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二十四章 她是真知道(1/2)

屋子里君小姐坐在几案前。

适才她已经翻完了书架上的书,如意料中一样当然没有她要找的。

师父的那些医书又岂是世间能见的。

说起来,她还有件事没做完,就是整理师父的医书,这样想来能够继续活着真的很不错,至少能够不负师父所托。

柳儿打着哈欠看着君小姐拿起金针。

“小姐你要玩什么?”她问道。

这一早上小姐玩的真不少了,她都有些累了。

“这可不是玩。”君小姐说道,她手里捻着一根金针,对着窗边的日光转动着,站在院子里的方大太太恰好看到了,只觉得眼有些眩晕。

她不是没有见过金针,让她眩晕的是眼下这件事。

她先前做了那么多事,小心翼翼徐徐渐进终于合情合理的能将这女孩子彻底的赶出方家,但这女孩子一句话就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方大太太觉得自己做的事就像一个大大的水泡,看起来很厉害,但在这女孩子拿出的金针面前不堪一击。

方大太太深吸一口气,这件事很荒谬,正如方老太太所说,这就是个巧合,是这个女孩子随口说出的胡言乱语,她应该立刻忘记继续做她该做的事。

可是她却迈不动脚。

“大太太。”

柳儿的声音从室内传来,方大太太看着窗户玻璃上贴着的有些变形的丫头的脸,紧接着窗户被推开。

“大太太你来干什么?”

丫头没有前来迎接,反而带着几分被打扰的不悦。

君小姐也看过来,对她的到来没有惊讶也没有不悦,放下金针站了起来。

“舅母。”她施礼说道,然后站直身子,一双大眼安静的看着她。

那双眼似乎在询问她的来意。

方大太太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

得知丈夫的死讯,得知儿子不治之症的时候,她每个清晨都不能醒来,想到醒来要面对的事,是会让她痛苦的死去。

但那时候又有个声音在心底说,醒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就只能死,于是她逼着自己睁开眼,然后她就一直活到了现在。

现在也是这样,想到她想要问这女孩子的问题,是她一点都不想问出口。

但与其这样痛苦,干脆就问一问,是真是假,何必自己困扰自己。

门口的丫头得到君小姐的允许便打起了帘子,方大太太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

“蓁蓁,你昨日见过承宇了?”她开门见山问道。

柳儿撇撇嘴。

“瘫子就会哭鼻子告状。”她嘀咕说道。

方大太太从来不会跟下人计较,那只会降低了她的身份。

下人有什么不对,自有她的主人承担就是了。

“是。”君小姐说道,“舅妈是要问具体的事吗?”

方大太太嗯了声,转头对身边的丫头吩咐。

“你们先下去。”她说道。

说完了人才微微一怔。

君小姐主动问这一句画蛇添足的话,是要闲杂人等回避她们私密详谈的意思吧?

这女孩子会有这般心思?是自己下意识的多想了吧?

“你去煮壶茶。”君小姐也对柳儿说道,说完了又停顿下,“看着外边那些人,别让她们偷听了我的话。”

原本要被赶出去而不开心的柳儿立刻高高兴兴的又郑重的点头应声,这可是小姐交代自己的重任,方家的这些下人根本就不可靠,她一定会堵着门不让她们靠近偷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