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岁月 > 第1章 四年情感今成茫(1/2)

蜀都今年六月的天气已变得炎热,不久前还下了几场暴雨,老人们都说今年的天气反常,要出怪事。这里是蜀都西部的一片城镇——白家镇,说是一个镇,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这里已是渐渐接入蜀都的主城区,不仅人口密集,镇上四处的开发正如火如荼。在白庙街的街口,有一家不大的酒吧,酒吧老板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此时他正收拾着吧台上了杯盏,时而观望着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这个时间并不是酒吧最热闹的时段,电视里正播着魔都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六次会议的消息。角落里的这个年轻人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朗眉星目,鼻梁英挺,给人一种英气十足,阳光积极的感觉。但他此时已脸色潮红,明显是酒气已经上头,情绪略显暴戾,但依然遮盖不住他本来的稚嫩,他正是这白家镇上的原住民白铄。

白铄原名“白长庚”,随着白家镇的不断兴旺和在学校学习接受到了更多的新事物后,长庚这个名字开始被同学们取笑,于是在进入高中时,长庚便自己改名为“白铄”,这也是家里老祖宗非得说他是金命,取名得旺金才行。但不管名字怎么改,平时的几个死党却始终改不了口,依然长庚长庚的叫着,让他苦恼不已。白铄今年22岁,大学刚毕业不久,前段时间才正式进入了一家本地的机械制造厂工作。虽然白铄看着年轻,可三天后就将是他结婚的日子。

女友赵兰比白铄小一些,家中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哥哥赵军。因为上学上得早,赵兰倒是和白铄同一年进了大学。虽然不是同一个专业,但在表姐的介绍下,大一便和白铄结识,不久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倒不是白铄想要这么早结婚,只是在白铄毕业刚正式工作不久后,赵兰家里突然就催着两人尽快结婚。可气的是本来一直不解为何女友家如此着急的种种疑惑,终于在今天得到了答案。

事情还得从这天一大早说起。刚刚得知白铄与赵兰已经办完结婚证后,赵母便急匆匆地把白铄叫到家中,说是要商量结婚的一些细节问题。白铄来到女友家中,只见赵兰和她父母、哥哥都围坐在客厅,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赵兰看到白铄的到来,并没有往日那样的欣喜,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赵父和白铄打了下招呼后,也就不怎么说话了,倒是赵母和赵军显得更加的热情。

打完招呼,白铄和赵家四人围坐在客厅。赵父在赵母的几番眼色过后问起白铄对于马上要举行的婚礼有什么想法。白铄还以为是赵家重视女儿的婚礼,怕出了什么纰漏,想要风风光光的操办一番。于是从宴请的嘉宾、婚前的准备到婚礼的流程都给大家说了一遍,但赵母对说的这些总显得不太耐烦。

最终还是赵母把话敞明:“白铄呀,你看你和兰兰这证也领了,你也算我们家正式的女婿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些话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白铄一听,知道赵母这肯定是有事要说,便客气的回应道:“妈,别这么说,本来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您尽管交代就是。”

赵母继续说道:“你刚才说的这些婚礼的事情,我们都没什么意见,只要你们小两口觉得合适就成。对于你家在三环边上购置的那套婚房嘛,我觉得也还过得去。不过那你俩既然已经领了证,这房产证上是不是得也加上我家兰兰的名字啊。

白铄一听,觉得既然两人都结婚了,何必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微笑着看了一眼赵兰,便满口答应到:“以后我的东西就是兰兰的,我和兰兰也没必要分什么彼此。咱俩婚房的事,是我疏忽了,办完婚礼,我一定抽个空把房子办成我和兰兰两人的名字。”

赵母见这个事情白铄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又继续说道:“还有就是,现在这房子毕竟太小了,位置也偏了一点,都三环了。以后要是条件好了,特别是有了小孩,可得给我们兰兰再买一套更大的房子啊”

“妈您放心,我和兰兰一定会好好努力,争取以后换一套更好的房子,我肯定不会让兰兰吃苦的”白铄答应到,又再看了兰兰一眼。赵兰迎着白铄的目光也是喜悦的一笑,但很快又不自觉的沉下了脸,好像有什么难言的事情。

其实现在的这套房子对于白铄来讲已经颇为不易,是他父母拿出了家里的几乎所有积蓄才好不容易置办的,却还是被赵母所嫌弃,以白铄现在的收入水平,想要在这套房的基础上换个更大更好的,那也不是件轻易的事情。不过今天这个时刻,肯定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白铄只得连忙应承着。

但谁知,刚才这些只是铺垫,赵母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另外迎亲那天呢,原本你是说好的给我们老两口3万元的彩礼。我和他爹商量了一下,觉着吧,一个女儿养了这么大,就这么嫁出去了,确实有些舍不得。要说隔壁老王家上两月嫁女儿,男方可是给了20万彩礼,当时老王家都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的。你说你这3万元,让我和她爹怎么想得通啊,是吧?”

白铄心里一颤,心想这是想要再加彩礼钱啊。就算是3万,那也是自家好不容易凑出来的,为了这次结婚,母亲还跟二舅家借了好几万元。说起隔壁老王家那女儿,嫁的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那人都差不多40岁了,由于长年跑着生意,长得黝黑精瘦,据说以前在农村时结过婚,在乡下还有一个儿子,都读高中了。那人是有点小钱,可这和白铄有可比性吗?

白铄沉默了一会,试探着询问赵母的意思:“妈,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那以您的意思,这彩礼得多少才合适?”

赵母微微一笑,说道:“铄啊,你看那老王家和咱家也是老邻居了,要说我们家呢可一直不比他们家差,我们两家有什么事情,可都是我们比他们家要胜上一筹,是吧?”说到这,赵母还特地的看了一眼赵父。

赵父也立刻接话道:“嗯,是呀是呀”。

赵母满意地点点头,又接着说道:“我们家兰兰嘛,可也是比他家姑娘年轻漂亮得多,能嫁到你们白家,也是撑得起你们家的门面的。在彩礼这件事上嘛,我寻思着,怎么的也不能输给他老王家不是。不过嘛,我们也不多要,既然老王家嫁女儿能有20万,那我们兰兰这怎么着也得20万吧,这可不能算多吧?”说完又朝着赵父瞅了一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