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夜之我真是一个剑师 > 第二十章 轮回百转 ,大梦千年

第二十章 轮回百转 ,大梦千年

    寂静的大堂之中,一道无法言喻的琴音响起,

    静静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堂之中。

    “好美啊!”

    慢慢地张贻琦眼神茫然,神情恍惚,仿佛丢失了灵魂了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贻琦便发现了自己的眼皮仿佛有千钧一般沉重,他想要闭眼了,

    就在他再也撑不住,准备闭上双眼的那一瞬间,一个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好好享受吧!!”

    ......

    再一次睁开眼的张贻琦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陌生的小山村,

    在这里他同样叫做张贻琦,在他的记忆之中还有一个无比可人的女儿和贤惠的妻子。

    这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都没有人离开过小山村一百米。

    这一天,对于小山村来说,

    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按照小山村之中的村民所说,今天乃是一年的开始,是一年之中最为隆重的节日,叫做春节。

    据说,以前张贻琦乃是整个小山村之中最为厉害的木匠,

    但自从哪天昏迷醒来之后,便从来不做木工活了。

    村民们都说张贻琦这是中邪了,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把他当作扫把星,根本就不敢靠近他,

    就连他那个传闻之中异常贤惠的妻子也是如此。

    只有他们唯一的女儿倒是一直把他当作父亲,从来没有嫌弃。

    端坐于小土房之中的张贻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他想要回去。

    他要回去!

    “你想要回去吗?”

    就在张贻琦在心中怒吼着之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其脑海之中响起。

    “没错!你是谁?快送我回去!!”

    “好,只要你杀死这家人,你就能回去?”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张贻琦知道,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确实有着一个声音。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只能相信我,不然你就只能永远呆在这里了。想想你长安的无尽财富,想想你每晚都去的红袖招,你难道真的愿意永远呆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山村之中吗?”

    而后不管张贻琦再如何呼喊,那道声音都不再出现了,

    就仿佛刚才真的是一场梦,但是张贻琦知道那真的不是梦。

    “永远呆在这个破山村内?”

    “永远呆在这个破山村内?”

    这么几个字组成的话语不断在张贻琦的脑海之中回荡。

    也不知道在那句话重复了多久之后,张贻琦起身离开了小土房,离开之前,他拿上了小土房之中唯一的铁制器。

    刚走出小土房之中,便见不远处的水缸旁,妻子和女儿一大一小正在忙活着什么。

    也许是觉察到什么,穿着新衣服的小女孩一回头便看见了刚刚走出房门的张贻琦。

    “爹爹!”

    小女孩在看到张贻琦的瞬间,右手拿着白晃晃的菜刀,左手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朝着张贻琦冲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张贻琦的眼中,此时的小女孩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地狰狞,那白晃晃的菜刀就仿佛一柄杀人魔刀一般。

    看到这里,张贻琦心中大怒到:

    “好,既然你不义,那就不要怪我不仁了!”

    几步来到小女孩身旁,便直接举起了手中的铁棒,猛然砸了下去。

    而那边原本兴高采烈跑向自己爹爹的小女孩,却是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爹爹要拿大铁棒砸自己的头呢?

    是小丫丫不听话,惹爹爹生气了吗?

    可是小丫丫好疼啊!

    那边原本正在忙活着的妇人,一道熟悉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

    转身一看,妇人直接吓晕了过去。

    “爹爹,小丫丫好疼啊!小丫丫要抱抱!!”

    一道可怜兮兮的声音响起,刚才狰狞的表情又在哪里呢?

    仿佛杀人魔刀的菜刀又在哪里呢?

    只有一个鲜血淋淋的小女孩,满眼皆是渴望地望着自己的父亲,想要父亲抱抱她。

    手中的铁棒无声地滑落地上,张贻琦满是无措地站在原地。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刚才小女孩在他眼中是那么地瘆人,简直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鬼啊。

    可是现在眼前,地上,血泊之中,那个可人的小女孩又是那么让人心疼。

    他好想伸手抱抱那个小女孩。

    可是,一道呼喊打断了他的思绪。

    “杀人了,杀人了!”

    原来竟是刚才那名被直接吓晕的妇人,已经清醒过来了。

    自从那次自己丈夫昏迷醒过来之后,她便发觉自家丈夫已经变了一个人了,

    她只是只是一名没有任何见识的妇人,他心理无比害怕变得无比陌生的丈夫,但是身为妻子的责任让她想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丈夫。

    可是而今丈夫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女儿,这直接把这名没有见过任何市面的妇人给吓的神智都有些不清了。

    “啊!!去死吧!”

    原来不知道什么张贻琦已是快步追上那名已经有些疯癫的妇人,直接又是一大铁棒砸了下去。

    可是刚刚砸完,张贻琦发现原先在他眼中仿佛恶魔一般的妇人又在哪里呢?

    这不过就是一个满脸惊恐的妇人罢了。

    手中已经沾满鲜血的铁棒滑落而下,张贻琦无助地跌坐地上,一下望向那边临死时还要自己抱抱她的可人小女孩,

    一下又望着这边临死之时满是惊恐的妇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刻的张贻琦无助弱小,仿佛多年前的那个被屠小山村之中那个唯一幸存的小黑子一般。

    “只要你心生杀意之时,所有的人在你眼中都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来向你索命的!好好享受吧!”

    “记住哦,不能心生任何杀意哦,无论是对人或者畜生等等!”

    一道仿佛自天穹之上降下的声音回荡在这座小院里,也回荡在张贻琦的心中。

    这是一年的开始,这是本应该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一天,而此时小院之内却是静得可怕。

    两具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的身体静静躺在地上,鲜血更是仿佛已经染红了整座小院。

    “这是为什么!!”

    张贻琦抱头痛哭,而后只感觉自己再一次被黑暗包围,

    无论自己怎样挣扎都没有用。

    .........

    再次睁开不知紧闭了多久的双眼,张贻琦发现还是那个小山村。

    这一次,他是村里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

    他同样有着一名无比可人的女儿以及一名贤惠的妻子,他没有经历过以前的事情,

    但是那些记忆却像是刀敲斧凿一般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一如先前。

    虽然他还是很想回到长安,回到那个享受荣华富贵的家,但是在上一次悔恨不已的经历之后,他也开始慢慢看开了。

    妻子不漂亮,但是很贤惠,

    女儿很粘人。

    不一会儿,一座破旧的茅草屋便出现了张贻琦的眼中,

    这是他的家。

    “爹爹,要抱抱!”

    还没进门,便见一个仿佛小团子一般的东西飞奔来到张贻琦身旁,张开了自己的小短手,肉乎乎的小脸满是惊喜。

    一把抱住自己的小宝贝,张贻琦很是怜爱地说道:

    “小淘气来,你看这是什么?”

    话语刚落,一个不算漂亮,甚至还有些破旧的纸风筝便出现了小女孩的眼中。

    “呀,风筝!”

    小女孩一把拿起风筝,便往屋内跑去了,边跑还向着破茅屋内呼唤道:

    “娘亲,看,这是小丫丫的风筝!”

    望着拿着破纸风筝满心欢喜的小女孩,听着小丫丫三个字,

    张贻琦的脑中不自觉地回忆起那个血泊之中,因为疼想要抱抱的小女孩,张贻琦的眼角有点微湿。

    感觉到眼角的微凉,张贻琦的心中涌起无限复杂。

    眼泪这个东西,已经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了。

    “小丫丫,你慢点跑,小心摔着!!”

    张贻琦望着那边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忍不住出声提醒到。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粗糙的温柔声音轻轻响起:

    “你啊,做风筝花了不少心思吧!”

    张贻琦望着身旁柔情似水的妇人不漂亮的脸庞,张贻琦觉得在他这么长的人生之中,他的心从来没有这般安静过。

    “没有,很轻松就完成了。”

    那名妇人闻言也不拆穿他,只是眼神死死盯着张贻琦略显通红的双手,不愿一开,

    良久之后,满是柔情的眼中闪过些许心疼。

    “好了,你一会儿记得把那只鸡杀了,今天晚上给你补补身体!!”

    “好!”

    “那我先去忙了,你记得杀鸡啊!”

    凝望了一会儿离开的妇人,又望着那边还处在兴奋之中的小女孩,张贻琦轻轻拿起一把菜刀便向角落里绑住的鸡走去。

    不过,就在张贻琦刚刚举起手中的菜刀之际,却是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暗自道:

    “不好!”

    而后一个双眼通红的汉子,拧着菜刀,向着那边蹦蹦跳跳的小女孩走去。

    同样的场景,血泊之中,两道熟悉的身影静静躺着。

    心念俱灰的张贻琦绝望地坐在地上。

    他不想活啦。

    他累了!

    望着手中染血的菜刀,张贻琦握着菜刀的右手轻轻举起,、

    而后一道身影亦是缓缓倒下。

    望着那边血泊之中的两道身影,张贻琦的眼中闪过几丝解脱。

    ........

    同样的小山村,在无数次自杀之后,

    张贻琦绝望了。

    他想哭,他想哭!

    “爹爹,娘亲叫你吃饭了!”

    同样可人的小女孩,同样的名字小丫丫,

    同样贤惠无比的妻子。

    ......

    这一天,再次染血的菜刀轻轻滑落,张贻琦眼中再无任何生气,恍若一具失去了所有灵魂的丧尸一般,一动不动。

    第四次,他是小山村里唯一的书生,新婚燕尔,血泊人影。

    第五次,他是小山村里唯一的郎中,午夜梦回,孤坐血泊。

    第六次,他是村里的……

    第七次.......

    …………

    不知道在多少次的怒吼之后,缓缓睁开双眼的张贻琦,

    已是活死人一般,

    眼珠子死死地瞪着,一动不动,仿佛中了什么邪术一般。

    “轮回百转,算是为你赎罪了!!”

    长安城,御史府,大堂正厅,一名紧闭双眼的少年拨动琴弦的十指缓缓停止,神秘琴音戛然而止。

    PS:说实话,写这章的过程中,作者的心中也满满的是不忍!

    总觉得是不是有点冷血了!

    各位看官,你们说呢?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