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小君子 > 第三百五十章 西川变,张飞现(1/2)

刘封没有说服卢毓,或者说,卢毓本身就是反对者的一员。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刘封做的事情就是对的,但是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刘封这么做让他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好处。

或许这件事情很可笑,但这是事实。

而比这件事情更加可笑的事情是,这天下间因刘封而获利者,他们做的最多的不是加入其中,而是责怪他做的太多。

用刘封的话来说,大家都是聪明人,可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

朝廷很聪明,刘协的不闻不问是为了让刘封和诸多世家成为漩涡中心,所有百姓的怨气和愤怒都会在他们的身上体现。

朝廷和衮衮诸公便可以默然而视。

世家很聪明,他们知道应该如何说,应该如何做,将所有的过错归咎于刘封的身上。

百姓更聪明,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不妥,其实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而刘封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所有人的职责发泄之处。

而刘封想要结束这一切,要么停下自己的事情,要么不管这些东西。

很明显他没有选择前者,卢毓对于刘封可以说有些许的尊敬,但是不妨碍他对此不认同。

哪怕他明知道这件事情对天下更好,他也不认同,因为卢家同样需要崛起。

相比较于和刘封站在一起成为众矢之的,他完全可以在其他地方发挥自己的才华,找回卢家当年的人脉。

天下一统之时,他直接就可以得到他需要的东西。

而在并州的刘封与卢毓对话之时,洛阳之中,钟繇也在和一个俊俏的年轻人正在饮茶畅谈。

“如今你也从颍川求学归来,可有什么感触?”

“学生感谢钟公给了学生如此机会,此次游历,学生可谓是收获良多!”

“看得出来,这天下人痛骂那刘封小儿的又多了三成,其中利用商贾和贩夫走卒的手段,乃是刘封那小子首创。

因为商人重利,最适合做这等事情。”

“学生只是觉得这儒家到了合该改变的适合,最近学生精研道家庄老学说,可谓是收获颇多,可以儒而释道。”

“平叔的才华老夫是已经知道的,只是老夫就想知道你为何要将刘封置之死地?”

“因为他挡了所有人的路,所以他就该死!”那年轻人的眼神充满了兴奋,“而且某家希望他能够亲眼看着自己所谓的德治化为泡影。

刘封死的越痛苦,这天下人的路才越通畅。

一个天资如此平凡之人,他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更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不杀他,如何平息天下人之奢望?”

钟繇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突然想起来当初他们为什么要联合起来将刘封的所有言论隐藏了。

两次党锢之祸下,太多的世家没落了,这些人迫切的想要恢复荣光,而刘封给他们指明了一条道路....

正如同现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的祖父可是当年天下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而他则是被收养在主公府上的公子。

他如何能够不希望自己再次恢复祖上荣光,若是可以,不择手段也不是不可以。

“平叔若是无事,先行退下吧,老夫有些累了。”

“钟公且先休息,某家告辞。”

看着何宴离去的方向,钟繇最后终于还是叹息了一声。

“这一代人终于还是老了,这新人换了旧人啊。”

而此时的西川南中之地,同样也出现了问题,南中密林之中的蛮人与越巂郡的夷人之王高定几乎同时出手。

牂牁郡的朱褒虽然没有高举反旗,但是也将牂牁郡的诸多官吏都赶了出去,除非愿意投向他的。

他自命为牂牁太守,愿意效忠玄德公,但是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呆在牂牁郡之地。

而益州郡和越巂郡的官吏则是在这个时候都出现了问题。

信任的益州郡太守正昂死在了府邸之中,但不是自己人下的手,而是死在了蛮人的手中。

越巂郡的太守焦璜被夷人之王高定斩杀在府邸之中,之后高定在越巂郡大肆劫掠。

整个南中都乱成了一团,而巴郡之地的诸多山贼匪患也再次爆发,刚刚平定下来的天下也再次陷入的动荡之中。

只不过这个动荡全部都是集中在了益州这个刘玄德的腹地之中。

当天下人觉得刘备只能调转枪头放弃稳定雍凉之地而去平定西川祸患的时候,他们却是惊奇的发现没有人动。

长安没有动,荆州没有动,雍凉之地的刘备没有动,而并州之地的刘封也没有动。

他们似乎一丁点都不担心这件事情一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