。”乾图失魂落魄,也不管父亲是否喜欢听了。

“为什么不能争?为什么不能比,你要是真优秀,乾城自己不行或者他没有子嗣的情况下,支脉重新成为主脉也不是没有过。乾城之前是自己作死,我自然要让你去做好准备。只是不能相残,商业上的手段随便你使,怎么的,自家兄弟,你不杀他就不能争了吗?”此时此刻的乾守义,跟以往完全不同。

这话让乾图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扪心自问,他期待过乾城永远回不来,死了才好。

但真要说主动去杀乾城,至少目前他还未曾想过,只不过乾城自从加入剑宗回来之后,就不再像之前那般纨绔败家,这让乾图觉得自己离家主之位越来越远,希望越来越渺茫。

乾城只要不出大错就能名正言顺继位,而他呢?

他很想说不公,为何乾城就能理所应当继承一切……

“别去想那些公不公平的问题,我乾家已经给了所有人足够的机会。用当初乾家祖先的话说,你要真有本领,在乾家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做得更好。你说不公,那你当上家主之后,你有很多儿女之后,又会如何?”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乾守义说到此时,突然停下,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父亲让他担当族老时的那次谈话。

这番话,当年也是父亲说给他听的。

“秦国、乾家,经历过,却又想尽办法杜绝那种事情,所以秦国跟乾家跟以往朝代不同的是,国与家绝无相残。记住了,这不是愿望,是规矩。你回去好好想想吧,这不只是家族规矩,也不只是人性向好,等你想明白这个问题,想怎么做我都不会拦阻你了。”看乾图的反应,乾守义心中暗叹,最终决定还是将话给乾图说得更明白一些。

如果这样都不能懂,那他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当然,乾家这几千年来数十代的影响会有很大作用,乾守义通过自己的心路历程的转变,知道儿子会想明白的。

乾图有些恍恍惚惚的离开乾守义的书房,来的时候兴奋、激动,走的时候落寞、迷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