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将夜开始的诸天行走 > 第二十四章 洗髓丹

第二十四章 洗髓丹

    “宁缺,我能让你修行。”叶知秋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宁缺直接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叶知秋,这段时间他在书院学习,天天登旧书楼,可是除了记住了书上的内容,一点进展都没有,他都快绝望了。他还有大仇没报,他必须修行。

    叶知秋的话给了他最后一丝希望,他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他必须相信,因为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宁缺颤抖的问着。

    叶知秋看了他一眼,拿出洗髓丹放在桌子上,自言自语的说:“这叫洗髓丹,它不但能让你能修行,还能直接打通你的气海雪山,让你变成一个修行上的天才。”

    宁缺死死的盯着桌子上了洗髓丹,渴望的说着:“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宁缺强忍着拿起那洗髓丹吞下的冲动,转头看向叶知秋问道。

    “你觉得呢?”叶知秋反问他。

    “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一切!”宁缺急速回答着。

    “哦?一切?那包括桑桑吗?”叶知秋调笑的说。

    听闻桑桑两个字,宁缺一惊,桑桑是他的命,他不允许任何人对桑桑有所企图。

    看见宁缺的反应,叶知秋没有再继续开玩笑,“开玩笑的,我的审美可是很正常,对这小黑丫头可不感兴趣。”

    宁缺闻言尴尬的笑了笑,开口说:“桑桑只是我的小侍女,你想歪了。”

    叶知秋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在说话,等着宁缺的下文。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它给我。”宁缺继续追问着。

    “你身上好像没有我想要的,难搞哦。”叶知秋挠了挠下巴,随意的说着。

    “只要你将它给我,我的命就是你的,等我报了仇,你让我死都可以。”宁缺信誓旦旦的说着

    叶知秋扫了他一眼,鄙视的说:“切,你的命又不值钱,要你的命有啥用。”

    宁缺没办法了,他没有什么能打动叶知秋的,可是那颗洗髓丹他又不可能放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叶知秋。

    叶知秋不再去看宁缺,而是转头看向了桑桑,对桑桑说:“桑桑,你想不想帮你少爷。”

    桑桑见叶知秋问她,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只要能帮少爷,叶大哥你要我的命都可以。”

    “真的?”叶知秋感兴趣的说。

    “真的。”

    宁缺见叶知秋不跟他说,反而问桑桑,连忙警觉的对叶知秋说:“你干嘛,可不能打桑桑的主意。”

    叶知秋懒得理他,继续对桑桑说:“桑桑,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以后答应我一件事,你要死死的记住,你欠我一件事,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

    桑桑听见叶知秋的要求,也是很正式的说:“好的叶大哥,我会记住的,欠叶大哥你一件事,死也一定不会忘记的。”

    宁缺见叶知秋提这么个没头没脑的要求,奇怪的问着叶知秋,“你打着什么注意?桑桑能答应你什么事情?”

    “这你就别管了,那颗洗髓丹是你的了,拿去吧。”叶知秋笑着开口。

    宁缺闻言如获至宝的拿起洗髓丹,作势就要服用。

    “急个毛线,回去准备好洗澡水,这玩意服用过之后,你会昏迷一段时间,醒来之后你的身体会渗出很多杂质,很臭的。”叶知秋提醒的说了一句。

    听过了他的话,宁缺小心翼翼的收起了洗髓丹,拉着桑桑回去了,他现在一刻也等不了,等了十几年,在也不愿意等了,急不可耐的回到老笔斋准备去了。

    叶知秋见他那么急切,也没有阻止,他知道宁缺那家伙有多心急。

    刚刚让桑桑答应自己一件事情是为了将来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未来桑桑变成昊天之后还能否记得这件事,但是未雨绸缪一些也好一些,不记得也无所谓,要是能记得那就赚大发了。

    不再去想这些麻烦事情,叶知秋打开按摩椅的开关,舒舒服服的躺上去享受去了。

    。。。

    老笔斋,宁缺服下洗髓丹之后便晕了过去,一会过去,他便被桑桑唤醒了过来,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他试着按照那本雪山气海初探上的口诀,试着感知着周边。

    宁缺愣愣的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看着双手上微微颤动的十指,他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天地之间有元气,元气又是修行者才能接触的神秘气息,以前无论如何都感知不到天地元气的宁缺,现在他清晰的感受到了。

    他感觉自己手上的指间像是有着一股气息在流动着,他试着去轻轻调动着这些气息。

    二话不说,他站起身,来头床头的烛台旁边,双手放在烛台上的火苗两边,轻轻的调动着他感受到的气息。

    他用意念进入体内的气海雪山,很久很久,他才激发出一丝奇异的气息。

    只见烛台上的火焰像是被风催动了一样,左右摇摆着...

    抬起双手,宁缺愣愣的看着,“这...就算天地元气吗!”

    他哭了,都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那是没到情深处,没有声音,只有无声的流泪,一旁的桑桑也是静静的看着少爷,她明白少爷现在需要时间静一静。

    良久过后,宁缺狠狠的转过身来抱着桑桑高兴的大笑着,脸上还挂着泪痕。

    桑桑轻轻的拍着宁缺的背,无声的替他高兴着。

    一会之后,桑桑才开始出声,“少爷,你身上好臭啊。”

    额,宁缺这才想起刚刚经过易经洗髓,身上有很多黑色的污垢,连忙走到后院桑桑为他准备的水桶之中。

    桑桑也跟了过来,为他擦着背。

    “桑桑,新的生活开始了。”水桶之中的宁缺轻轻的开口着。

    “嗯嗯,新的生活一定很美好。”桑桑坚定的说着。

    稍微打理一番,宁缺带着桑桑又开口店门,来到叶知秋面前。

    “谢谢。”宁缺看着叶知秋神情复杂的说,虽然他与叶知秋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对方帮了他很多,这次还为他圆了多年以来的梦,他很感激他。

    叶知秋抬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开口,“可以啊,小缺子,一会功夫不见,就从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一跃变成了第二境界的感知境了。”

    宁缺听闻一呆,傻傻的看着他,“我入感知了?不是初境吗?”

    叶知秋就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初境只能感受到天地元气,而感知能够简单的接触天地元气,你不是能够简单操作了吗?”

    “原来,这就是感知啊,很奇妙的感觉。”宁缺伸出手,用意念轻轻的感受着周围的元气。

    他又问道:“那我现在雪山气海通了多少窍?”

    “自己去感受,用意念沉入体内,你可以感知到的。”也知趣为他解释着。

    宁缺按照叶知秋的话去感知着自己的身体,体内那十七窍气海雪山中,宁缺感觉其中有十四窍有着天地元气的流动。

    “???我通了十四窍?”宁缺惊讶的喊了出来,他可是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么的废材,十七窍只通了六窍,现在一下子通了十四窍,头都吓呆了。

    “怎么样?我的洗髓丹效果可以吧。”叶知秋得意的说着。

    “牛,简直太牛了。”宁缺赞不绝口的回答。

    见宁缺满脸的称赞,他又将目光放在桑桑身上:“桑桑,你家少爷可是实现梦想了,开心吧。”

    桑桑连忙跑到叶知秋身后,替他按着肩膀,开心的说:“嗯嗯,叶大哥,谢谢你。”

    叶知秋呵呵笑了笑,有对宁缺说,“好好对桑桑,不然你都对不起我的那颗洗髓丹。”

    “用不着你来说。”宁缺憨憨的摸着桑桑的头。

    见宁缺这样的态度,叶知秋高兴的笑了,宁缺啊宁缺,你就好好的守着桑桑吧,山山就别招惹了。

    。。。

    。。。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