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民剑圣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月梦琪(1/2)

“兔子,变成了两只?怎么长的一模一样,双生子?”

两只兔子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咳,串味了,看着两个外貌一模一样的兔子,郑礼有点分不清了。

“没有啊,小月和我长得完全不一样。你看,我们耳朵上的花纹,手上的斑点,还有腿上的肌肉曲线,我还是个小女孩,她可是个成熟的大美人!你们眼盲了吗?”

气鼓鼓的兔兔觉得被种族歧视了,郑礼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他的目光随着兰梦琪的指引,从耳朵、手臂、大腿逐渐看了过去,上上下下和原本的兔兔对比,呃,这是什么地狱难度的找不同吗。

兰梦琪叉着腰,一脸坦然,倒是月梦琪虽然面色依旧冷漠,耳朵倒是越来越红。

月梦琪,月是名字,梦琪(moge)是族裔分支姓氏,以人类的观察力来看的话,和兰梦琪相当的相似,只是稍微高了一点,黑了一点,身材好了一点。

“小月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激动,是生气了?还是生病了吗?”

好吧,原来耳朵兼具了情绪表达器官?郑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依旧一脸懵逼的兰梦琪。

兰梦琪的族裔大概没有被看身体的某些部位就害羞的功能,之前,在郑礼的旁敲侧击之中,她们的族裔好像就是一个单性种族。

她之前都是说如果自己没有离开家园,发育到一定时间就会找室友群居,避免完全脱离社会。

似乎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爱情概念,所以她才会在一脸懵逼后迅速沉迷各种言情......作为生物她肯定有繁衍能力,但似乎这一块相关的社会文化被视作无用物,在其社会结构中被抹掉了。

因此。到了这边,这方面的冲击和反弹都相当巨大。

从她的言语中,近代繁衍也主要依靠机器,自然繁衍有但繁琐被视作低效率的恶俗行径(需要交配),还可能出现劣化种,并不主流。

而由心而生的月梦琪,是兰梦琪和四灵的共同产物,自然也是人类大家族的一员,有着整个族群基本的自我认知和社会观,从各方面都比兰梦琪更像人。

值得一提的,就是由于郑礼的插手,“她”真正的诞生时间相当早,异域的灵性并没有完全散去,应该有很多本土的特有规则和力量,或许不能确定其潜力上限,但绝对有其他灵族没有多的东西。

而从月梦琪是兰梦琪口中的“大美人”来看,似乎,是一个“成年体”?这意味着兔子除了想回家,还渴望同伴同类?顺带,还渴望一个成年人让自己依靠?

剑主的渴望和认知,无疑会影响以意识投影为起点的灵族生物,兰梦琪的种族似乎认人都不是用脸的.........

郑礼突然觉得有点可怕,一个世界全部是兰梦琪.,所有人都挂着这在人类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一张精致的脸........普通人大概会被逼出强迫症和精神病吧。

“咳,散了吧,雨樱?”

“嗯,交给我吧,我会教给她一些灵族需要的常识。”

“我来,小月是我的灵族,我的妹妹!”

“别闹了,你做不来。你自己都还要很多课要补,别祸害别人小月。”

郑礼直接拦住跃跃欲试的兔子,让雨樱带走另外一个兔子。

在灵族的诞生过程之中,四灵会按程序,从剑主的潜意识常识库、四灵的基础常识库中抽取一部分,给予新生的剑主基础教育,避免“文盲”的量产,但为了避免影响其发育上限,这样的“灌输”相当的基础和有限。

时代每天都在变化,社会风气也不是一个定值,要想适应人类社会,适应新环境,是需要补课的,由教育了至少两个灵族妹妹的林雨樱来的话,应该会轻车熟路。

而从雨樱默契的点头来看,她也看出了郑礼下达的另外一个命令......试探月梦琪的性格,重点试探一下她是否是魔剑,如果是魔剑的话,失控的可能性又多高,对剑主兰梦琪又是什么想法。

月梦琪的诞生,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她一诞生就有了微弱自我意识和灵性,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做婴儿,并为自己起了“跃月”的灵器名。

而她后续的表现,就让郑礼怀疑她有魔剑的本性,性格单纯的兰梦琪未必驾驭得住,而它浓郁的异界气息,注定了它不太可能是普通灵刃,也让郑礼越发担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