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枪挑万钧鼎,却摘一梦花(1/2)

今夜的铜雀楼,注定热闹无比。

罗浮蜉蝣子称量气量之后,世家一方一片肃然,一众世家弟子皆往王龙象,谢灵运的所在看去。

庾亮却叹息道:“我世家子弟据说人才无数,王谢成名已经多年,如今寒门一个籍籍无名的蜉蝣子都能丹成二品,还是要靠王谢出手,才能挽回颜面吗?”

此言说的极重,叫世家一方许多弟子面色赧然,王龙象或是谢灵运出手,自然能胜过蜉蝣子一筹,但这两人成名多年,却不会有人将他们当成新进结丹的那一辈中人,而且现在看过去,王龙象面色平静,陷入了一贯的自闭当中,而谢灵运脸色也有踌躇,显然也不愿出手。

在场也不是没有丹成上品的世家子弟,但越是如此,他们反而越爱惜羽毛,蜉蝣子所修的五色沙法力,颇有不俗之初,却没有几人有十分的把握完全胜过他。

若是输了一阵,对于那些丹成上品的世家子弟来说,却是丢人至极。

没看到先前那褚文恭是什么下场吗?

这般沉默久了,世家那方的诸位真人越发不耐,他们宁可有个人上来输个痛快,也不想世家的下一辈就这般没了心气。当即便有一位面皮发黑的世家真人走了出来,将顾真人留给魁首的彩头抛给蜉蝣子,瓮声道:“这一局,便是罗浮派的蜉蝣子得了头彩!”

蜉蝣子嘿嘿一笑,接过彩头,大摇大摆的下去了。

黑脸真人自袖中抛出一尊金鼎,砸的铜雀楼中灵光颤了三颤。

“这一局较力,这山河相鼎乃是我朱家的得意法宝,重达万钧,你们谁愿意下去试一下力气?”

方才那被周六郎法术所欺,输了一阵的黑大汉自告奋勇道:“不就是比一把子力气吗?我来!”

说着他撸起袖子,露出粗壮如旁人大腿的两条臂膀,脚下扎根,抱向那尊金鼎,手臂上结实的肌肉膨胀起来,就开始用力。金鼎号称万钧之重,以钱晨的眼光来看,确实只多不少,但那大汉许是血统有异,双臂确实也神力惊人,随着他面色渐渐赤红,原本稳稳当当的金鼎,三只鼎足居然也开始晃了两晃。

大汉吐气开声:“起!”

三只鼎足就这么缓缓离开地面,被大汉擒抱了起来,随着金鼎渐渐接近大汉的胸膛,托举过重物的人都知道,一担重物举过胸膛,化抱举为托举,那么接下来想要撑住便要轻松很多了。

岂料就在此时,那黑脸的朱真人看到大汉浑身气血如沸,念头一动,金鼎便自生一股微微的排斥之力,肉眼难见的金光放了出来,大汉身上蒸腾如红霞的气血顿时有溃散的迹象,一口气撑不住,手中大鼎重重的砸下,他用力过猛受到反噬,面上血气翻涌,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是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看着朱真人。

朱真人挥袖一扫,道:“托举不过胸!退下罢!”

下方的蜉蝣子阴阳怪气道:“我看不是他托举不过胸,而是你这法宝有问题,方才他气血沸腾之时,被你法宝所斥,这才一口气续不上来!”

朱真人冷冷道:“我这金鼎法宝有破邪之能,许是受到了魔气刺激,才会有这般反应。”

“你气血阴浊,是否是蛮夷之种?”朱真人扫了一眼大汉,喝问道。

“你特奶奶的!”大汉的脾气一点就炸,轮起拳头,就要冲上来。朱真人一指金鼎,顿时鼎中颤动,放出万道金光来,照在那大汉身上犹如亿万钧重压朝他碾来,大汉立身不住,踉跄跪倒在地。

钱晨手中青竹一指,点在了金鼎之上,顿时金光收敛,破去了这法宝的威能。

朱真人抬头看了钱晨一眼,冷冷道:“蛮夷与妖鬼混血,近不得我这金鼎。此等种类,就休要去试了!”言下之意,竟然连一个交代都不需要给。黑大汉挣扎起身,又要继续往前冲:“你姥姥的!”

这时,他肩膀上多了一只手,将他按住。

大汉回头去看,却是一身北府军打扮的刘裕。

这时候,后方一名力士大步上来,对座上叩拜道:“见过诸位真人?”

“哦?”朱真人笑道:“你是哪家的奴仆,也想一试?”力士道:“在下是陆家之仆,却也有些力气!”朱真人大笑道:“哈哈哈哈……你倒也知道上进,谢公此宴,不分贵贱,你若有什么本领,尽管施展。”

他抬眼扫视下方,深深看了那大汉一眼,其中轻蔑之意,丝毫不做掩饰。

下方一众寒门修士,面色渐冷,大汉更是怒发冲冠,回头对刘裕道:“你不要拦我!”

那力士站起身来,搓了搓手,俯身抓住了金鼎的三只鼎足。这等力士自小便修炼特殊的功法,服用相应的丹药,浸泡药浴以打磨自身,乃是给自家主人准备类若道兵一般的奴仆。陆家是东南大姓,吴郡冠族,每年为了通往海外的海运航道,不知要与海中妖族厮杀多少回,他家豢养的力士,沐浴鲸血,月食一鲸,唤作韬海力士,最是力气庞大。

陆家占据的优良深水港口,据说都是这等力士搬山填海所得。

因此毫不意外,只是稍稍费了些力气,这名力士便将金鼎高高举起,朱真人高声道:“好!”

“还有何人要挑战?”他又问下凡众人道。

世家中人自然不会上去与奴仆同列,而朱真人已经毫不掩饰的持强凌辱。言下之意,寒门散修与世家的奴仆无异,所谓比斗,就变成了席间的杂耍,似乎本意就只是想要引诸位真人一乐,讨些赏赐。

此时,刘裕却缓缓走了上来,他不卑不亢,抱拳道:“寒门刘氏子刘裕,愿意一试!”

谢玄诧异道:“寄奴,你这是?”

刘裕微微低头,向恩主一礼,随即身向后撤,伸手拿来一柄卫士手中的长枪,回头便刺。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面目模糊,穿着盔甲,笼罩在金光之中的武道神相,以三魂熔炼,命魂成型,那一点枪尖寒芒猛然刺入鼎下,随即武道神相与刘裕身躯骤然相合,一声怒喝,那万钧金鼎,竟然被一杆凡铁长枪生生挑起。这一刻,惊天的气势自刘裕身上遽然冲天而起,这股磅礴气魄雄浑无侍,万钧重鼎直被挑飞数丈,砸下来的时候,整个铜雀楼都颤了一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