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曦山朔月 > 五十五、果粟

五十五、果粟

    雪鹿屈下四腿卧在花冢旁边:“愿闻其详!”

    雪鹿卧好后优雅的脖颈儿对果粟一扬,高傲的头颅上那双圆圆的美丽的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平静的看着果粟。

    果粟看着雪鹿:“你是一只非常美丽的鹿,等你听完了我的故事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雪鹿淡定的看着前方不再言语。

    果粟尴尬的笑了一下眼神有些迷离,身体靠在花树的树干上,伸长双腿说到:

    “在上古时代,自从盘古开天劈地以来,这里本是一片沼泽,不知什么时候起隆起了一座大山,这座大山荒了很久后来又有许多的山头隆起,这里一棵草一棵树都不长,无有生灵。

    有一天这座大山来了两匹狼,他们是一对兄弟,哥哥叫果砾,弟弟叫郭粟,他们的毛和你一样通体雪白,银光发亮。

    他们看到这座山这么大,觉得奇怪为何这座大山连一棵草都不长?于是他们就寻找原因,原来这里的山没有灵魂,它们没有水源来灌溉滋养它们,于是那匹作为哥哥果砾的狼说如果把天上银河的水引到大山里,这座山就活了。

    于是他就苦思苦冥的想到天上去,可是上天谈何容易?

    于是果砾带着我奔走四海,蹉跎了很多年,一天我们来到一个岛上,这个岛的四周碧海青天,波涛万里,

    奇花异草遍地芳香。

    我和果砾非常高兴,我好喜欢那里,我对果砾说我们不要离开那里了,我们的那个山实在是太荒凉了,我不想回去。

    果砾说这里是别人的山,我们住在这里终究是寄住,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向这座山的仙人讨要一点神水和花种,回去种到我们的山上,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的山也会象这座山一样美丽。

    于是我们找到了这座山的仙人,向他讨要一些神水和一些花种,

    这个仙人送给了我们一瓶神水,但这神水只能养活一棵植物,仙人带我们来到他的花圃,他跟我们说看中了哪棵花就把它带走。

    我和哥哥果砾一路向花圃看去,花圃里万紫千红,各色花朵妖艳美丽。她们看见我和果砾搔首弄姿,热情之极。

    我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该选哪朵好,可是果砾去走到花圃的一个角落里选中了一棵断肠草。

    我问果砾这么多美丽的花朵不选为何要去选一棵如此瘦弱的小草。

    果砾说这棵草在这花坛里太孤独了,整个花圃的花都风姿绰约,可只有这颗断肠草如此瘦弱沉默,我想她在这个花圃里一定不快乐,不如我们就把她带回我们的山,她一定会茁壮成长的,也会快乐起来的。

    我虽然不愿但也不想拂了果砾的意愿。果砾说的也对,像我们那样的荒山,这些娇花如何受得下去。

    于是我们就将那颗断肠草种在山的顶峰,让她吸收日月精华,我每天给那断肠草滴上一滴仙人送的神水。

    这山太荒了,只有这一棵断肠草给这诺大的山提供一点绿色,一点生机。

    果砾又走了,他去寻找天河之水。

    我不想再跟着他走了,漫无目的的走了那么多年,找到神水希望那么的渺茫。

    我就守在这荒山里,每天给那棵断肠草喂一滴神水,慢慢的那棵断肠草长大了一些茁壮了一些。

    一天果砾带回来一棵绿梅树,身上拿出一瓶神水跟我说每天要给绿梅树灌溉一滴神水,我开始还殷勤给绿梅树浇水,但要往荒山两边跑,渐渐的我也就不再管那绿梅树了。

    但那棵绿梅树长得虽然瘦小,但却顽强的在曦山活了下来。

    过了许多年,断肠草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她喜欢跟着我,我不喜欢带着她,我还是喜欢她是那棵呆着不动的断肠草。

    又过了许多年,断肠草长大了,长成了一棵亭亭玉立的少女,于是我就在这荒山里追求她,那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我偷偷转头偷看了一眼绛绝,她在默默流着眼泪,想是也在回忆她和果粟在荒山单独相处的日子)

    果砾回来了,他成了天庭的九天玄狼,他知道了我和断肠草的关系大发雷霆,不同意我和断肠草的事情。

    他给断肠草起了一个名字叫绛绝,给她加入了仙籍,将她关在一个树洞里,不日就要带回天庭列位仙娥。而我呢?他要我再修炼几百年再去天庭。

    我好恨,凭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有了成就,连绛绝这棵

    算下来几千年过去了荒山的那一头的那棵绿梅开了谢谢了开,长成了一片硕大的绿梅园。

    绿梅园里来了一条冰龙,他是地狱极寒之气凝聚而生成的一条龙,从地下十九层地狱苏醒来的一条能产出一种‘醉逍遥’花的冰龙。

    那一年来了一只九天玄狐萨叶,她是奉王母之名来采摘冰龙的‘醉逍遥’花的。

    她和冰龙大战了七天七夜,终于降伏了冰龙。

    作为九天玄狼的果砾自从见了九天玄狐萨叶就着了迷,他不顾天规竟然上天入地的追求九天玄狐,终于有一天,他将自己变成了人间的一个俊逸不凡的书生终于打动了九天玄狐萨叶。

    他们在一起甜甜蜜蜜,你恩我爱,可是果砾却非要拆散我和绛绝,我恨他!

    我将他和九天玄狐的事透漏给了路过荒山的一个仙人,很快天庭就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于是天庭召回了九天玄狐,九天玄狼留在了荒山,天庭拆开了他们。

    九天玄狐回天庭之时那条地狱之气幻化的冰龙非要跟去,在王母寿宴上冰龙闯下大祸,王母嫌他是个地狱出来的妖孽要将它绑上龙柱要用神火烤它而死,玄狐为了救冰龙,在龙柱上强抢走冰龙,逃至这荒山。

    果砾变做书生在荒山与玄狐安了家。

    他们四处搜集仙草鲜花求取神水在荒山种植。

    一天来了一个天上的兵士,他在询问打听玄狐的下落。我知道那是天庭派来的兵士,于是我就告诉那兵士果砾和九天玄狐的事情。

    没过几天,荒山天色大变,玄狐萨叶感到危险来临,将冰龙藏至绿梅园,九天玄狼果砾为了救怀孕了的九天玄狐被天兵天将打入地狱沉睡千年。

    九天玄狐带孕四处奔逃,我和绛绝成亲之日她回来了,

    任命荒山的一个书生赵启为暂代管理荒山的领主,他的妻子芙蓉花玉蓉仙子暂代管理荒山的所有花草绿植,她给荒山封了个名字“曦云山”。

    之后九天玄狐萨叶抛洒出鲜血用神力将曦云山分了春澜,夏风,秋恋,冬融四个山头,将我压置在冬融山头里的冰层之下。

    后来她引开追来的天兵天将,再无所踪。

    再后来天庭派来了‘曦山上人’,建立了‘长生书馆’。曦云山成了专供天庭花草的一座世外之山。”

    果粟说着喘了一口气。

    雪鹿看看果粟:“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其实在冰融早已苏醒,只是这几百年来年来我都在苦修法力,我所受的这些苦我是不会白受,这曦云山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山头,如今我好将它拿回来理所应当。”果粟有点激动的说。

    “这座山是萨叶血肉所造,果砾辛苦奔波耕耘,你除了早来曦云山一步,凭什么说曦云山是你的。”雪鹿有些嘲弄的说着果粟。

    “不管怎样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该去地下陪你的夫君去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