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穷图匕现,广陵绝响,百步飞剑(2/2)

“但只有我知道,你是装出来的!”

他仰头大笑,嘴一直裂到了耳边,露出面颊上整整齐齐的两排利齿:“你根本没有杀她们,只是将她们藏了起来!”

姬眕第一次露出的怒容,他抬起头来,幽幽道:“师妹她们乃是因为试炼出了差错,不幸身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狼公子神经质的笑着:“你应该想不到吧!跟着你的那几个贱种中,有一个身上便有我石抹家的血脉。”

“当然,她自己也应该不知道,草原上那些部族相互之间抢来抢去的,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孩子多了去了!但我炼化了八十一张石抹家的人皮,对这种气息却再熟悉不过了!原本我只是想借她暗算与你,但没想到,你却先下手一步。”

“我本以为我看错了你,乃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伪君子,却不想……偶然间,让我察觉了她的气息。你宣称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你施展了什么手段,将她们藏到了哪里!但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性情……”

狼公子抬头道:“你竟是魔门之中少有的那种软弱之辈,妇人之仁!如此,怎配活着?所以祖师可能被你瞒过去,觉得你不会在乎昔日司马炎掀起鲛人之祸的仇怨……但我相信你在乎!你想杀了司马炎!你一定会报复!”

他眼神疯狂,得意道。

姬眕微微一想,便断然道:“若只是猜想,你应该不会如此贸然出现在我面前……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狼公子手指翻转,一只碧色的小虫便从姬眕身上,飞到了他的指尖,姬眕眼神微微一缩,凝重道:“难怪你能瞒得过我的灵觉,原来是千知蛊……祖师让你去放出的那只金蚕蛊王,意外伴生了一只千知蛊!”

狼公主微微一笑,那一日在开启石门封印之后,他看到那金蚕蛊王没有想象中那般圆满,心中便有一丝提防,后来意外找到了这只凭借隐匿之能,藏在石窟中数百年未曾被蛊王发现的异蛊,心中便有了算计,为此他杀了所有跟着他的九幽弟子,喂了蛊王,纵然这些人应该并不知晓异蛊之事,但只要有一丝可能,被窥破原因,他便不会放过。

而后,便是将这只隐匿之能极强的蛊王,放到姬眕身上。

“你行事非常谨慎,虽然有几次我都发现你神情不对,但还是抓不住你的马脚,直到今日,你放出这只无相神魔,我便知道……我的机会来了!”狼公子冷冷道:“你应该知道,这只无相神魔落入祖师手里,你将是什么下场。就算你修为高我一线,但祖师就在旁边,你绝无可能在不惊动祖师的情况下,将我拿下!”

“姬眕,服下这千知蛊,受我禁劾!为我驱策!”

狼公子冷酷道:“不然落入祖师手中,你连一死的机会都没有!”

姬眕心中已经平静了下来,魔道之中,有太多折磨、禁劾的手段,为人所制,身不如死都是小事。就姬眕所知,狼公子至少有一百种盗取自己的修为道行,将魂魄精血完全榨干,化为他自身修行的手段。这等法门,算是魔道中的基础!

“石抹三郎!”姬眕微微抬头道:“你不该靠近我百步!”

狼公子心中,一点灵性疯狂的闪动,他心念一动,身体便化为一道血影,仔细看乃是裹在血光之中的一张人皮,瞬息之间,便要飞纵到百丈之外。

姬眕一点剑光刺出,一剑如烟花怒放,已经到了某种剑术的极致。

这一剑已经得了某种大神通的影子,百步之内,几乎无敌,剑光的韵律之中带着一点莫名的痕迹。

这一缕韵律,与充斥整座深渊魔窟的琴音相合,共振。远在深渊上层的喧哗魔界之中,独对石壁抚琴的钱晨,这一刻琴弦突然崩断,琴腹之中‘我执刀’高亢长鸣,犹如遇到了对手。钱晨指腹,被割破了一道伤口,他按住大圣雷音琴,俯视着食指的伤痕,只见被琴弦崩断划破的伤口处,有一股剑意凌然。

钱晨悚然抬头,注视着这韵律的来处,低声道:“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

“广陵止息!”狼公子瞪大眼睛:“你是嵇……”

他念头才转动了一半,便感觉意识已经慢慢溃散。

带着一丝释然,神魂瞬间泯灭于剑光之中。

这一点剑光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跨越了百步之距,将他的眉心贯穿,一切气息都被这剑光斩绝,仿佛此地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就算是数百丈外的一众老魔头,也没有察觉到半点的不妥。

此剑近乎道也,几近剑道某种至高的奥秘。

这便是昔年剑修聂政,刺韩国国相韩傀的绝世剑术——白虹贯日!

此剑未曾完整传下,却有一丝剑意留于古曲《聂政刺韩傀曲》中,嵇康因缘际会得龙女将此古曲相授。

后于绝响之际,又将此一点残存的剑意,演化为大神通《广陵止息》!

天下无人能以相近的修为,逃出此剑百步之内!

昔年的司马炎,若也曾在嵇康弹琴之时距离其不到百步,他根本不会有阳神尸解的机会!

姬眕看着飘落到他脚边的那张人皮,其上已经千疮百孔,仿佛经历了无穷岁月。

他微微叹息,低声道:“石抹师弟,你厌恶我的原因,应该是我太过于像你。真正无情的人,是看不穿我的伪装,就像那几尊老魔头一样。我虽然不知那一日血池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不会如你所说的一般……”

“就如你看穿了我的伪装一样,我也曾看见,你心中的无穷恨意!”

“若非如此,怎么会有这般刻骨铭心的魔性?”

“广陵止息!广陵止息!总有一天,我会以此剑,斩出祖父昔年未曾完成的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