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悬河 > 第一章 云溯(1/2)

序言

悬河,以天为孕,以地为育,矗立于九天之中。

人类溯本求源,想要了解最初的世界,想要突破自身的极限,想要创造无限的未来。

人类以河为生,从农耕文明跨越到了修仙文明,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人类因河而战,大小列国战事四起,无数的人颠沛流离,家破人亡。

悬河,一切都是因它而起。

第一章云溯

天边的夕阳迸发出一抹余晖,照耀在河水的雾气上,留下了最后一道彩虹。

灰衣男子杵在窗台边,看着极远处的河水,心中思绪万千。

小巧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来,一只小手轻轻扯动他的衣角。

男子觉察到身后的异样,双手小拇指插进嘴里,拇指扒拉下眼角,眼球上翻,扮出鬼脸。

“哇,我是鬼!我来抓小孩了!我要把你抓走!”

男子突然转身,想要吓唬身后的小孩。

“哈哈哈,爹爹是大傻蛋,世上哪里有鬼啊!”

小孩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男子满心欢喜的一把将她抱起,“小月,这么晚了,还不睡,小心外面的恶狼把你抓走了!”

“有爹爹在,我不怕,爹爹一人能打跑一群恶狼!”

小孩童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粉嫩的小拳在空中挥舞,好似在击打恶狼。

男子宠溺的看着小孩,“小月乖,该睡觉了,要不然长不高了哟。”

小孩嘟着小嘴说道:“爹爹再给孩儿讲一个睡前故事吧,就一个,听完,孩儿就睡了!”

男子抱着小孩来到床边,撩开被褥,把小孩裹进被子里说:“那小月想听什么故事呢?”

小孩伸出小手,学着大人的模样,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指着窗外说:“我还想听哪条河的故事。”

男子抚摸着小孩的脸颊说道:“小月想听,爹爹就给你说说,说一百次,一千次都可以。”

小孩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男子,等待着他慢慢的道来。

话说,数万年前,乌云蔽日,地动山摇,天空开始塌陷,地面的人类和飞禽走兽,跑的跑,逃的逃。

不知过了多久,天地间开始恢复了寂静,天空的裂口处开始流下一道水柱。

这是一个流传在坊间的传说,可是又有谁亲眼见过,却不得而知。

“啊?那是不是天破了呀,那可怎么办呀。”

这个故事小孩听过很多次,但是每一次,她都听的那么认真,总会问出许多幼稚的问题。

“天破了,人类也没有办法,只能搬离了自己的家园,另寻他处。”

刚开始,还是一道小水柱,每隔千年,便会有一次地动山摇,哪裂口便会加大几分,水流便会加宽几道。

随着河水冲下来的还有无数的灵宝,天地间骤然多了几分灵气。

“无数是多少啊?灵宝可以吃吗?太多了,小月可吃不完。”

“哈哈哈,傻孩子,灵宝是不是用来吃的,你一天到晚就想着吃,小心给你吃成一个小胖子。来,让爹爹捏捏,小月是不是又变胖了。”

“不要,不要,不给爹爹捏。”

父女俩正在房中有说有笑,房外,一个瘦小的身影,正蹲在窗台下啃食着干烙饼。

“哼,又是这个无聊的故事。。。”

瘦小的身影低声埋怨了一句。

“是谁?谁在外面!”男子抬头看着窗外,收起笑意,怒喝道,跨步走到窗前。

糟糕,被发现了!

瘦小的身影,拔腿就跑,挤过篱笆的缝隙处,向着黑暗中跑去。

桌子上的烛火,被气流搅动的闪闪烁烁,男子看着跑远的身影,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孩儿他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一名中年妇女,来到男子身边,担忧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只不过是云溯那小子,又来偷吃的了。”

女妇人叹声说道:“哎,也怪哪孩子命苦,爹娘去的早,脾气倔的跟头牛似的,要不然去关大老爷家当个书童,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田地。”

“好了,好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去到关大老爷家,难免会有一些讥言讽语,他一个人也自由自在些。明天多烙几个饼,还是放在灶台上,他饿了,自会过来取。”

男子看了一眼窗外,摇头叹息了一声,取下叉竿,缓缓把木窗合上。

山林间,云溯疯狂的奔跑,双手衣袖不停的抹下脸庞上的泪珠。

“哇。。。”

云溯扶着树干,剧烈的呕吐起来,奔跑过度,让他的胃一阵阵的泛酸,一口气吃的烙饼全部吐了出来。

“我不是孤儿。。。我不是孤儿。。。我有爹,也有娘。。。爹,你在哪啊。。。”

云溯哀怨的哭诉着,手背抹除眼泪,眼睛因为经常哭泣,略微有些发红肿胀,仰起头,直愣愣的看着远处月光下的河流,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瘦小的身影,慢慢的在一处庭院前停下。

云溯伸手推动歪斜的篱笆门,篱笆尖角卡在了泥土里面,任凭少年怎么用力,都没有向前推动半分。

“连你都欺负我!”

云溯对着篱笆门,大声的嘶吼着,抬起右脚,一脚踹在了门上。

“吱。。。砰。。。。”

篱笆门牵动着一侧的篱笆墙,坚持了几秒钟后,最终还是应声倒下。

云溯没有去扶篱笆墙,垂着头,踩着篱笆门,走进了庭院。

云溯家的庭院很大,比之前男子家的庭院还要大上几分,但是此刻的庭院,杂草丛生,脚下的青砖路面已经深深的嵌入了泥土之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