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十二章 都有些不习惯(1/2)

方老太太眼神莫测的看着君小姐。

死过一次是不是真的大彻大悟暂且不说,这口舌倒是犀利了几分。

原先君小姐的口舌也犀利,但那是笨拙的犀利,是骂了别人自己也捞不到好的那种。

“有了婚书自然会有更好的思量,也能有更好的应对。”她淡淡说道。

“心病还须心药医,我自己想不通,再好的应对也不能应对。”君小姐说道。

呵。

方老太太心里说道。

“你想通了,还了婚书,他们家就接了?”她问道。

君小姐嗯了声。

那是自然,宁家不接才怪呢,方老太太问完就有些后悔,觉得自己问的话有些蠢,或者是没话找话说吧。

既然是没话找话,那就意味着没什么可说的了,方老太太立刻站了起来。

“事情就过去了,你折腾这么久,也算是卸下重担,现在好好歇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她说罢不待君小姐再开口就直接向外走去。

门外的丫头仆妇听到脚步声忙打起帘子。

方老太太走到门口又停下,转头看君小姐。

“这身作怪的衣服别再穿了。”她木然说道。

君小姐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的是那件粗布破旧衣裙。

这是君小姐为了表明自己清贫但不可辱,让柳儿找来的衣裙。

不可辱,并不是要靠衣裙来证明的。

君小姐笑了笑应声是。

方老太太没有再说话,在仆妇丫头的拥簇下疾步而去,动作快的君小姐都没来得及施礼相送。

“小姐。”柳儿带着几个丫头捧着食盒疾步而来,“你站在外边做什么?是饿了吗?”

“送老太太。”君小姐说道。

柳儿不以为意的哦了声。

“走就走呗理他呢。”她说道,带着满满的关切,“小姐你累了吧,饿了吧,吃了饭快些歇息。”

这种天底下只有小姐最大的表现让君小姐再次笑了。

她这一辈子四周围绕的都是对她好的人,她从来都不知道冷脸是什么,更没有见过厌恶嘲讽,就算当初追缠师父学医,师父也从未冷漠不屑,而是恭敬的疏离。

所有人都对她喜爱恭敬讨好,就连那个人…

明明是她的仇人,却直到她要杀死他的那一刻,还对她好的愿意摘星捞月。

想到那个人,君小姐垂在衣袖里的手紧紧的握住,深吸几口气将这些事压在心底。

只不过那些好要么恭敬要么精明掩饰极有分寸,像这小丫头这种赤裸裸的蠢蠢的招灾惹祸的好,倒是第一次看到。

也蛮有意思的。

君小姐抬手抚了抚柳儿的头。

“好。”她说道。

……………………………………………………..

听到方老太太回来,方大太太亲自接到院门口。

“热水烧好了,饭菜也摆好了。”她说道,“有什么话母亲先洗漱缓解疲惫再说。”

方老太太扶着她的手。

“没什么可说的。”她说道,“周嬷嬷在北留镇,等她回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方大太太扶着她迈进室内,室内亦是温暖如春,她接过丫头递来的热手巾,亲自给老太太擦手。

“那退亲的事是真的?君小姐怎么说?”她问道。

方老太太进门,仆妇丫头们都回来,方大太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理所当然。

方老太太哼了声,在椅子上坐下来。

“她说的自然是理直气壮的。”她说道,“没什么意思。”

方大太太捧茶的手顿了顿。

也就是说老太太还是跟往常一样,根本就不信也不在乎君小姐的话,可是那为什么这次还去听她说话了?

方老太太说完也察觉到这一点,自己也顿了下。

“我累了,先歇息了,你等周嬷嬷回来。”她说道,没有解释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接过茶送客。

方大太太忙应声是,唤着丫头们伺候方老太太洗漱退了出去,随着她的走出去,院子里的灯渐渐变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