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信心满满(1/2)

崩塌的空间与外界,就好像彼此隔绝开的两个世界,不仅仅是内部的能量状态不同,天地规则和空间规则,也都截然不同。

在崩塌的空间之中,并没有天地灵气,也没有供应普通人呼吸的空气,甚至连内部的物质,也都处在一种自我破碎和毁灭的状态。

至于其中的能量状态,并不是完全没有,而是处在一种从相对混乱,朝着绝对混乱不断发展的过程中。

正因为是相对混乱,所以殷无流释放的蚀月暗曜,即便是没有曾荣的引导下,还是会受到阻碍,或者是直接造成破损。

假如发展到绝对混乱的状态,一切就要简单的多了,不管是蚀月暗曜或是其他什么,进入这片区域后立刻就会遭到彻底的毁灭。

至于这其中的空间结构,那可就复杂到了一种让人发指的地步了。

众人所处的镜面迷宫空间,也是空间出现裂痕,乃至造成破碎时最先影响到的空间。而这种破碎造成的崩塌,很快就影响到了更外层的冰山空间,至于有没有影响到更外层的极北冰原空间,那就无人知晓了。

假如空间崩塌会继续传递,持续的造成更大的影响,就不知道是影响的坤玄大陆的空间,亦或者是更外围的空间乱流域。

这需要首先了解,极北冰原的空间结构,以及它与坤玄大陆两者间的关系,是一种包含还是并行的状态。

千万不要觉得这可能就是最复杂的关系了,要知道还有那个诡异的黑色“河水”。此物太过特殊,严格上来说他并不能算是空间,可是它又处在蕴育的过程中,所以具备了空间大部分的特点和属性。

恰恰是因为“河水”的介入,才使得此处的空间崩塌,走到了眼前这种匪夷所思的状态。

如此特殊的状态,几乎任何人将本身的灵气、念力,精神领域等等渗入,结果都会是毁灭性的。

偏偏这曾荣是个例外,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精神领域能渗透进入,甚至还能够影响到内部的能量流动。

曾荣根本没有时间搞清楚为什么,他只是非常的清楚,眼下这种局面,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顶上去,否则不管是左风还是自己,都将会葬身在这里。

哪怕殷无流真的能说到做到,殷无流最后还是会选择,出手帮助左风,哪怕自己会为此搭上性命也义无反顾。

刚开始的曾荣,是没有打算去研究这片空间的,他一心想着的是救人。可是随着双方的战斗,曾荣渐渐的念海和精神领域有些支撑不住,逼迫着他必须从其中寻找规律。

终于,在那猛烈的攻击中,在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殷无流从其中寻找到了线索。可让他要抓狂的是,线索算是找到了,可是如何将这线索,变成能被自己加以利用的手段,却成了新的问题。

没有人能够体会,曾荣此时的那种心情,明明感觉一切都好像触手可及,甚至手指指尖都有了一点点的触感,可偏偏就是无法抓住。

连他都没有注意到,随着他与殷无流“隔空交手”,其实已经有个人受到了影响,这个人正是左风。

其实仔细想想便不难明白,殷无流和曾荣交手的环境,是这片特殊的崩塌空间。而左风获得感悟的地方,也同样是这片崩塌空间。

那部分阵法之力是因为接触到这片崩塌空间,才出现被分解的变化。在没有被分解之前的阵法,左风无法破解,无法从中获得领悟,只能干着急。

只有当这阵法壁障接触到崩塌空间,才会被一点点的拆解,将阵法的奥秘展现到左风的面前。

左风的心神是借助与阵法的联系,然后延伸向崩塌的空间内部。他虽然对崩塌空间的了解并不多,可却是借助阵法,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的了解。

尤其是殷无流释放的蚀月暗曜,攻击是靠近了空间的边缘位置,左风的感受也开始越来越清晰。

然而左风本身,却处在一种十分奇特的状态,是一种他自己都从未接触过的状态下。他整个心神都嵌入阵法当中,对于周围的变化,他并非一点都没有感觉,只是那种感觉并不真实,更像是一种虚幻的存在。

也无法判定左风的状态,是他主动进行选择,还是被动的被拖入进去。也正因为是这样,他反而对于那自我认为的“虚幻”,保持着一种近乎绝对客观的姿态。

大部分人面对发生在眼前,哪怕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事情,都只能做到相对客观。而绝对客观就类似左风这样,那些虚幻的一切,就好像是发生在梦中,或者是另外一个世界,甚至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左风脑海当中自己幻象出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