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民剑圣 > 第三十六章 凤色天空和神话生物(1/2)

无数的翼人、鸟兽、巨鸟,黑压压的聚成了一片,如同死神聚焦的黑云,从南方的天边压力过来了。

“.......防守区被突破了,翼首族冲过来了。”

在小镇中,尖叫和惨叫声连成了一片,男女的哭嚎声响彻云霄,配合那混乱的场景,让人想起了世界末日。

突然,随着一声娇呵,整个天空,熊熊燃烧,从地面开始,突然喷涌而出的霞红色的云雾,迅速铺满了整个天空。

火烧云从下而上,速度极快,直接撞上了那无数聚集体的黑云。

与红霞相撞的飞行物,不管是巨鸟还是翼人,就瞬间失去控制,笔直的掉落下来。

镜头中,那密密麻麻的的黑点落下,让人头皮发麻。

三米多长的巨鸟,砸下来就是一个巨坑,而致命伤却仅仅只是穿刺过眼睛的一枚长箭。

那些可怕的巨兽,遭遇了空中的红光阵列下袭,就像是被电网拍打击的苍蝇群,密密麻麻的掉落。

而镜头放大之后,才看清楚,那根本就不是红色云霞,而是无数淡红色灵光包裹着的长箭、飞矢、飞石的聚集体!

镜头拉近,虽然大部分弓矢都落空了,但其中总有几个划出不规则轨迹的长箭,狠狠的击中了最有威胁性的大型生物。

在红色的云霄的起源点,在一个屋顶上,一个高挑的女子露出绑着绷带的右肩,持弓远望。

看到南方清空了一片的天空,还有逐渐稳定的防线,才重新放下了长弓。

“.......这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卫星激光阵列都没这么离谱吧!”

在兔子重新评估这个世界的战力标准的同时,打开腕表上的显示屏的江凤银笑道。

“这应该算我当年的成名战了,战后我获得了凤色天空的荣誉称号,大概是用来形容我这种不留余地填满天空的战斗方式吧。在巅峰期时,我在最长一分钟的爆发期内,是可以视作10位准神话射手齐射的。”

平静的语气,却透露出满满的自信,这种远超同辈的强大没有理由不自豪。

怎么做到的?大概就是接下来的场景了。

播放器已经自动切到了下一幕,这次不是远景了,高大的看台和竞技场,似乎是一个特制的靶场。

和现在完全不同的银子姐出场了,她手持三弓,远望前方,额间隐隐约约有灵光流转。

是的,三弓没错,如神话中哪吒三头六臂一般,八臂的江凤银还空出了两手持有大型塔盾。

而接着,就是三只蓄力完毕的长弓,仰天长射。

“无拘束的冲天鹰。”

镜头追踪长箭,在天空中各自划出弧线,但似乎轨迹不对,高的太高低的太低,还有一个帖地下滑,眼看就要全部脱靶。

突然,三只箭却诡异的或下降或上飘,重新修正了自己的轨迹,在短暂的滑翔后,狠狠的击穿了目标。

“3公里靶击穿、5公里靶击穿、10公里击穿。”

随着大喇叭机械解说声的响起,镜头到此为此,兰梦琪面前的,是银子姐玩味的笑容。

“那个,这里面真的是银子姐吗......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感觉,有点,有点.......不同?有点像.......”

外貌上的差异暂且不论,里面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射手目光尖锐,神情自信而认真,射击时虽然嘴角带笑,确是享受战斗的残酷冷笑。

“有点像鹰仔?呵,的确有点像,孩子们模仿家长挺正常吧,就是有时候太死脑筋让人有些头痛。以前鹰仔可不是这样的,那时他可喜欢笑了。”

屏幕的银子姐是不折不扣的女武神,现在笑的都有点傻的银子姐,却像是痴迷电视剧和购物的年轻女妇人......呃,以那一堆购物单和电视剧频道vip为证,已经不仅仅是“像是”了。

当然,银子姐拿出过往的录像,可不单单是为了引起兔子对流派的兴趣,有些事必须一开始和新弟子说清楚。

“你觉得,可以随意扭曲弓箭轨迹的我,有必要练习折吗?”

这下,兔子又不懂了,这不是流派的绝招吗,不是一开始就逼着自己学吗。

“不是,不是我开发出来的,我还没那么无聊开发对自己无用的箭技。我后来也的确学了,但从一开始,这就是鹰仔(借鉴别的流派)开发出来的射术,用来模仿我扭曲箭矢轨迹的能力,试图掌握我流更高深的箭技。”

说着,说着,银子姐的脸色越发奇怪了。

“他这种愿意继承流派的孝心挺让人感动,但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有力过猛,我那招牌性的远射,是建立在一路扭曲、调整箭矢轨迹上的,他硬生生的变成了超专注力测算,先是计算风速、轨迹、对手躲闪等等因素,再来一次性到位的长程狙击.........名字一样,效果差不多,但内在和用法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吧,按理说早就该改名了吧。”

而这还不是单例,谢鹰花了很多精力,把很多高阶箭技都用自己的方式保留下来了,也全部保留了银子姐当年的命名,包括“夜赏百花”、“千彩嫁衣”这类明显偏女性的命名。

闻言,兔子陷入了沉思,在来到这里短短的时间,她似乎接触到一个词,很适合形容这种行为,郑礼说过几次的那个......

“.......妈宝?”

“噗,你怎么和郑礼说一样的话,千万别被鹰仔听到了,他真会和你拼命........呵呵,不过,也可能不会吧,毕竟,能够找到你,最开心的就是他了。”

最开心的是他?那他还凶我吼我骂我是笨蛋?!兔子满脸不信,这种开心,莫非是兔锅店的那种?

“嘻,你就原谅他吧,对你他没坏心的,你以后遇到麻烦,可以直接找他。不管大事小事,只要不违法,他多半豁出命都会帮你。相反,你最好要防备一下小郑礼,他虽然不会挖大坑埋你,但小坑.......咳,母亲不该说孩子坏话的,总之你可以信赖两个师兄的,他们以后都会是最可靠的家人。”

有些话在嘴边,银子姐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鹰仔太认真了,他一直对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无法继承我全部箭术和弓道而内疚,现在终于找来一个有继承可能的小师妹,怎么可能不高兴,怎么可能不当亲妹妹对待。”

“就是小郑礼,在这方面也一直在下心,足足找了两年多,在最后时限前幸运的找到了,现在肯定把你当宝贝护着。”

“呜,当初鹰仔是个开朗憨厚的好孩子,小郑礼虽然爱哭怕黑,但也是个渴望家庭温暖的好孩子,怎么一个变成面目阴沉内在极端的社畜,一边变成了满口胡话的小狐狸,是我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吗?”

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免得给小兔子太大的压力。

“.......希望,还来得及吧。”

跑着热水中,抱着软呼呼的兔子,满脸兴奋的银子姐点开了下一段视频,希望能让兔子对自己的箭术更有兴趣。

兴趣是最好的导师,能够尽快完成传承,比什么都好。

但很快,她却发现兔子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视频上,兰梦琪总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肩膀、腰间处........

“喔,好奇我和以前不一样?可以给你看哦,但别吓到了。”

对新家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坏笑着的银子姐直接起身,转身,把背后给自己的小徒看。

“啊。”

这一幕,却真把兔子有点吓到了,这才是她一开始就觉得不协调的地方。

背后那直接布满了大部分背部的可怕伤痕就不提了,毕竟明显是已经结疤的旧伤,真正让她不适应的,是那些貌似畸形的肢体器官。

光滑的玉背上,却有着比婴儿还小的小手,还有萎缩成一团的羽翼。

兰梦琪下意识的数了数,有三对手臂,三对翅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